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喝豆漿跟年紀有什麼關係?

夏悠悠還冇看出夏振國臉上的抗拒,乖乖喝起豆漿來。黃豆的醇香刺激著夏悠悠的味蕾,喝了一口,她眼睛就忍不住享受地眯起來。

這可比雞蛋糕更精緻一點,拿出去賣應該也有市場。

夏振國凝視著閨女的白淨的臉龐,一想到她去鎮上學習,一來一回有多累。

“悠悠,我們家在鎮上買個房子怎麼樣?”

“房子?”

正在埋頭喝豆漿的夏悠悠聞聲抬頭,眼裡都是驚訝。

房子肯定是要買的,不過現在是不是有點太早了?

夏振國點頭沉聲道,“你現在跟你三哥經常要去鎮上,每天來回要花費那麼多時間,而且走路也累,買個房子方便一點。”

夏媽媽,三哥四哥還有五哥都讚同地點頭。

夏悠悠冇有拒絕的理由,隻是……

“錢夠嗎?”

輕飄飄的三個字讓屋子裡陷入沉默。

如果是重生以前,買個房子那不過是點點頭的事,但現在窮的隻能解決日常生活。

夏媽媽瞥了一眼幾個男人,打破沉默,“聽到悠悠說的話冇,趕緊掙錢回來。”

夏家幾個男人臉色沉重地點點頭,要加快賺錢的腳步了。

夏悠悠又想起山上的兩人,“況且,顧霖霄還有顧爺爺還在村裡,這件事急不來。”

夏振國讚同地點頭,“隻是先跟你說有這麼一個打算,靠山村始終物資匱乏,也做不了什麼大生意。”

機遇,從來都隻在繁華的城市裡。

“那房子肯定要買啊,我們都知道房地產是最賺錢的一塊領域。”

夏悠悠放下手中的瓷碗,眉宇間儘是搞事業的期待。

一家人商量下來,夏振國也打算第二天和他們一起去鎮上,觀察一下鎮上的房子。

其實,榮城的地段會更好。

不過還是一步一步來吧。

夏悠悠接下來幾天都陪著夏振國在鎮上觀察地段和房子,要是目光比較準,回報率可是非常高的。

小鎮的發展不如榮城,多以民宅為主,還有遺留下來的風景區。

現在景點都不要錢,免費看,因為旅遊業還冇發展起來。

父女倆坐在鎮上的路邊小茶館裡,桌麵上鋪著一張皺巴巴的泛黃紙張,上麵寫著他們這幾天收集來的資訊。

以及,夏悠悠畫下來的平麵圖。

夏振國用鉛筆指著其中一塊地方,“城東那塊地還不錯,我去打聽了一下要三萬。”

三萬!

那可是一筆钜款。

“其實把目光放遠一點,再往南一點怎麼樣?”

夏悠悠摸著下巴,纖細白嫩的手指落在鉛筆的不遠處。

夏振國倏然笑出聲來,頗為欣慰地道,“不愧是我女兒。”

東南方向的地理位置照道理說更偏僻一些,價格自然更便宜,但很少人會去買,因為可以開發的用處不多,做住宅離中心區也太遠。

而它的缺點也是優點!

“爸,你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你還詐我!”

夏悠悠臉上的笑容十分無奈。

夏振國不承認,“那怎麼是詐?隻是考考你。”

改革開放後,交通業會大力發展起來,致力於把全國給連接起來。

火車是最優選擇,現在航空並不是很先進,存在很多的隱患和憂慮,價格又貴,所以火車一定是最先建造的。

原著裡,小鎮因為成為全國聞名的風景區,為了方便全國遊客過來遊玩就建了一個火車站。

至於火車站的位置嘛,冇詳細提到,可根據地理位置可以推斷出來。

一旦要建立火車站,就需要征地拆遷!

夏悠悠打的就是這個主意,顯然她爸也是這麼想的。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錢的問題,現在靠家裡那點小本生意,暫時還是買不起。”

巧婦難成無米之炊啊。

夏振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眼帶笑意,“相信你大哥。”

夏悠悠挑眉,“那必須的。”

大哥可是經商奇才,早就有自己的宏圖規劃。

而此時,另一邊。

一般來說村子與村子之間距離不遠,為的就是多走動,也方便村民嫁娶。

靠山村則偏僻一些,也因為這樣才這麼窮。

顧霖霄和顧爺爺所在的那座山已經是靠山村的邊界,再往彆的山頭都不屬於靠山村的管轄範圍內。

顧霖霄給夏悠悠摘的野生草莓就是在那些山頭摘回來的。

彆的山頭冇什麼人煙,自然也冇有怎麼被開發利用。

對顧霖霄來說,那就是擁有許多物資的地方。

顧霖霄已經一個星期冇有見到夏悠悠,從村民口中倒是聽說了一些訊息,知道她在學習,家裡在做生意……

幾天下來,他心中也有了一個決定。

拉近兩人的距離!

隔壁山頭除了有野果子外,還有一些野兔子,野雞,拿出去賣還是能換錢的。

隻是,村裡明文規定嚴禁捕捉野食販賣。

顧霖霄今天運氣不錯,打到了兩隻兔子,還在河裡抓了幾條魚。

山裡這邊冇什麼人來,他拎著兩大簍子的收穫回家。

打算明日一早就去隔壁村子倒手賣了,拿到錢給夏悠悠買東西。

蘇茉自從那天被顧霖霄羞辱後,憤然離開,冷靜幾天後又找過來。

她覺得顧霖霄不過是在生他的氣,再好好忽悠一下就行。

於是,今天她又上山了。

蘇茉一路避開村民來到山下,剛鬆一口氣就發現前麵有人走近,嚇得她躲在草叢裡。

絕對不能讓人發現她跟壞分子有什麼關係!

她抬頭一看就愣住了,輕聲念著來人的名字,“顧霖霄?”

蘇茉鬆了口氣,正要出去打招呼,目光定在他手上拿的兩個大簍子。

裡麵有野兔,還有魚!

蘇茉瞬間就猜出是怎麼回事,顧霖霄居然擅自捕捉野食!

她眼裡閃過一道精光,打消了繼續籠絡顧霖霄的心思。

既然他非要跟夏悠悠攪和在一起,那就彆怪她不客氣!

蘇茉等顧霖霄走遠後,轉身回村子裡,往著村支書的辦公室方向去。

村支書這會兒正躺在太師椅上閉著眼睛抽菸,嘴裡偶爾哼著黃梅戲,十分愜意。

“村支書。”

忽然,一道熟悉又令他厭煩的聲音響起。

村支書猛地睜開眼睛,渾濁的眼睛裡滿是煩躁。

他直盯著蘇茉,“你又來乾啥子?”

蘇茉故作冇看到他眼中的不歡迎,低頭攪動手指,怯生生地道,“我,我是來請罪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