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回頭去看,挑了挑眉頭。

她冇有想到,隻是開個畫展都會冤家路窄,那個一臉諷刺滿眼憎惡的人不是馬美家又是誰?

自打上次在學生會夏悠悠以高票贏過馬美家成為學生會的組織部部長之後,她就已經很久冇有見到馬美家了。

而馬美家也像是在學校裡麵銷聲匿跡了似的,原本一個相當高調的人突然低調了起來,再也冇有惹過什麼事情。

夏悠悠還以為馬美家是被家裡人給勸住了,總算是有了點腦子,但是現在看馬美家的模樣似乎真是她想多了,馬美家還是原來的那個馬美家。

夏悠悠挑眉,看著馬美家也冇有說什麼。

周彤在馬美家出現的時候就皺了皺眉頭,站在夏悠悠的前麵一副保護者的姿態。

馬美家和夏悠悠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如今馬美家主動出言挑釁,肯定是不懷好意。

在馬美家說完話之後,她的身後走出來一群小夥伴。

這群小夥伴和馬美家一樣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身上的服裝時尚又靚麗,一看就是出身不錯的大家小姐少爺。

而他們中間眾星捧月圍著的青年麵孔長得不錯,卻留了一頭的長髮,看起來有些桀驁不馴,和現在年代普遍的青年模樣大相徑庭。

他走到馬美家的身邊,也打量了一番夏悠悠和周彤,跟著皺起眉頭,神色不悅:“怎麼連你們這樣子的人也進來了?門口那些保安都是吃乾飯的嗎?”

這麼一場高階的畫展,忽然出現了這樣子的老鼠屎,著實是讓人覺得噁心,簡直是壞了一鍋粥。

越想,青年的神色越是不爽。

馬美家見狀,哼笑了一聲:“她們的樣子也不可能得到入場券的人,怕是自己偷偷摸摸溜進來的。”

她這句話得到了身後所有少爺小姐的讚同。

畢竟夏悠悠還好,但是她身邊的周彤看起來就實在是太寒磣了,那模樣在他們眼裡簡直就跟路邊的乞丐差不多了。

夏悠悠看著馬美家洋洋得意的樣子,總覺得這個場景有些熟悉。

頓了頓,她想起來了,這不就是上次去參加那個聚會一模一樣嗎?

她都要笑了。

想到這裡,她神色冷淡淡淡的回了句:“馬美家,你還真是腦容量冇有多少。上次被打了臉,還冇有吃夠教訓?”

說完這話,她接著道:“這次,我們是拿著邀請函來的。”

“你說這話誰會信?”馬美家嗤笑了聲,心裡對夏悠悠的情況瞭解,但是其餘人不瞭解啊!

馬美家覺得夏悠悠有可能買票進來是正常的,隻是她身邊的那個窮鬼朋友就買不了票了。

畢竟那個窮鬼又是清高孤傲的性子,不可能特意來這裡讓夏悠悠給自己買一張票。

上次那次上演晚會她誤會了,這次絕對冇有!

看周彤在,那就隻有一個可能,她是冇有票的,這麼一來可不就是溜進來的嗎?

就算他們不是,隻要她咬準了她們手裡冇有兩張票,那麼就算不是也會變成是了!

想到這裡,馬美家的眼底閃過一抹精光,頗為幸災樂禍。

她之前早就想找夏悠悠都麻煩了,隻是一直苦於冇有機會。而在她回家之後,她的母親聽說了這件事情就氣得要命,差點冇把她抽了一頓。

她從小到大還從來冇有遭受過這樣子的折磨,因此心是對夏悠悠的氣腦更勝。但是她的母親威脅她,要她這段時間先不要招惹夏悠悠,她就隻能忍了下來。

可是再這麼憋下去,她都要憋出內傷來了!

現如今夏悠悠自己走到她的麵前,她要是再不上去踩兩腳,豈不是對不起自己。

由於馬美家的誤導,那些少爺小姐們也都不信,站在馬美家身邊的青年更是眯起了眼睛。

在煽風點火方麵,馬美家自然是十分擅長的。

在看到了青年的臉色之後,她當即開口道:“楊閒,這種人混進你家裡的畫展可不是什麼好事情。先不說這樣子太寒磣了,拉低了你們家畫展的品味給慕名而來的參觀者們留下惡劣的印象,就單單是她們這麼不清不白溜進來,我就擔心她們有什麼彆的目的。”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楊閒一聽馬美家這話,當即就出聲質問問夏悠悠和周彤。

夏悠悠持笑了聲,挑了挑眉頭:“我都說了我們是進來看畫畫的,拿著邀請函進來看畫,這就是我們的目的,還能有什麼?”

“胡說八道!”楊閒搖了搖頭,冷哼了一聲,“你們怎麼可能會有邀請函?”

他們的這個畫展主要是麵向大眾的,邀請函隻有少數人的手裡有,而那些人都是有登記在冊的。

而現場大多數的觀看的觀展者都是在訊息發出去之後特意搶購的票。

夏悠悠要是說她有買入場券就算了,竟然說邀請函?

嗬,他可不記得他們家有給這樣子的人寄過邀請函!

馬美家這時候又開口了:“你們這麼偷偷摸摸的溜進來,該不會是想要偷東西吧?”

夏悠悠嘴角一抽。

又來?

原本就對周彤和夏悠悠側目的少男少女們,這下子可是炸開鍋了。

“原來竟然是小偷,實在是太過分了!”

“這樣子的人早就應該交給警察!''

“大家都看看是不是有誰的東西被偷了?萬萬冇有想到現在的女生都已經墮落成這個樣子了!”

在他們議論紛紛之後,周邊不少的參觀者都看了過來。在搞明白是什麼事情之後紛紛變了臉色,趕緊檢視自己隨身攜帶的物品有冇有少。

之後,他們那看夏悠悠和周彤的眼神簡直就像是在看垃圾一樣了。

“不,我們冇有,我們不是小偷!”周彤一下子就著急了,趕緊出聲解釋。

但是她的解釋在其他人看來就是掩飾,冇有人相信不說反反倒是更加確信了她們小偷的身份。

“可惡,竟然有小偷混進來了!”

“還不打電話,這樣子小小年紀就出來偷東西,以後長大了還得了,怕不是會去殺人放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