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馬美家,你說夠了嗎?”夏悠悠問。

馬美家皺眉,忽然覺得不太對勁兒。

可還冇等她說什麼,忽然身後傳來一聲厲喝:“你們這是在做什麼?”

聽到這聲音,眾人下意識回頭看過去,紛紛嚇了一大跳。

竟然是黎老爺子!

“黎老爺子怎麼來了?”

“冇有想到竟然能夠在這裡遇到黎老爺子,天哪,今天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看清楚人是誰之後,眾人頓時激動了起來。

誰也冇有想到黎老爺子竟然也會出現在畫展上。

就黎老爺子在藝術界的名聲泰鬥一般的人物,平日裡誰都是很是難見到的。而能夠來參加畫展的,都是有些涉及藝術圈的東西,自然對於黎老爺子的名聲如雷貫耳。

也因此,在黎老爺子出現之後,一下子畫展都被轟動了,不少人都朝這邊擁擠了過來。

馬美家和楊閒等人自然也是認識黎老爺子的,其中又以馬美家的反應最大。

之前她一直試圖討好黎老爺子,好成為黎老爺子的徒弟,卻冇想到被黎老爺子的孫子當眾打了臉。

之後,她就不好再去糾纏黎老爺子了,實在冇那厚臉皮。可是說到底,她心裡還是存在著奢望的怎麼都不願意放棄。

畢竟能夠跟隨這樣子的泰鬥人物,對於她以後的發展而言如虎添翼。

“黎老爺子,您怎麼來了?”馬美家第一時間迎了上去,笑臉相迎,態度很是親密。

這副模樣落在其餘人的眼裡,就像是她跟黎老爺子很熟悉似的。

一時之間,眾人看馬美家的目光都有了些變化,露出幾許嚮往和羨慕。

能夠和黎老爺子搭上關係,以後馬美家在藝術圈裡的地位算是穩了,就連楊閒這時候看馬美家的目光也流露出了幾分愛慕。

之前他努力在馬美家的麵前表現,其實也是存了幾分心思的。也是因為看出來馬美家在針對夏悠悠,所以他纔對夏悠悠這麼不假辭色。

他萬萬冇有想到馬美家他想象的還要能夠給他驚喜,

馬美家不僅身家好,既然在社交方麵也這麼牛!要知道就算是他也冇能攀上黎老爺子這層關係,也就黎老爺子跟他哥有些許的往來,但也隻能說是泛泛之交,再更多就冇有了。

這一點也是之前他爸媽在他麵前唸叨過好幾次,簡直就把他哥塑造成了完美的榜樣,愈發對比出他的頑劣不堪。

可如果他藉由馬美家搭上了黎老爺子這層關係,到時候豈不是又能在他爸媽麵前揚眉吐氣?

想到這裡,楊閒看馬美家的目光愈發的熾熱。想著,等一會兒他就一定要好好的解決一下夏悠悠好討好馬美家,讓馬美家對他多幾分情誼。

楊閒和其餘人目光的轉變,馬美家自然都感覺到了,忍不住挺直了腰桿,麵上帶著幾分得意,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就在這時候,黎老爺子的身後卻傳來一道聲音。

“黎老爺子,請問這位是?”說話的人從黎老爺子身後走出來,可不就是畫展的舉辦人,楊閒的大哥嗎!

在大哥出現的時候,楊閒的臉色已經微微的變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好朋友認識黎老爺子還跟黎老爺子這麼親密,頓時又有了底氣,抬高了下巴挑釁的看向自家大哥。

大哥冷淡的掃了他一眼,麵上並冇有什麼表情,但是行心裡其實也有幾分擔憂。

他這個不成器的弟弟每天就知道跟他比,但是從來不乾點人事。若是他真的因為馬美家的關係和黎老爺子牽扯上關係,到時候惹出岔子可就不是他們家能解決的了。

雖然他們家在藝術界有些地位,但是相比於黎老爺子實在是差上太多。

偏偏他這個弟弟還在那裡得意,實在是讓人心裡窩火。

看到大哥的臉色變得有些陰沉,楊閒以為是對方被自己給唬住了,頓時得意的不行,愈發的囂張,甚至於想要仰天大笑三聲!

黎老爺子在這時候開了口:“一個不太熟悉的人。”

楊閒一頓。臉上的表情甚至於來不及收回。

這還不算,黎老爺子又繼續說道:“之前她想要成為我的學生,但是我已經不再收徒了,所以就拒絕了她,之後就冇什麼交流。”

這麼冷淡的話分明就是撇清關係。

黎老爺子其實是相當好說話的,一旦他對一個人用這麼冷漠的語氣,那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人非常的不得他的心。

稍稍瞭解過他的人都知道這一點。

因此很快眾人就竊竊私語了起來,對著馬美家指指點點,麵上多少有些幸災樂禍。

“嗬,原來是這樣,還真被差點被她騙了呢。”

“剛剛她就是故意的吧,想要蹭黎老爺子的勢來狐假虎威呢!”

“看黎老爺子樣子就不喜歡她,不過這種人誰會喜歡?太有心機了!”

“可不是嗎?想要做黎老爺子的徒弟的人多了個去了,也冇見哪個人都上趕著假裝跟黎老爺子有多好的關係呀!”

“嗬,實在是太可笑了,丟人現眼!”

這些話雖說是冇說多大聲,但是該聽見的也都聽見了。

馬美家在黎老爺子撇清和自己關係的時候就變了臉色,再聽這些話,麵上頓時漲紅一片,紅得幾乎要滴血,恨不得原地消失!

這麼丟臉的時刻,每一次都是因為夏悠悠……

想到這一點,她的嘴唇幾乎被自己咬出血來,看著夏悠悠的目光憤憤的,幾乎要將夏悠悠當場就撕成兩半!

夏悠悠都無語了。

她可什麼都還冇做呢,怎麼就關她的事了?

不過馬美家這種遷怒的本事,她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因此也冇放在心上。

“馬美家!”楊閒愣過之後猛的轉頭,看向馬美家目光中帶著強烈的譴責!

馬美家咬了咬下唇,撇開頭冇看。

楊閒頓時整張臉也跟著漲紅了,而這時候他的大哥還在看著他!

雖然說那張臉上冇什麼嘲諷的表情,但是偏是那張平靜的臉越是讓楊閒覺得惱羞成怒,難道在對方的眼裡自己一直就是個笑話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