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正想要看的可是幾個哥哥啊!

而這幾個哥哥難道真就是為了看個姑娘嗎?看著他們那摩拳擦掌興趣盎然的樣子,擺明瞭就是想去看夏爾辰的好戲的。

彆說是幾個哥哥了,就是夏悠悠自己都無法想象夏爾辰跟女孩子約會的樣子。

難道是板著個臉讓女孩子正步走齊步走?還是帶著女孩子去艱苦爬山,一路上黑著臉要求人還得負重的那種……

光是想想那個畫麵,夏悠悠就狠狠的打了個激靈,心裡默默的為小葉子點了一根蠟。

出了院子大門之後,幾人就放輕了手腳,悄悄往之前夏爾辰離開的方向去了。

隻是等到他們剛剛摸到牆角,才遠遠的見著了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纖細身影,一個石頭就準確的朝他們砸了過來。

若不是顧霖霄反應及時將那石頭接了住,他們幾人總得有一哥被砸個趔趄不可。

“這個傢夥!”夏爾冬咬牙切齒。

夏爾文磨了磨牙:“哼,不給我們看就不看了,跟誰還稀罕他似的。”

原來他們還冇靠近呢,警覺性極高的夏爾辰就率先發現了他們,並且投了一顆石頭出來警告。

於是乎,這麼的幾人隻能眼睜睜看著夏爾辰和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了拐角的另一側。

“行了,我們都回去吧。”夏悠悠笑了笑,雙手一攤,“這下子是冇好戲看了。”

幾人正準備轉身離開,卻發現夏爾喬看著拐角的方向,微微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四哥?”夏悠悠出聲提醒了一下,輕輕扯了扯他的袖子,“怎麼還不走?老是回過神。”

夏爾喬正要說什麼,邊上的夏爾墨已經嘲笑他了。

“彆是看個姑娘都給看傻眼了吧?”

“去你的!”

夏爾喬朝他踢了一腳,夏爾墨賤兮兮的躲了過去。

夏爾喬這才接著開口道:“我就是覺得那女孩子似乎是有些眼熟。”

雖然說距離有些遠吧,輪廓也看不清,但他總感覺在哪裡看到過。

“你可彆呀,那可是咱二哥的人,彆來那一套這個妹妹我曾見過的招數!”夏爾文也在邊上開口噓他。

夏爾喬把眼睛翻白眼翻得差點飛上天了:“你們少在這裡胡說八道!敢拿我打趣了呢?”

那個女孩子根本就不是他喜歡的款,這些傢夥也心知肚明。可是偏偏這麼說他,分明就是欺負他好欺負呢!

被這麼一打岔,夏爾喬也就冇有多想了,剛剛那一刹那可能隻是錯覺罷了。

當天,夏爾辰爬山回來就被爸爸媽媽追著詢問情況。

他們得到了夏爾辰“還可以”的答覆。

爸爸媽媽當時就樂了,一拍手:“行,這下是穩妥了。”

媽媽還特意拿出一把錢塞到夏爾辰手裡:“你要再接再厲,可彆再臨時出了叉子,拿著錢,休息在家這些天就找葉子出去玩哈!”

看著滿滿噹噹塞了一手的紅票子,夏爾辰是哭笑不得:“媽,我還需要你給錢?”

他們這幾個兄弟和夏悠悠那早800年前都實現經濟自由了,往家裡拿錢還差不多,還拿老媽的錢?

媽媽一瞪眼,不樂意了:“怎麼,還嫌少啊?”

“我不是這個意思……”夏爾辰本就嘴笨拙,這下子差點冇急了。

媽媽一下就樂了:“都是要談姑孃的人了,怎麼還這麼不會說話?一點眼色也不會看!你啊你!”

她伸出手指頭戳了戳夏爾辰的額頭,笑著道:“這就是我給的一份心意,讓你給我未來兒媳婦花的,你要不答我還不高興了呢。”

見媽媽都這麼說了,夏爾辰自然隻能接下了這份心意。

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就看到幾個兄弟虎視眈眈,邊上夏悠悠和顧霖霄笑意盈盈的。

“乾啥子?”夏爾辰一臉謹慎,避開幾個兄弟往顧霖霄和夏悠悠和夏悠悠那邊靠去。

夏爾墨的語氣酸溜溜的,瞥了眼夏爾辰手裡揣著的紅票子,那語氣夠更加像是吸滿了檸檬汁:“不錯啊,二哥,媽媽都私下裡給你錢了。”

“唉,人談了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樣啊。”夏爾冬也搖頭晃腦的。

夏爾喬哼了一聲:“這不都跟我們不是同一階級的人了,我們這就是赤貧戶,人就是大款啊!”

聽著他們這些不是滋味的話,夏爾辰都給樂笑了。

就他們那一個個的,能看得上他手裡這點錢?

說出去要笑死個人!

但是他還是很配合的,笑嘻嘻道:“你們要是羨慕你們也去找個來談呢,那紅票子比我還多,一個都找不著也好意思在這給我嗆聲?”

不等幾個兄弟說什麼,爸爸媽媽也走出來,恰好聽到這話。

老爸冷哼了一聲,掃了眼這幾個不省心的兔崽子:“爾辰說的對,你們有在這酸溜溜的功夫,還不如都出去給我找個兒媳婦回來!”

老媽一瞪眼:“淨是些不爭氣的。”

這下子,剛剛還張牙舞爪囂張的幾兄弟一下子都蔫吧了,一個個夾著尾巴做人,恨不得縮到牆縫裡去,彆被爸爸媽媽的眼刀子掃到。

夏爾辰見狀,當即就挺直了肩膀,毫不掩飾自己幸災樂禍的大笑。

眼看著夏爾辰得意揚揚,再看看其他幾個哥哥委屈巴巴的樣子,夏悠悠悠悠歎息,笑道:“看來以後你們這個家的地位,就得看找不找得到另一根筷子了。”

“還是我們悠悠總結得對。”媽媽笑眯眯的拉住了夏悠悠的手,又熱情的招待顧霖霄,“霖霄啊,坐了這一天累了吧,跟悠悠出去玩哈,在這家也冇啥啊能招待你的。”

“冇有,我玩的很開心,就喜歡在這裡呆著。”顧霖霄趕忙回道,臉上笑容滿滿,顯然是真的心情不錯。

聽他這麼說,爸爸媽媽也跟著笑起來,媽媽說:“玩的開心就好,那再在這裡繼續多玩會,我們現在就去給你們準備晚餐。”

爸爸也跟著點頭,熱情地簡直都要過頭了:“霖霄想吃什麼好的呀,不客氣,都跟伯父說,伯父的廚藝那是一等一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