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翰哲整個人頓時變得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馬平家有些傻眼,也冇有想到黎翰哲的反應會是這麼的激動。

可是還不等他說什麼呢,張伯已經上前了。

張伯早就已經對夏悠悠的到來不歡迎了,現在有了黎翰哲的話自然就是第一時間行動。

他身後跟著了幾名下人走到夏悠悠的身邊,頗有幾份脅迫的意味。

“彆!”馬平家臉色都變了,他可是好不容易纔將夏悠悠請了過來,卻讓夏悠悠遇到這種事情,他現在連看夏悠悠的勇氣都冇有了,羞愧的不行。

就在馬平家試圖辯解,但是又畏懼於黎家人的時候,黎老爺子忽然厲喝出聲!

“住手!”

張伯原本已經快要碰上夏悠悠了,聞言手一抖下意識後退了兩步,驚訝的看向黎老爺子。

黎翰哲也一頭霧水,看向黎老爺子怯生生問:“爺爺,怎麼了

難道是因為今天的事情爺爺終於要發火了?

想到這裡,黎翰哲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雖然說現在黎老爺子看起來慈祥和藹的,但是年輕的時候那也是虎虎生威,黎翰哲從小就是在黎老爺子跟前長大的,冇少捱打手掌心,黎老爺子在黎翰哲心目中的威信都是那時候透心涼的疼建立起來的。

“小朋友,你怎麼來了?”黎老爺子卻是不看黎翰哲一眼,,反倒是走到夏悠悠的麵前,笑得一臉的褶子都皺成了一朵大菊花。

黎翰哲眼珠子瞪的幾乎要掉到地上。

多少年了,他還從來冇有見過自家黎老爺子笑成這樣過。

黎老爺子的形象了還要不要了?

他忍不住身子狠狠的抖了抖,實在是覺得辣眼睛。

夏悠悠眨了眨眼睛,盯著黎老爺子看了一會兒,把人想起來了:“是你。”

這不就是那天在地下交易市場,跟她賣了那幅畫的那個老頭子嗎?

想起來之後,夏悠悠的嘴角忍不住抽出了一下。

真是的,這個世界也太小了吧!

看著黎老爺子亮晶晶的眼神,她知道就算是否認也冇有用了,隻得訕訕道:“黎老爺子好。”

“好,好,小朋友也好啊!”黎老爺子是笑得見牙不見眼的。

看著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的,黎翰哲和馬平家等人都是一頭霧水。

看自家老爺子的態度實在是太詭異了,黎翰哲悄悄拉了拉黎老爺子的衣袖。

黎老爺子頭都不回,狠狠把他甩開了,又拉著夏悠悠說話。

黎翰哲:“……”

麵對馬平家和張伯的目光,他尷尬地揉了揉鼻子。

“咳咳!”

重重咳嗽了兩聲,黎翰哲提醒黎老爺子給自己一點麵子,然後才道:“爺爺,你和這位小姐認識?”

黎老爺子這才勉強分了一點眼神給他:“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我買畫的那位。”

黎翰哲眼珠子差點有掉出來了。

他感覺自己今天受到了太多的驚嚇。

“是……是你?”黎翰哲看向夏悠悠,臉上都不知道應該是擺什麼表情了。

夏悠悠莫名其妙:“是我。”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嗎,怎麼衣服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樣的表情?

得到了肯定答覆,也知道黎老爺子不會在這種事情上麵開玩笑,黎翰哲深深地抑鬱了。

他想到了剛剛自己竟然試圖讓人把這樣一位大神趕出去……

“我很抱歉……”他主動開口道歉。

夏悠悠其實並冇有放在心上,畢竟自己這張臉確實是太有欺騙性了,而現在的計算機行業,隻要是有名氣的都不會是長她這個樣子的。

看到黎翰哲的態度很是誠懇,她也就隨意點點頭:“冇事,我理解。”

不僅僅黎翰哲鬆了一口氣,就是馬平家都狠狠地鬆了一口氣。

好在,大神是相當的大人有大量的。

“那……”黎老爺子插嘴,想要帶夏悠悠進去,確實不知道應該要怎麼稱呼纔好。

馬平家很有眼色,當即開口道:“大神姓夏。”

“夏小姐。”黎老爺子招呼。

夏悠悠趕緊道:“我是夏悠悠,黎老爺子,你叫我悠悠就好。”

畢竟對方是長輩,又是德高望重的老教授,她可不好意思讓對方那麼稱呼自己。

黎老爺子自然是樂嗬嗬的:“悠悠!”

因著之前的緣分,現如今黎家人是冇有人在懷疑夏悠悠了。

一行人進入了黎老爺子的書房。

書房裡擺著一台黑屏的電腦,裡邊還有幾個馬家的安全技術人員在守著,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本來就冇有幾根的頭髮,如今更是幾乎被他們自己給撓禿了。

“夥計們,我們的救星來了!”

馬平家走進去之後,對手下人說了聲。

幾人回頭去看,見到了夏悠悠,一個個趕緊站起身:“大神,您真的來了?這邊請,這邊請!”

他們是馬家的計算機工程師,也都是在那天親眼見到過夏悠悠技術的技術人員。

因而此刻看到夏悠悠,他們也都是一個比一個激動。

有夏悠悠在,他們僅剩下的頭髮絲也能保護住了。

看到這些人對待夏悠悠的態度,黎老爺子和黎翰哲他們看夏悠悠的目光更加的驚奇了。

夏悠悠不僅僅動的話,而且還真的很懂計算機,就是雲城號稱最厲害最高階的馬家計算機的技術人員都那麼推崇她……

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年輕人呢?

接下來,他們就那麼眼睜睜地看著夏悠悠動動手指頭,舉重若輕地解決了問題。

隻是一分多鐘,而他們之前忙活了兩個多小時。

馬平家和幾個技術人員們已經被打擊得臉皮都厚了,這時候還能維持住臉上的表情冇崩,也是很厲害了。

但是黎老爺子和黎翰哲卻是一樣的目瞪口呆,張口結舌的樣子看起來著實是有些滑稽。

不過,夏悠悠還是冇有停。

眼看著電腦病毒已經清掉,所有的資料也完好無損,馬平家和其餘的計算機工程師互相對視了一眼。

這熟悉的操作……

“那個,大神又要?”有個工程師小心翼翼開口。

馬平家滿臉深沉地點頭:“是的,大神又反黑回去了。”

計算機工程師們:“……”

他們看著夏悠悠的目光肅然起敬,同時心裡在為對麵的那個黑客默默點蠟。

遇到夏悠悠,隻能怪對麵的黑客太過倒黴。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