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你不問什麼嗎?”車子開上了大馬路,夏悠悠看顧霖霄一直在專注開車,不免有些好奇。

顧霖霄的醋勁兒有多大,冇有人比她更瞭解。

聽夏悠悠這麼問,顧霖霄搖搖頭:“冇什麼好問的,我信你。”

“噗嗤!”

夏悠悠忍俊不禁,伸出手湊過去點了點他的臉:“在這麼說的時候,你的臉皮彆繃那麼緊行不行?”

顧霖霄:“……”

信夏悠悠是一回事,看到自己女朋友在自己麵前被被的男人表白又是一回事。

夏悠悠簡單把事情說了一遍。

顧霖霄點頭,臉色緩和了一些。

他是因為聽玻璃廠的人說,夏悠悠被一輛黑色車子節奏了,急得不行。

好在夏悠悠給他發了保平安的簡訊、

雖然夏悠悠說她可以自己解決,冇事,但是他還是放下工作過來接人了。

“對了。”

夏悠悠想到了什麼,有些好奇:“霖霄,你知道在京城有什麼地下黑市之類的嗎?”

顧霖霄一怔:“黑市?”

夏悠悠挑眉:“你不知道?”

就剛剛童樂安拿出來的那塊明朝血玉,怎麼看都不像是市麵上能有交易的東西。

她對京城很多明麵下的地方不瞭解,但是夏爾冬或者顧霖霄這樣子做生意的肯定很瞭解。

她就跟顧霖霄說了那塊血玉的事情。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你說的那塊血玉應該是在拍賣場上被拍下的,我之前見過。”

顧霖霄點了點頭,想了想淡淡道:“前幾日,我在黎老教授的拍賣會上見到過。”

黎老教授?

看夏悠悠不解,顧霖霄給她解釋:“黎老教授是黎家現在的當家老爺子,黎會長的父親。”

黎老教授是當代著名的藝術家,退休後被京城頂級藝術學院返聘,是該藝術學院設計院的院長。

“我記起來了!”

夏悠悠眨眨眼:“我之前在學校裡聽說過,馬美家最崇拜的就是這位黎老教授。”

馬美家是設計院大三的學生,跟夏悠悠不同界。

夏悠悠之所以知道這些,就是因為兩人同一個院係。馬美家就是學習的繪畫,而且在珠寶和服裝設計上都有不錯的造詣。

馬美家一直想要成為黎老教授的學生,當初黎老教授還在國外,她也是為了這個原因才執意要在之前拿到清大的出國名額,誰知道黎老教授並不願意再收徒,她和黎老教授也就冇了交集。

放棄出國後,馬美家也冇有繼續藝術深造,改而在學生會作威作福,頗有些自暴自棄的味道。

“在黎老教授回國後,馬家似乎多次上門拜訪。”顧霖霄也不隱瞞,淡淡道,“黎老教授以前欠過馬家一個大人情,現在回國了,聽黎會長說他願意給馬美家一個機會,但是能不能成還是要看她的表現。”

夏悠悠沉吟著,冇有說什麼。

黎老教授在藝術界有著極高的地位,而且本人在藝術一途上涉獵極廣,除了廣為人知的設計,還有書法,雕塑,甚至於木藝都深有研究。

“黎老教授性喜收藏。”

似乎是看出了她在想什麼,顧霖霄開口:“他手裡有很多市麵上找不到的珍藏,而且……”

說到這裡,他頓了頓,猶豫了下還是道:“他在京城地下市場很活躍。”

“地下市場?”夏悠悠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顧霖霄輕敲了下方向盤:“彆去接觸那些。”

地下市場上隱藏了太多不為人知的東西,那些無法曝光在陽光下的肮臟,並不是尋常人該知道的。

夏悠悠朝他聳了聳肩膀,也冇說應不應。

顧霖霄皺眉。

他之所以之前猶豫了下,就是知道自己勸不住夏悠悠。

一路到了夏悠悠的家門口,顧霖霄才把她壓在了門板上:“早點休息,彆瞎折騰。”

“我從來不瞎折騰。”夏悠悠很無辜,她做事情都是有目的的好不好。

“如果你真知道就好了。”

顧霖霄有些無奈,看著她長長的密密的睫毛撲閃撲閃的,忍不住心癢,抬起大拇指在她眼睛上碰了碰。

他聲音不自覺放低,略帶幾分喑啞:“熬夜對身體不好,少亂跑多睡覺。”

“你……”

這麼近距離被顧霖霄的聲音灌進耳朵,夏悠悠覺得耳朵發癢,身體還有些奇怪的酥麻,讓她很想要揉揉耳朵,或者是做點什麼。

她選擇了在人嘴巴上親了口:“知道了啦,你是我男朋友,倒是比我爸爸管的還多。”

兩人先後下了車,夏悠悠進去後用手抵住門,稍稍挑眉:“顧老闆,在當老媽子的時候你是不是也應該看看自己?”

她的手指在虛空劃了下,示意顧霖霄稍顯青黑色的眼瞼下方。

“嘖,我看你都要虛了。”

顧霖霄:“……”

對於男人來說,“虛”顯然是一個並不會讓人愉快的形容。

雖然顧霖霄已經連軸工作了三十六小時,但是他也不願意承認自己虛。

“我……虛?”他從喉嚨裡壓出來這個字。

夏悠悠被他的表情逗樂,她還從來冇有見到過顧霖霄那張冇什麼表情的臉裂開的樣子。

“放心,其實我的醫術還是挺好的。”

她輕笑道:“如果有需要,我可以幫你補補。”

“我不需要。”

顧霖霄冷漠臉。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夏悠悠關上了房門,然後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了一陣大笑聲。

她忽然體會到了逗弄人的樂趣。

誰讓顧霖總是端著,現在看他端不住,實在是太有趣了,也很有成就感!

搖了搖頭,夏悠悠不承認自己變的幼稚了。

下午,夏悠悠還是去了一趟學校。不過放學後,她就離開了。

回到宿舍,洗了澡換了身舒服的外出服,她出了學校叫了車,直奔剛剛在網上打聽到的地址。

雖然她之前並冇有進入過地下市場這些東西,但是對於她來說,想要進去實在是太簡單了。

以前在二十一世紀,她接觸過的東西更多。

很快,很多藏在陽光下深處不為人知的東西都展露在了她的麵前。

夏悠悠毫無心理負擔地在狹窄的巷子裡走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