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弟弟心裡著實是不爽快的。

“你長大了?這纔多大一點呢!”周母直搖頭。

周父更是樂嗬嗬的道:“在我們的眼裡呀,你就算是七老八十了,那也就還是需要我們照顧的小孩子!”

對自家父母的這一套理論,弟弟隻有翻白眼的份了。

“那姐姐呢?姐姐不是都可以自己來了嗎?”他找到了抗議對象。

“你和姐姐能一樣嗎?”周父脫口而出,看了一眼周彤的方向,撇撇嘴。

周母也是一臉不以為意的樣子。

原本看到弟弟周彤是很高興的,但是在看到了周父和周母對待弟弟的態度和對待自己的態度差異這麼大的時候,巨大的落差感又湧上了心頭,也蓋掉了周彤眼裡的驚喜。

不過周彤也冇有說什麼。

但是弟弟實在是不想和自己的爸爸媽媽糾纏了,衝著周彤直招手:“姐姐你怎麼也在這裡呀?我正要找你的,你不是說下次來了要帶我去你們學校食堂吃飯嗎?我還冇有在大學的食堂吃過飯呢,是什麼樣子的呀?”

“還有,你可以帶我到處去逛逛嘛,這裡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好漂亮啊!”

說到這些弟弟很是興奮,在跟周彤說話的時候態度也很是自然親昵。

夏悠悠看到這裡相信了之前周彤說的話,她和弟弟的感情確實是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好啊。”周彤看到自己弟弟這麼興奮,就把之前心裡的安然丟到了一邊,興奮道,“我帶你到處參觀!”

現在準備到中午了也可以去食堂吃飯。

“好啊!好啊!”弟弟說著就要去拉周彤的手走。

可是周父和周母又從中間阻斷了兩人。

“這都什麼事啊?你跟著她亂轉有什麼!”

“就是,誰知道她會把你帶到哪裡去。你忘記了,小時候她好好看著你,結果她就讓你從椅子上摔下去磕傷了腦袋!”

“爸媽,你們說的那都是多小的時候的事情啊。”聽著這些話弟弟都無語了,“而且你們從小到大唸叨著不就這麼一件事情嗎?你姐姐對我很好的。”

而且那時還是周彤都不懂事的年紀。

周彤聽到這話垂下了頭。

“你就是太小太年輕了,不知人世間人心險惡啊。”周父周母還在苦勸。

“可是她是我姐,又不是彆人!”對於自家父母的話,弟弟完全不放在心上,不以為意。

眼看著這幾人又要繼續糾纏,而周彤眼裡的光越來越暗淡,夏悠悠皺了皺眉頭。

頓了頓,她對弟弟開口道:“你就是周鬆吧?”

“你是?”弟弟詫異的看著夏悠悠,很好奇。

夏悠悠竟然會知道自己的名字?

夏悠悠笑了笑:“你來京城不就是想要到玻璃廠去上班嗎?”

“你怎麼會知道!”弟弟更加的驚訝了,眼睛都瞪圓了。

“因為我就是玻璃廠的老闆。”夏悠悠態度還算是親切,跟對著周父周母時候完全不一樣。

弟弟愣愣的打量著夏悠悠看了好幾眼,還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畢竟夏悠悠實在是太年輕了。

在他的印象裡,所謂的老闆應該都是那些大度偏偏的中年男人,或者是精神矍鑠穿著中山裝的頭髮花白的老頭子。

像是夏悠悠這樣子的,哪裡像是什麼老闆啊!

“你該不會是騙我的吧?”弟弟抓了抓自己的腦袋,有些為難。

周彤看了看夏悠悠又看了看弟弟:“悠悠確實是玻璃廠的老闆,這事我們都知道。”

周圍的學生也跟著點頭。

弟弟這才相信了,一副張口結舌的樣子。

畢竟他的姐姐是不可能會騙他的!

“老闆你好,我就是想來應聘進你們玻璃廠做活的!”弟弟趕緊上前對著夏悠悠自我介紹。

夏悠悠冇說什麼,卻是看向了他身後的周父和周母。

周父和周母還完全是一副狀況外的模樣,竟然冇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弟弟看到夏悠悠的目光有些奇怪。

他也轉頭看向自己的父母:“爸媽,我之前不是跟你們說我有個朋友的朋友是在金城玻璃廠上班的嗎?那工資可高了去了,而且是正經工作包吃包住的。”

“這是……對,你說過!”

“對,我們都說這玻璃廠確實是一份好營生,你要能找到這份工作可就好了!”

“是啊,這不我朋友就介紹我過來了嘛!”弟弟高興的一拍手,“這位就是玻璃廠的老闆,隻要她願意我就能去玻璃廠上班了!”

說到這裡,弟弟的眼睛閃閃發亮。

可是周父和周母的表情就相當的精彩了。

若是冇有之前的事情,這時候他們肯定是上趕著巴結夏悠悠的。

畢竟他們年紀都已經擺在那裡了,而且他們都是麵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能賺到的錢有限,也不能給自己的兒子好的將來。

他們的大女兒已經嫁了,二女兒考了個那麼好的學校,偏偏小兒子讀不好書,現在也討不到老婆,又冇有一份正經的像樣的工作,他們早就愁的頭髮都要白了。

如今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想要緊緊的抓住呢?

咬了咬牙,為了兒子夫婦倆臉麵都不要了,忙扯出了燦梅的笑臉迎了上去。

“哎呀!原來是老闆呢!之前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有眼不識泰山,誤會了您!”

“對呀對呀,您看您這一表人才的一看就是人上人,那我們的兒子以後能夠承蒙您的照顧,實在是三生有幸!”

“老闆吃飯了嗎?這要不我做東,我們去外麵吃一頓好的?”

好像是完全忘記了前麵的事情,他們夫婦倆熱情的招呼著夏悠悠,看那模樣,臉上的笑容諂媚的周圍人都看不下去了。

“剛剛你們不是說我這種人不值得交往嗎?”夏悠悠輕笑了下,聳了聳肩膀故意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像我這種人,怎麼能夠帶你們的寶貝兒子呢?要是把你們寶寶貝貝兒子帶壞了怎麼辦?”她繼續說道。

“哎呀,哪裡!都怪我這張嘴儘亂說話!''周母趕緊衝著自己的嘴巴狠狠的打了幾下。

“唉,我這人就是這樣,還請老闆,你大人有大量,千萬不要跟我這種人計較!”

“是啊是啊,這老婆子整天淨瞎說話,都把我給帶壞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