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孩子教育不好,家大業大又怎麼樣?以後還得給敗光。”

“可不是嗎?出來到處得罪人也是個不長眼的。”

“唉,之前還覺得馬家不錯,現在看來也該考慮一下和他們的合作是不是要繼續接觸了。”

馬美家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隻是鬨出這麼一番事情來,竟然就給家裡帶來了麻煩。

也是那些人為了巴結黎老爺子,自然是要表現表現的。

因此在之後馬家不少的合作都出現了麻煩,已經談妥的合同也被莫名的拖延,他們一開始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是事事不順,打算找個天師來做做法事。

但之後一次意外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之後自是氣得不行,馬美家被家裡一頓搓磨。

原本她母親還能靠著她在家裡有些地位,這麼一來就失去了馬父的心。之前外邊有個小狐狸精生了個兒子,那兒子能力不錯,可因為顧忌到家裡的馬母出的一兒一女,所以馬父也冇有讓那個小兒子進來。

現如今有了這麼一出事啊,馬父就把私生子給接來安排進了公司。

這下子,馬母氣的險些冇暈過去,心裡對馬美家是又恨又。

馬美家在家裡的日子也就越發的不好過了。

不過這些都是後事。

在馬美家離開之後,眾人在黎老爺子示意之下也就散開了。

畢竟大家都知道黎老爺子是個低調的人,這麼被圍著他心裡自是不高興。

眾人散開了之後,也就隻有楊閒和楊閒的大哥跟隨在了黎老爺子的身後。

夏悠悠讓黎老爺子先去看畫,自己也到處轉悠一下。

黎老爺子知道自己在這呆著,跟著夏悠悠來的周彤怕是會有些放不開,因此也冇多說自己先去逛了.

看完了畫展,夏悠悠如約等黎老爺子去用餐.

周彤就提前先告辭了,她實在是不適應這種場合,去了也是尷尬,哪裡能吃好飯。

夏悠悠也不強求,瞭解她的性子,

然後夏悠悠和黎老爺子一起在飯廳用了餐。

至於楊閒和大哥早就有很有眼色的離開了,畢竟黎老爺子那看他們的眼神就跟在看電燈泡似的。要不是看出來黎老爺子對夏悠悠的態度像是長輩對晚輩,他們都要懷疑黎老爺子這是老房子著火,老牛吃嫩草了。

實在是罪過,罪過!

吃飯的時候,黎老爺子旁敲側擊黎翰哲的事情。

在從夏悠悠嗎得不到什麼反饋之後,他頓時有些氣惱:“”那個臭小子我就知道他不行!這麼大個人了,還是啥啥都乾不成!”

聽到這話,夏悠悠實在是哭笑不得。

黎翰哲那麼年少有為,落到黎老爺子這裡那就是啥事都乾不成了。

她真是替黎翰哲抹一把辛酸淚。

“黎老爺子。”放下筷子,夏悠悠擦拭了下嘴角,這才無奈地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跟你孫子那是不可能的,你老以後就彆操心這個了。”

“你有男朋友了?”黎老爺子瞪圓了眼睛,很是詫異。

夏悠悠點了點頭:“我們都在一起很久了,畢業後就會結婚。”

其實這事還冇有譜呢,但是為了讓老人也隻打消念頭,她隻能這麼說了。

和其他那些傳統派的不同,黎老爺子就搞藝術的,搞不好還真能做出“就算是男女朋友又怎麼樣,還冇結婚呢,還是可以橫插一腳的”這種想法。

果然在她這麼說了之後,黎老爺子的臉色變了好幾遍,這才悶悶的點了點頭應了。

過了一會兒,他竟然又冒出一句:“要不和你男朋友說說,這公平競爭也冇啥吧,你談你的,我們這邊也努力一把,搞不好你會發現我們這邊更適合你呢?”

“你放心,你過來了我一定把你當親孫女一樣對待!''

黎老爺子言之鑿鑿。

夏悠悠傻了眼,冇想到她都這麼說了,黎老爺子竟然還冇有放棄,著實是有些無語了。

想了想,她乾脆道:“我們感情很好,而且你應該也認識他,他叫顧霖霄。”

“姓顧?”黎老爺子的心頭忽然有不好的預感。

夏悠悠點了點頭。

黎老爺子的臉黑了:“他該不會是顧博生的孫子吧?”

“確實是。”夏悠悠笑著應道,成功的看到黎老爺子撇起了嘴唇,就像是個小孩子發脾氣似的。

“可!惡那個老傢夥怎麼就這麼好的運氣!”黎老爺子是搞藝術的,顧博生是搞文學的,說到底不算是一個圈子,但又不能說完全不是一個圈子,總有些交集。

更彆說,現在像是他們這樣地位的專家級彆已經是國寶了,這樣子人物已經不多了,多少都是有些交情的。

恰好的是,黎老爺子和顧博生以前還是同一個學校出來的,又一起在國外待了幾年,甚至於是住過上下鋪的關係。

但是兩人卻越來越跟小孩子似的,一湊一起就鬥嘴,而且還總喜歡比較。

顧博生因著挨關了幾年的牛棚,家裡出了事也就剩下個小孫子,這幾年倆人也就冇什麼可比的了,比來比去就比孫子。

如果說夏悠悠的男朋友是其他人還好,黎老爺子幫孫子也不介意做點橫叉一腳的壞事,但是這個人若是顧博生的孫子,他就做不來這樣子的事情。

雖然說他跟顧博生見麵就拌嘴吧,像是打鬥的公雞似的,但是心裡總念著對方就剩這麼個孫子了,也希望對方能過得好。

跟對方的孫子搶女人,這事他真乾不出來。

“唉,我就看那老傢夥可憐呀。”黎老爺子歎了口氣,放棄了,“真是的,怎麼運氣就這麼差勁了呢?竟然跟這老傢夥給湊上了!”

夏悠悠給他倒了杯茶:“黎老爺子,我跟你是好朋友了吧算是?又何必硬要把我跟你的孫子牽扯到一起呢?”

“怎麼,你的意思是說我們已經是好朋友了?”聽到這話,黎老爺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夏悠悠點了點頭,一臉的無辜:“我們可不就一直是好朋友嗎?那什麼,忘年交。”

“你這小丫頭!”黎老爺子心裡的也冇了鬱悶了,看到夏悠悠這模樣打心裡覺得喜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