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續走了一整個早上,從天剛亮到太陽爬到了正中央,很快學生會就受不住了。

雖然他們這一代都吃過苦,但是吃苦也不是這麼吃的。

學生會出來玩的,有的帶了些小零食,有的什麼也冇帶,現如今才發現,這次出來玩和他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難怪學生會說,這是一次“探險”。

光是走路了,啥也不乾,又累又餓!

終於,在第一個學生受不了直接坐地上之後,呼啦啦又坐了一大堆。

大家都不想走了。

施雲夢抹了把汗:“行吧,現在這裡休息休息,找點東西吃吃。”

她也走不動了。

學生們歡呼一聲,全都恨不得直接躺倒。

夏悠悠除了臉色紅一點之外,也冇覺得有什麼。想了想,她決定去找的吃的。

勝泉和周彤見了,都不好意思坐著等吃,自告奮勇也要一起幫忙,

顧霖霄看了眼,很理智:“我留在這裡生火看東西。”

夏悠悠衝他眨了下眼睛,很開心。

還是顧霖霄懂她,跟她有默契。

邊上卻有學生們想吐槽。

黎翰哲不懂得他們是一對兒,其餘學生們都知道啊。

“顧同學太過分了吧,自己是男孩子,竟然讓女孩子照吃的自己燈池的,這是自暴自棄吃軟飯了嗎?

“以前還覺得他有擔當,冇想到在野外遇到事兒了就當小白臉了,哎。”

“就是啊,周彤一個女孩子也去幫忙了啊,顧同學這樣子不好吧?”

不過很快事實就打了眾人的臉。

大家發現,出去找吃的跟男孩子還是女孩子根本沒關係!

找吃的,壓根兒不看體力。

看腦子。

“這個有毒?”周彤一臉懵地把辛辛苦苦采摘的蘑菇全丟了。

於勝泉:“這個不能吃?可是我看到剛剛你摘的就是這一種啊。”

“是差不多,不過還是有區彆的。”夏悠悠給他解釋,“這種果子一棵樹上長兩種,一種尾部有白點的能吃,冇有的都是冇成熟的有毒的。”

於勝泉一檢查,發現自己摘的都是冇熟的!

他趕緊道:“那我再去挑……”

“不用了,現在還冇到時間,這種果成熟的少,之前我早把那幾棵成熟的都摘了。”夏悠悠擺擺手,順手又跳上一棵樹掏幾個鳥蛋。

於勝泉:“……”

他和周彤默默站在樹下仰頭圍觀,他們爬不上去啊!

於是,大半個小時之後,夏悠悠手裡提著滿滿噹噹的東西回來了,身後跟著灰頭土臉一臉挫敗的周彤和於勝泉。

他們不僅一樣吃的都找不到,甚至於想幫著拿東西都不行。

因為昨晚的大雨,山坡上實在是太濕滑了,更彆說是到處都是藤蔓樹根隨時都有可能絆倒!

他們能夠安安穩穩彆給夏悠悠添麻煩都不錯了,更彆說其他……

而在休息的草地上,顧霖霄已經生好了火,甚至於去哪裡找了個大石頭,中間一個大大的凹坑,凹坑裡燒著水,邊上放著四雙打磨好的木頭筷子,甚至於他還在嘗試做木碗!

“我的天,顧同學,這是你做的嗎?”看到那精緻的木頭雕刻筷子,於勝泉和周彤都驚呆了。

夏悠悠也很驚訝。

她都不知道顧霖霄竟然擅長雕工,而且一看就不是一般的水準。

以著她那麼多個世界的眼光來看,他這都是收藏級彆的了!

把玩著木筷,她真心實意地問:“我能拿回去收藏嗎,感覺這一雙能賣不少錢!”

“隨便。”顧霖霄被她小財迷的樣子逗笑。

聽夏悠悠這麼說,於勝泉和周彤本來就因為太精緻不敢碰,現在更是小心翼翼得跟捧著家傳寶貝似的。

等到顧霖霄把四個木碗弄出來,所有人都驚到麻木了。

”竟然比我花大大價錢買的精品還要精緻……”

”我錯了,我剛剛竟然說顧同學是小白臉,原來笨蛋竟是我自己!”

“我們普通人和顧同學的區彆就在於,人家在分分鐘當萬元戶還能拿滿分的時候,還能順便做出大師級彆的展品碾壓我等凡夫俗子。”

於是,眾人就那麼看著,看到的就是夏悠悠他們捧著木碗拿著木筷,坐在草坪上吃得不亦樂乎。

鳥蛋蘑菇湯鮮甜誘人,鮮紅的野果飽滿多汁……

熱乎乎,暖洋洋,看著一個個的彆提多美了。

學生們幾乎是瞬間就餓了,甚至於都要能聽見自己的腸鳴聲!

他們雖然有所準備,但是食物的量真的不躲,畢竟他們一開始的計劃主要就是走路嗎,誰都冇什麼經驗。

你是在剛剛走路的時候,他們拿點東西就消耗一空,現在揹包裡更是一口吃的都還冇有。

特彆是等到他們都出去轉悠了一圈,結果不僅僅空手而歸,還一樣十五都冇有找到的時候……

“夏同學……”黎翰哲眼巴巴地跑過去,就跟討食的小奶狗似的搖著尾巴。

他也餓!

反正鍋裡還有很多,夏悠悠指了指石鍋:“自己拿東西來裝。”

“是!”黎翰哲隨手摺了兩根樹枝,扒拉幾下沖洗乾淨就是四根筷子,又拿出了自己的水瓶把蓋子擰了。

他招呼了施雲夢過來:“施老師,快,熱乎乎的冒著煙的,我們一起分!”

其實施雲夢也好饞,但是她不好意思說,畢竟之前因為她的緣故黎翰哲不得跟著她跟上馬美家他們那邊。

要知道,她想討好學生會就要跟夏悠悠作對,可是夏悠悠也是黎翰哲的追求對象啊!

她已經很對不起黎翰哲了,哪裡還好意思吃黎翰哲跟夏悠悠要過來的東西。

不過不等她說什麼,夏悠悠搶了筷子,直接把筷子塞到了她手裡:“施老師,快點,等會兒冷了就不好吃了!”

吃著熱乎乎的食物,施雲夢心裡感動得不行。

都是學生,怎麼差距就那麼大呢……

看到黎翰哲和夏悠悠之間的相處,她真的好鬱悶學生會做主的怎麼就不是夏悠悠呢?

“咕咕咕——”

不知道誰的肚子忽然發出了打雷一般的腸鳴聲。

夏悠悠看著眼巴巴的學生們,笑了:“行了,你們誰要是真餓了冇吃的,也過來一起吃吧,我請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