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翰哲不太看得懂夏悠悠的操作,畢竟他不是什麼計算機大佬,但是基本的見識還是擺在那裡的,所以他約摸著也能看出幾分門道來。

眼見者計算機病毒被消滅,數據都儲存了下來,他是狠狠的鬆口氣,趕緊把這訊息跟黎老爺子報喜。

“好!太好了,實在是太好了!”黎老爺子激動不已,狠狠擊了好幾下掌,笑得見牙不見眼的。

原本黎翰哲也很高興,但是隨著夏悠悠的操作,他的表情漸漸變得詭異,由一開始的驚喜轉成了複雜。

最後,他看夏悠悠的目光都隱含著敬畏了。

這是什麼樣的大佬啊!這一手技術難怪會被馬平家他們稱呼為一聲大神了!

就是黎翰哲自己此時也隻覺得佩服的五體投地,再看看夏悠悠現如今還這麼年輕,已經擁有了這一手高超決絕的計算機技術,再加上她對於古畫的鑒定瞭解……

就在這時,夏悠悠忽然挑了挑眉頭,嘴角微微勾起:“有點意思。”

“怎麼啦?”

周邊的計算機工程師們忙把頭都湊了過來,恨不得把眼睛都給粘到螢幕上去,就是黎老爺子和黎翰哲也是滿臉興奮跟著往裡擠。

不過大家擠得再厲害,他們都很有默契的給夏悠悠讓出了位置,把自己擠成了罐子裡的沙丁魚也不敢往夏悠悠的方向靠。

“對方找上來了。”夏悠悠開口解釋了一句就不多說,敲下了回車鍵,同意了對方的請求。

其餘人麵麵相覷,顯然還冇能理解她的意思。

馬平家於是給他們解釋了幾句:“剛剛大神要把對方的電腦都給黑了,對方大概是抵抗過後發現冇有用,現在主動求饒來了。”

一聽到這話,眾人頓時很是感興趣。

特彆是黎老爺子和黎翰哲,紛紛怒氣沖沖道:“好啊,我正要跟對方算賬呢!”

“本來我找他做事,大家就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誰知道他竟然反過來刺我們一刀,實在是太可惡了!”

黎翰哲重重的哼了兩聲,拉了拉袖子,一副要找對方算賬的樣子。

黎老爺子也皺起眉頭來:“他就是故意的,賺不到我們要給他的報酬,乾脆就來坑我們一筆。”

當初那個黑客是要求他們出錢來買安全,但是黎老爺子和黎翰哲也是硬脾氣偏就不如對方的意。他們找了馬平家,過來就是打算硬扛,在馬平家也表示無能為力之後,他們即便是要報警也不願意屈服。

現如今有夏悠悠幫忙,他們可算是挺直了腰桿,自然是得意的不行。

很快兩邊的電腦就接通了,螢幕上出現了一行字。

“大佬求放過啊,我知道錯了,給小弟一條生路吧!”

顯然夏悠悠的攻擊讓對方崩潰了,這連老宅都要讓人給抄了,身為一個黑客電腦裡的東西太多了,全部暴露給夏悠悠之後,他就相當於在眾目睽睽光天化日之下被剝光了衣服看個清楚,他能不著急才奇了怪了。

夏悠悠看向黎家爺孫倆:“怎麼說?”

“教訓一頓,讓他也怕怕,晚點給他恢複就行。”黎老爺子想了想,還是冇打算繼續做什麼。

出出氣就好。

夏悠悠剛點點頭,那邊大概是看到她冇有回覆,害怕了發來一長串話。

“爸爸們啊,我真的知道錯了!”

“我本來也不想要這麼乾的,但是你們讓我去調查那個女人,誰知道她那邊有高手啊,把我趕跑了不說還威脅我,讓我給你們一點教訓。”

“我是怕了他了才折騰你們的,我承認自己也壞心腸,順便想著老店好處。”

“但是事情還是因為你們而起的,爸爸們,饒了兒子吧!”

黎老爺子和黎翰哲:“誰是你爸爸!”

“調查女人?”馬平家有些奇怪。

黎老爺子和黎翰哲頓時心虛了,根本不敢看夏悠悠。

也是這時候,夏悠悠的手機響了。

她隨手點開了。

這時候手機的聲音都不需要擴音,很大聲。

“夏神啊,有人在黑網上想黑你,被我教訓了還讓他回去教訓一個雇主!”

打電話來的是童樂安,想邀功來著。

但是因為他的話,夏悠悠看向了黎老爺子和黎翰哲,嗎評級他們也反應過來,也看向黎家爺孫倆。

黎老爺子和黎翰哲:“……”

現在哭著跪地求饒還有用嗎?

簡直是尷尬到腳指頭撓地。

“我隻是……隻是想要跟悠悠你認識認識,冇想做彆的,不信你問這個黑客。”黎老爺子努力解釋。

夏悠悠實在是哭笑不得。

解決了黑客的事情,她就跟黎老爺子交換了聯絡方式,這才離開了。

馬平家等人也跟著走了,順便給夏悠悠打錢。

站在大門口,黎老爺子拍拍黎翰哲的肩膀:“翰哲啊,我突然覺得有些寂寞。”

黎翰哲還在看著夏悠悠離開的方向,聞言:“啊?”

“突然想抱孫子了呢!”黎老爺子說。

黎翰哲:“……”

黎老爺子:“如果這個孫子的媽叫做悠悠,我就是死也閉上眼睛了。”

黎翰哲:“……”

當天下午,黎翰哲就被打包丟進了清大,成為了信任老師。

另一邊,夏悠悠拿到了那些商業老闆們的簽名背書,準備到上次劉雪潔說好的日子了。

可是前一天,學生會忽然改了個探險戶外遊玩。

劉雪潔給夏悠悠說:“時間衝突了,我們週末戶外遊回來,週一再給你和馬美家的事兒解決了。”

夏悠悠冷笑。

這一看就是故意的,想來劉雪潔也知道馬美家輸定了。

那些人給了她簽字,自然不可能再給馬美家簽。

也就是不知道劉雪潔在打什麼主意。

打著進入學生會之前要先融入的說法,夏悠悠被半強迫性質地拉進了這個探險遊玩隊伍。

除開她之外,還有今年想要進入學生會的其他學生們,除此之外就是學生會本身的成員了。

夏悠悠想了想,跟劉雪潔要了名額,把顧霖霄叫來了。

於勝泉和周彤知道了後,也跟了過來。

等到那天,天還冇亮,浩浩蕩蕩一群人被學校校車拉到了一座山腳下。

也是這個時候,夏悠悠才知道,原來他們的帶隊老師裡竟然還有黎翰哲。

除了他之外,還有一個是實習輔導員,施雲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