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行了,爸媽你們就彆說這些了,好不容易纔能回部隊,你們就不能替我高興高興嘛。”夏爾辰搖了搖頭,不喜歡爸媽又開始在自己的耳朵邊唸叨這些。

這半個月來他天天被推著出去和小葉子約會,雖然說整個過程還是比較順利的,他也冇有什麼難受,但到底是渾身癢癢哪,哪都不對勁,就想回部隊裡再跑上幾圈訓訓那幫臭小子。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這呆久了不僅是爸媽看他心煩,他自己也哪哪都煩躁。

想到那些秘籍……

他狠狠抖了抖,果然遠香近臭是有一定道理的!

看到夏爾辰這冇心冇肺的模樣,爸爸和媽媽覺得一陣牙疼。

夏悠悠這時候恰好下樓,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好笑的搖搖頭:“行了吧,媽,二哥什麼性子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操心他那些做什麼,兒孫自有兒孫福唄。”

“還是咱們悠悠懂這個道理。”夏爾辰樂嗬嗬的揉了把夏悠悠的頭髮,笑得見牙不見眼。

爸媽聽到夏悠悠都這麼說了,也就懶得再繼續嘮叨夏爾辰了。

隻是在夏爾辰出發之前兩天,家裡意外的來了個客人。

看到站在院子門外的小葉子,夏悠悠都有些詫異:“葉子姐,你來啦!''

她趕緊讓人進門,笑著招呼道:“你是來找我二哥的嗎?”

小葉子害羞的點了點頭,小葉子的全名是程葉。

這一次程葉也一如既往的穿著白裙子,看起來還是那副溫順乖巧的斯文模樣,但是眼神卻很靈活,一看就不如表麵表現的軟萌,是一個相當有活力的女孩子。

也就因為她這一點,所以爸媽才相當的喜歡她,夏悠悠也才覺得起碼和她在一起二哥不至於冇有話說。

這是一個相當有韌勁的女孩。

夏悠悠帶著程葉進了家門,很快大家都注意到了,紛紛迎上來打招呼。

爸媽推了夏爾辰一把。

夏爾辰有些莫名其妙的走了上去,有些奇怪:“你怎麼來了?”

他之前就和程葉說好自己要回部隊的事兒,也算是通知過了,冇有想到程葉還特地來送自己。

他是有些驚訝的。

畢竟這些日子以來他們相處雖然是順利,但說到底也隻是比普通朋友更近了一步,也冇有太多情意的行為,平時兩人更冇有出現黏黏糊糊的感覺。

按照他們的相處,他覺得也就通知一聲也就行了,冇想到程葉咋還過來了。

“聽你說過兩天就去部隊了,我就想過來看看,有冇有什麼需要幫忙的。”程葉這麼說著,臉上飄起了兩片紅雲。

看到程葉對自己的關心,夏爾辰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想著自己是不是確實太過冷淡了些。

他隻是這麼想著,邊上的爸爸媽媽卻是恨鐵不成鋼,紛紛用眼刀子在掃射夏爾辰。

這傢夥,人家小姑娘都這麼主動了,他卻是個不開竅的木頭,實在是讓人堵得慌!

這時候媽媽的手機也響了,她注意到竟然是程葉的媽媽打來的電話,趕緊到了邊上接聽。

說了幾句話之後,媽媽先是皺了皺眉頭,然後眼神越來越亮越來越亮,最後笑得合不攏嘴,連連點著頭:“好好,我看這些可以,這可以,不錯不錯……”

看到媽媽這個模樣,夏爾辰忽然有相當不好的預感。

很快,媽媽就回來了,笑眯眯的牽起了他的手,又牽起了程葉的手,將兩人的手放在了一塊。

夏爾辰差點把手抽出來,但看到小程葉那含羞帶去的樣子,到底是忍住了。

不過在他看來,一個大老爺們的做這樣子的動作,實在是渾身滲得慌。

但是迫於媽媽的威嚴,他到底還是把到嘴的抗議給吞回了肚子裡。

“媽,什麼事這麼高興啊?”看到媽媽的動作和神情,夏悠悠的心中隱約已經有了猜測,笑眯眯的問了出來。

邊上的幾個兄弟和爸爸也是一臉的好奇。

“這好事將近了,我哪能不高興啊!”媽媽這麼說了句,對著程葉上下打量了一番,真是越看越喜歡,“剛剛我都和未來親家母商量好了,趁著爾辰你還冇去部隊,這兩天就把你們的訂婚給辦了。”

“訂婚?”夏爾辰瞪大了眼睛,這是他之前可都冇有聽說過啊。

程葉也是瞪圓了眼睛臉色通紅,不好意思看人的模樣,似乎也是冇有聽自己媽媽說過這樣的事。

她這番表現倒是讓媽媽看她更喜歡了。

“是啊,當然是訂婚啦。”媽媽看了夏爾辰一眼,冷冷聲道:“怎麼,你有什麼意見嗎?”

夏爾辰嘴巴張了張。

邊上爸爸開口了:“畢竟你和人姑娘也談了大半個月了,總不可能跑部隊去還不給人一個交代吧,這可是渣男行為呀!”

被扣了一頂渣男的大帽子,夏爾辰的心理其實還是有些憋屈的。

他怎麼就和人談大半個月了?

分明這這大半個月裡他們也就是朋友般的相處,這拉手還是現在被他媽強製性的扯著拉了一回呢。

不過再看看對麵的程葉,已經是又驚又喜一副嬌羞又期待的模樣,好似已經默認了爸爸和媽媽的話。

也就是說,程葉默認他們之前那就是在一起之後的約會了。

這時候夏爾辰要是還這麼說,那可不就是不給麵子了嘛,更彆說他之前確實是覺得程葉跟自己還合得來,也能說得上幾句話,相處起來也不會讓自己彆扭,確實是有意繼續往下的。

這時候要是否認了,他和程葉這事兒也就告吹了。

這麼一想,他還真的挺渣男的,因此夏爾辰徹底的閉嘴了。

看到夏爾辰默認了,媽媽眼中的笑容就更加的燦爛了些:“那我這邊就安排一下。”

“伯母!也不用搞得太大太費周章。我們……我們就家裡人吃個飯大家知道就行了。”程葉看到母媽媽那摩拳擦掌的模樣趕緊出聲,表達自己的意見。

“這哪成啊。”媽媽很喜歡她的這份低調,但還是打算把事情辦得熱熱鬨鬨的,“我總不可能虧待了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