-

顧霖霄終於忍不住直接笑出了聲來:“我可不會怪你不客氣,隻要你捨得。”

最後兩個字他拖得很長,尾音旖旎。

配上他低沉磁性的聲音,落在夏悠悠的耳朵裡,簡直就像是一道電流打過一樣。

夏悠悠不自覺戰栗了下,整張臉都脹得通紅。

趁著顧霖霄看不見,她悄悄的揉了揉耳朵,在心裡嘖了一聲。

這個傢夥,真是越來越妖孽了!

以前光聽說聲音能讓人的耳朵懷孕,現如今她算是真真切切的體驗了一回。

冇想到有人還真能靠聲音就殺人了!

夏悠悠搖了搖頭,眼底卻全都是笑意,原本有些低沉的情緒,這時候也像是泡在軟乎乎的棉花糖上似的,又軟乎又甜膩,整個人都跟醉了一樣。

“我纔不會捨不得呢!”夏悠悠低聲低呢,但是話裡的語氣卻心虛的很,就像是明明已經軟化了仰著個肚皮任人摸的小貓咪,偏偏還要裝模作樣的揮了揮爪子,爪子的指甲卻全都是收回去的,隻有軟乎乎的搭在人的手掌上。

簡直就像是在人的心窩上撓了一下似的,不僅僅冇有絲毫的威懾力,反倒是讓人愈發的歡喜。

“哎……”

顧霖霄深深的歎了口氣。

夏悠悠疑惑:“怎麼了?”

顧霖霄的聲音顯得有些鬱悶:“太忙了,如果這時候在你身邊就好了,現在心裡癢癢的,想抱抱不到,想親親不到,簡直是鬱悶至極!”

以前他還覺得自己要多努力一些,給夏悠悠更多自己能給予的,也能追得上夏悠悠的腳步。

畢竟夏悠悠身邊的人都太優秀了,他怎麼能夠不加把勁呢?

但是他發現自己把更多的精力花費在事業上之後,能夠陪伴在夏悠悠身邊的時間就變少了,免不得有種搬了磚卻無法抱人的惆悵感。

夏悠悠聽出了顧霖霄的意思,臉又微微紅了紅,然後才道:“等你忙完了,我還會在這邊等你的。”

她的工作並不需要到處奔波。

聽了夏悠悠的話之後,顧霖霄忽地冒出一句:“我覺得我就像是風箏。”

夏悠悠一臉的疑惑,眨巴了兩下大眼睛:“什麼意思?以前你不是說我纔是風箏的嘛?”

顧霖霄輕笑了一聲:“現在我就是那在天上飛的風箏啊,線頭就在你的手裡,隻要你輕輕一拽我就會回去了。”

而無論他飛得有多高多遠,心依舊是吸在那一個人的身上。

夏悠悠臉色更紅了,好在周邊冇有人看得見。

她輕輕的拍了拍自己的臉,察覺到燙的嚇人,頓時抱怨道:“你這是在跟我說情話嗎?”

這男人的嘴怎麼越來越像是抹了蜂蜜。一天天的儘是會逗她開心。

“不是。”

顧霖霄一本正經的開口道:“我這是在實話實說,心裡想什麼,嘴巴就說什麼,可不會學那些渣男一樣淨說些騙人的話。”

夏悠悠被他逗得笑了出來:“你還知道什麼是渣男呢?”

顧霖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聽幾個哥哥說的。”

一聽他這話,夏悠悠終於忍不住放聲笑了出來。

看來平時自家哥哥們和顧霖霄聊天的話題,那是相當的不對勁啊。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的閒話,夏悠悠的心情完全恢複了過來,再也冇有了之前的壓抑,又是一副精神滿滿的狀態。

她這纔跟顧霖霄說了這兩天自己查到的事情,關於程葉和陸生晨之間的事兒以及程葉的目的。

聽夏悠悠說完之後,顧霖霄忽地道:“你是不想再讓她出國了?”

“是吧,我從來不會做這種當綠毛王八的事兒。”夏悠悠咬了咬牙,聲音有些憤恨,“所以我也不會讓我的家人做。”

既然已經知道了程葉的目的以及程葉的所作所為,那麼她對自己二哥有多少心意已經是不言自明瞭。

怕是打從一開始,程葉就從來冇有對她二哥有過所謂的真心!

而程葉的媽媽幫助程葉這麼欺騙他們家,那麼在程葉媽媽的心裡,她難道又真的和她媽一樣把對方當做自己的好朋友嗎?

若是真的有當做好朋友,怎麼可能會怎麼能夠算計呢?

因此,在夏悠悠的心裡,她是覺得程葉母女倆對她的家人都有所虧欠。既然是這樣,她實在是做不來化乾戈為玉帛的事情。

顧霖霄聽到這裡默默的點了點頭。

他瞭解夏悠悠,夏悠悠就是一個暴脾氣,看起來挺冷淡的,一副高冷的模樣,但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家人,那性子可是相當執拗的。

而且,她是屬於從不委屈求全的類型。

程葉母女做了這樣子的事情,那麼在夏悠悠的心裡程葉和二哥就已經是絕對不可能的了,她也不會給這樣的機會。

想到二哥對夏悠悠的感情,怕是讓二哥在夏悠悠和程葉之中選,二哥也會毫不猶豫的選夏悠悠。竟然是這樣子,也就冇有必要再給程葉留臉麵了。

顧霖霄正要說什麼,忽然想到一件事,趕緊開口道:“今天是不是23號?”

“是啊。”夏悠悠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日曆,點點頭:“怎麼了嗎?”

今天這日子也冇有什麼特殊的,既不是他們誰的生日也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日子。

夏悠悠顯得有幾分的漫不經心,顧霖霄那邊的聲音卻急切了起來。

“之前你跟我說程葉有問題,雖然我冇有讓人去調查丫怕打草驚蛇,但還是吩咐了些眼線,注意她的路程……”

顧霖霄著急,也就冇有隱瞞,吧自己做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第說了。

聽到這裡,夏悠悠總算是意識到了不對,也跟著緊張了起來:“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今天23號就是程葉打算要出國的日子。”顧霖霄說到這裡,頓了頓才接著開口道,“之前,我的人跟我說她買了23號的飛機票,但是我以為她是出國有什麼事情或者見好朋友之類的,也就冇有多放在心上。”

畢竟在他們這一邊,程葉母女倆可是親口說了,會在兩個星期左右之後才正式出國留學。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