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在也冇讓眾人等太久,很快門口就傳來了聲音。

“是這邊嗎?”

有個低沉的男聲詢問。

一聽到這個聲音,李璿的眼睛就亮了!

夏悠悠倒是挑了挑眉頭,也有些驚訝的模樣。

“是禿鷹哥哥!”

李璿這麼說著,人已經迎出了門外。

這個頂級計算機工程師,自然也是她千方百計又在狐朋狗友們的幫忙下勾搭上的。

在狐朋狗友的幫忙下,她安排了一個人去跟蹤禿鷹,兩邊按照計劃會遇到車禍,所以她早早等在那裡守著,在對方遇到危險之前先一步跑了出去,救下了禿鷹。

也因為這件事,她和禿鷹有了聯絡。

看到李璿出去,馬平家和幾個屬下的計算機大神互相對視了一眼,也一個個起身走到了門口。

這可是禿鷹啊!

他們是絕對怠慢不得的。

在眾人的期待中,一個高大俊朗的男人出現在了眾人的視野裡。

李璿和陸馬美家都是雙眼亮晶晶的,馬平家倒是還好,其餘計算機大神們卻是驚呆了!

他們忍不住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臉,又摸摸自己日漸稀疏的頭髮,最後再摸摸存在感越來越強的啤酒肚,深深地抑鬱了。

有一個馬平家這種逆天的存在就算了,為什麼就是禿鷹也能是個有模有樣的帥哥?

而且他的頭髮竟然還很濃密!

那為什麼還要叫禿鷹!

對於那麼多雙眼睛都盯著自己,禿鷹顯得很淡定,似乎是習慣了。

“李小姐。”他對李璿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

李璿臉一下子就紅了,含羞帶怯地垂下頭,兩隻手攪著放在身前,嬌滴滴地叫了一聲:“禿鷹哥哥。”

“就是這裡了?”禿鷹出聲確認。

馬美家趕緊點頭:“就是這,你快點幫幫我們吧,我們被一個賤人給害了!”

說著,她就要拉著禿鷹進去。

禿鷹避開了她的接觸,抬腳往裡走。

在他經過的時候,眾人看到了他手裡的提著的黑色手提包,原本還是他的身份懷疑的馬平家等人就徹底地相信了。

這個人就是禿鷹。

禿鷹在新興的計算機界名聲如日中天,但是冇有人知道他的具體容貌,可是隻要關注他的人都會認得他的老婆——

他去到哪裡都不離手的黑色手提包。

這是他自己製作的黑色手提包,市麵上完全冇有一模一樣的,裡麵不僅僅裝著無數讓人眼紅的高科技配置,就是手提包的外觀也是他自己設計出來的。

全世界僅此一個。

而且有人試圖仿冒,發現根本做不了,因此這個黑色手提包已經成為了禿鷹的標誌。

確定了人的身份之後,馬平家也冇有端著老闆的架子,親自在前麵給他帶路:“我們這邊已經嘗試了重裝係統,下防火牆,但是都冇有用,現在市麵上的所有防火牆,包括我們新研發的,在對方的攻擊中都跟不存在似的。”

“哦?”聽到這裡,禿鷹似乎是有了興趣。

馬平家一臉真摯:“這是我們從未遇到過的情況,還請禿鷹先生出手相助。”

“好說,我也是為了還人情,自然會儘全力。”禿鷹點了點頭,給了準話。

聽到這話,馬平家鬆了一口氣。

他身後的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是一個個充滿了期待。

馬美家洋洋得意地衝夏悠悠嗤笑:“你就等著看吧,我就看你之後還能用什麼威脅我們,到時候你就是跪在姑奶奶我麵前,給我舔鞋子,我也不會放過你!”

夏悠悠似笑非笑地掃了她一眼,壓根兒懶得理會她。

她一抬眼,就和走進來的禿鷹對視了個正著。

然後所有人就那麼看著,原本一臉冷靜步伐淡定的禿鷹,忽然麵前一個趔趄,險些摔倒在了地上!

隻見他勉強站穩之後,目瞪口呆地看著夏悠悠,眼睛瞪得眼珠子都要脫框而出。

“你……”

“夏夏夏……夏神?”

禿鷹險險站穩了身子,欣喜不已地跑到夏悠悠的麵前:“你怎麼會在這裡!”

此時的他哪裡還有剛剛的高冷模樣,簡直化身成為了一個小迷弟,臉上的表情和他高大的身材完全不搭調。

夏悠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禿鷹?”

“是我是我!”

“可是你不是叫童樂安嗎?哪來的禿鷹?”夏悠悠問。

童樂安抓了抓自己的腦袋,有些不好意思:“當初取名字的時候,我隨便在鍵盤上按的,正好按到了就這個了。”

其實是他一邊摸著自己濃密的黑髮,一邊保持著詭異的優越感選的名字。

不過這種事情就冇必要讓彆人知道了。

夏悠悠:“哦。”

她冇有多餘的想法,周邊的其他人卻都呆住了。

這也太隨意了吧!

纔怪!

他們纔不相信!

看著童樂安濃密的黑髮,尤其是馬平家和一乾計算機大神們,他們突然覺得好幻滅。

要知道,當初不知道多少人覺得“禿鷹”這個字元有特殊的意義,甚至於還有不少工程師看著日益稀少的頭髮自我安慰,結果真相竟然是這樣的。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

馬平家忽然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他假咳了兩聲,才小心翼翼地開口:“禿鷹先生,你和夏……夏老闆認識?”

“認識啊!”童樂安大大方方就點了頭。

馬平家突然不敢問下去了。

倒是他身後的一個工人忍耐不住,追著問:“那禿鷹大神你為什麼叫她夏神呢?”

在他們圈子裡,隻有技術比自己厲害的,自己心甘情願拜服的人,纔會在名字的後麵加一個“神”。

“哈哈哈,開玩笑的吧?再怎麼樣,這個女人也不可能技術能比禿鷹神還厲害吧?真要這樣,我現場表演吃鍵盤!”

其他人也哈哈大笑,跟著出聲起鬨。

要他們都覺得童樂安這麼叫夏悠悠,要麼是開玩笑,要麼哄人開心。

但是童樂安卻突然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們,默默地把桌上一個鍵盤放到了剛剛說話的那個男人嘴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