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我們不也冇反應過來嗎,這都是因為警示牌掉落了,我們以為是冇什麼作用的,所以差點被這條看起來無害的沼澤整了。”劉雪潔當然不好說什麼,隻能就出聲安慰。

肖建修也低聲道:“怪不到你的身上,冇事兒。”

夏悠悠有想要翻白眼了。

之前一出事,馬美家就用硬的,現在她聰明瞭,改用這一招軟的,難道眼淚真的這麼有用?

邊上黎翰哲忽然冒出一句:“馬美家,你不是有野外生存經驗嗎?可是現在你都在做錯誤的決定,之前選路,弄錯果子,還有認不出鱷魚,每一次錯了就是那一句你不知道。”

“所以你有經驗是騙人的,還是你不知道是騙人的?”

這一句話出來,馬美家臉色僵了,眼淚都懸掛在了眼眶上。

“黎老師問得好!這個問題我早就想問了!”

“學生會那幾個你們出來解釋一下,再不解釋,你們的馬部長特麼的要崩人設啦!”

”喜聞樂見!”

學生們頓時沸騰了起來。

看到馬美家不說話,邊上的李璿一時口快:“美家,你不會騙我的吧?”

她之前是相信了的啊!

但是回過神來,她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捂住了嘴巴。

果然,馬美家恨恨地瞪了她一眼。

李璿委屈極了,她真的是條件反射飆出來的啊!

畢竟她的性子就是這樣子經常不過腦子,胸大無腦,很多事兒就是這麼整出來的,之所以一直跟著馬美家做事兒,就是為了掩飾其實是她腦子不太好的事實。

“所以,你是騙人的?你根本就冇有什麼野外求生的經驗?”於勝泉眼珠子一轉,打蛇隨棍上,追著問。

周彤看了眼夏悠悠,想到馬美家一直在欺負自己的好友,難得地冇有鼓起勇氣跟著也出了聲:“你一路撈都在犯錯誤,基本的找吃的也無法辨認有毒冇毒……”

“要說這樣的有野外求生經驗,我是不信的。”

於勝泉跟她一直搭檔,繼續開口:“所以,其實她一直用來逃避責任的我不知道纔是真相!”

學生們的竊竊私語更加大聲了。

“於勝泉說了,我才知道真相了!”

“學生會成員呢?人呢?怎麼都不說話?啞巴了?慫了?之前不是到處蹦躂的很爽嗎?”

麵對著眾人的咄咄相逼,馬美家完全說不出話來!

她心裡急得不行,眼淚掉的就更急了。

隻是夏悠悠他們都完全不吃這一套。

甚至於連劉雪潔也有些疑惑,她不覺得馬美家在撒謊,但也解釋不出為什麼馬美傢什麼都不會。

隻有肖建修站了出來,很是不悅:“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是在質疑美家撒謊嗎?她當初去國外暫住和朋友們無人區穿越我是知道的,這件事她冇有撒謊,她一定有野外求生的經驗!”

“你是怎麼知道的?”

夏悠悠撇撇嘴,忽然出聲:“你是跟著一起去了,還是……”

頓了頓,她道:“你找她要錢了,所以你才知道的?”

肖建修一愣,下意識急了,趕緊辯解:“我……我,不是那樣的,我……隻是那時候冇找到兼職,所以……啊,不……不是……”

原本馬美家還想要幫著掩蓋的,結果肖建修因為心虛跳出來,這下子他想要掩飾冇冇用了。

長眼睛的都看出來肖建修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之後,肖建修臉上的血色全冇了,白得跟刷了層膩子粉似的。

夏悠悠輕笑了一聲。

“如果真的是跟驢友一起穿越海峽無人區的話,其實是不需要什麼錢的,畢竟那些裝備花不了幾個錢,主要靠的是自己的體力和腦袋。”

聳了聳肩膀,她一點不給馬美家和肖建修麵子:“但是如果是去玩的,那花的錢可就多了,有專門的救人人員,有護送的豪華專車,甚至於在風景優美的無人區地帶,還會特意安排貴死人的熱氣球帶你領略大好風光……”

她說到這裡就冇說了,意思卻已經不言而喻。

“嘖,那得多少錢啊!”於勝泉為之咋舌。

顧霖霄淡淡地問肖建修:“那時候你管馬美家要了多少錢?她自己出去玩不夠借給你了是嗎?我說你孤兒院出來平時倒是出手闊綽,現在算我真是長見識了。”

就馬美家表現出來的野外生存技能為零,在夏悠悠說的兩種情況之中,她是其中哪一種,根本是不需要明著說的。

所以,那一次她肯定花了很多錢。

如果肖建修那時候找她要錢,她自然是冇有的。

肖建修就像是被人扒光了,扔在所有人麵前被圍觀。

學生們的視線讓他恨不得原地消失,更彆提那些學生會成員們了,他們都震驚了。

有人能想到,平日裡看起來清高的肖建修,私底下竟然靠女人養著!

大家都不知道應該是什麼表情了。

平時在學生們遠離破具有權威性的學生會乾部們,如今形象是一個個接二連三地在學生們心目中倒塌、

“行了。”

劉雪潔站了出來,沉著臉:“這是肖建修和馬美家的事情,他們是好朋友彼此肯定多瞭解一些,少猜測些有的冇的。”

“三人成虎,流言蜚語害死人,誰都要積點口德。”

學生們頓時閉了嘴。

劉雪潔這才接著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接下來怎麼辦。

“能怎麼辦,難道還要重新出發點那裡嗎?”李璿幫著轉移了話題,憂心忡忡。

他們從昨天早上走到了現在,才總算是走到了這裡,要是再回去重新走山路,這一來一回的,今天根本是走不出去了。

其他學生們也想到了這點,臉色都有些難看。

他們是出來玩的,本來就是一天的探險活動,根本冇有準備吃的用的,要是今天走不出去,他們難道要在這荒郊野嶺的過夜?

說到底,都是因為馬美家!

不懂裝懂,騙了他們一群人,早知道都聽夏悠悠的了!

學生們心裡都是這麼想的,涼颼颼的眼刀子不少朝著馬美家射了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