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的聲音消失在兩人貼合的唇瓣間。

陽光透過樹葉打在兩人的身上,閃耀著點點的光斑,日頭正好,情意正濃。

夏悠悠回宿舍的時候並冇有看到周彤,直到天色漸漸擦黑纔看到周彤回來。

周彤手裡抱著幾本厚重的書本,頭髮垂落下來也看不清她的表情。

夏悠悠原本正在看書,抬眼看到她這個模樣,微微一愣。

之前於勝泉追出去以後,她以為這兩人會把話說清,捅破那層窗戶紙,但是現在看到周彤的模樣似乎和她想的不同。

難道於勝泉那呆子都到這地步了還能把人氣著?

夏悠悠皺起眉頭。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真應該把他晾一晾了,夏悠悠是相當護短的,特彆是對於周彤這個朋友,她非常的重視。

“這是怎麼啦?”由於宿舍裡冇有其他人,就她們兩個,所以夏悠悠說話也冇有遮遮掩掩。

皺起眉頭,她問:“於勝泉那傢夥欺負你了?”

周彤依舊冇有抬頭,隻深深的埋著臉,聲音嗡聲嗡氣的:“冇……冇有,他冇有欺負我。”

可是看周彤這樣子可不像是冇有被欺負的。

可是無論夏悠悠怎麼問,周彤就是不說,隻一口咬定了於勝泉並冇有欺負自己。

最後實在無法,夏悠悠歎了口氣:“行,那你彆把頭埋著呀,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抬起頭來跟我好好說話。”

周彤一聽,整個身子一僵,像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般。

她使勁的搖著頭一步步後退:“我,我真的冇有什麼,就是想睡覺……你,你讓一讓……”

看到她這個樣子,夏悠悠怎麼可能會讓?

咪了咪眼睛,她假裝點點頭。

就在周彤剛要鬆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下來的時候,她猛的上前一步將周彤的頭抬了起來!

這一看,她頓時倒抽一口涼氣。

隻見周彤的臉頰紅腫的厲害,臉上赫然是兩個重重的巴掌印,打巴掌的人用了大力氣,指痕發青發腫,原本小巧的臉愣是腫成了豬頭這麼大。

這打人的分明是要將人往死裡打。

一看到這狀況,夏悠悠也信了,欺負周彤的人必然不會是於勝泉,於勝泉可做不出這種事情來。

看到已經被髮現了,周彤也不再躲藏,原本就紅腫的眼眶一下子就掉出眼淚。

這一下子停都停不住,劈裡啪啦往下砸,嘴裡抽抽噎噎的發出嗚咽的聲音,卻是什麼都說不出,就像嗓子眼裡被人給堵了一團棉花似的,隻看著夏悠悠不斷的掉眼淚。

“這到底是怎麼啦?”夏悠悠實在是心疼的不行,一把將她抱住,帶著在椅子上坐下。

她又找來毛巾,細細的為周彤擦拭。

這一擦,看著上麵的淤痕青腫,更是觸目驚心,夏悠悠火氣噌噌噌就上來了。

“是誰打你?告訴我,我幫你找回公道去!”這可是自己在在意的好友竟被人欺辱至此,她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

周彤看著她,抽噎了半天原本還不想說,但是接觸到夏悠悠冒火的真摯目光,她頓了頓還是哇一聲哭了出來,斷斷續續的說著。

這一聽,夏悠悠的眉頭越皺越緊。

原來之前於勝泉追上了周彤並且跟周彤表白了。

雖然由於於勝泉那跳脫的性子,整個過程顯得有些滑稽,但是起碼周彤還是接收到了他的心意。

最後於勝泉自己越說越著急,半天搞不清楚,竟是一把抱住了周彤:“我喜歡你!”

他這一身吼震得樹上的鳥都險些摔下來,周彤耳朵都一陣耳鳴,更彆說路過的來來往往的學生了。

還是周彤先反應了過來,趕緊拽著於勝泉就跑,這才免了被人圍觀還要見老師的尷尬。

雖然經曆了一番鬨劇,但是倆人總算是說開了。

於勝泉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死皮賴臉的拽著周彤的手不放:“現在你已經知道了,要不要跟我處朋友就一句話!''

這模樣不像是表白的,倒是像是街頭的坡頭無賴強搶民女。

周彤被他這樣子實在氣的不行,但是要說拒絕她心裡還真不樂意,隻能跟於勝泉乾瞪眼。

就在兩人拉拉扯扯的時候,周彤的爸媽來了。

周彤出生於小鄉鎮的家庭,家境並不好,上頭有兩個姐姐,下頭有個弟弟,一看這家庭主城就知道他爸媽重男輕女的思想有多嚴重。

事實也是如此,從小周彤就是在被忽略的環境下長大的。

小時候她的名字叫“招弟”,也是大了些,後邊讀書了,帶她的老師才幫她改瞭如今這名字。

可是對於她父母來說還挺得意,畢竟他們最後還真得了個男孩子,一直覺得是自己取名字的功勞。

“他們看到我和勝泉在一起,就衝上來說我臭不要臉。”周彤說到這裡,差點冇抽噎抽過氣去。

夏悠悠趕緊幫她輕輕拍背,氣惱道:“怎麼不要臉了,現在國家都鼓勵自由戀愛了,咋你和於勝泉正正經經的又不乾啥子,也不腳踩兩條船就不要臉了!這是哪門子的風言風語!”

對於這樣子的話,夏悠悠致是不會聽在耳裡的。

但是周彤不同,畢竟那是她的父母。

父母當著自己喜歡的人的麵這樣子辱罵自己,還說她從小就是個賤蹄子,就是個被男人玩的玩意兒什麼的,簡直說的周彤是人儘可夫了。

當時周彤都驚呆了,也嚇傻了,愣是冇得反駁。

還是於勝泉先反應過來,想要上前阻止她的父母說這些話。畢竟由於她的父母懶得太大聲了,周邊不少學生都聽到了動靜看過來。

這要是再繼續瞎嚷嚷下去,周彤在學校的名聲可就是徹底的毀了。

可是看到於勝泉還在幫著周彤,這做父母的不僅不高興還非常的生氣,最後拉扯了幾句,就硬是把周彤帶走了。

於勝泉雖然有些擔心,但是那畢竟是周彤的父母,他也不能強行追上去阻撓。眼看著於勝泉在試圖阻止的時候,被自己的父親踹了好幾腳,臉上都有了淤青,周彤趕緊出聲讓於勝泉先回宿舍。

在周彤努力保證說自己父母不會對自己做什麼的情況下,於勝泉才勉強相信了。

可是在周彤的父母把她帶走,離開了人群之後,卻是連起手來對著周彤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罵她。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