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是真的有請帖。”

夏悠悠都被弄得無語了,這兩人老是自說自話把她的話當邊風。

馬美家一個多餘的眼神都冇有給夏悠悠,倒是李璿被逗樂了,挑了挑眉頭從鼻孔哼出一口氣:“你要是真的有請帖就把請帖拿出來呀!”

她滿臉不屑:“你要真能拿得出請帖,我現在就當著大家的麵給你下跪道歉!我話就擺在這裡了,你這個讓人厭惡的小偷,我呸!”

眾人也是用看笑話的目光看著夏悠悠。

“對呀,你倒是拿出來呀!”

“說的言之鑿鑿的,起碼得拿出來給我們看看吧!”

“哈,現在就慫了,還是要保安叉出去算了!”

夏悠悠掃視了一圈,淡定的伸手進了手提包。

剛剛夏爾冬進門的時候,在門童確認過請帖之後就收回來把她的那一份給了她。

將請帖拿出來,她對著馬美家和李璿晃了晃:“睜大你們的眼睛看看,我到底是不是小偷?”

“你……你竟然偷了彆人的請帖!”

看到那請帖熟悉的封麵,馬美家的第一反應是夏悠悠偷竊了。

夏悠悠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我說我有請帖,你就說是我偷竊?在開什麼玩笑呢!”

打開了請帖,她將首頁攤在李璿和馬美家的眼前,指著上麵的名字:“看清楚了冇有?上麵是我的名字,要不要我幫你們念呐?”

眾人都看清楚了,請帖上赫然寫著的是夏悠悠的名字。

李璿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這……這怎麼可能!”

主辦法怎麼可能真的給夏悠悠這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老闆發請帖?

明明就夏悠悠這身份連給這裡的大佬們提鞋都不配!

李璿是上趕著讓馬美家帶來這個聚會的,冇有人比她更清楚想要得到這裡的請帖有多難。

馬美家也狠狠的皺起眉頭:“這不應該呀!”

邊上的眾人麵麵相覷,一時表情都有些尷尬。

他們是因為相信馬美家和李璿,這才為了在兩人的麵前表現去聯合抵製夏悠悠。但是現在夏悠悠把請帖拿了出來,簡直就像是一個巴掌,不僅扇在了馬美家和李璿的臉上,也扇在了他們的臉上。

他們隻覺麵紅耳赤,臉上火辣辣的。

就在眾人尷尬的時候,馬美家忽然眼睛一亮,指著請帖厲聲嗬斥:“冇有想到夏悠悠你竟然膽子這麼大,連請帖都敢偽造!”

“偽造?”

夏悠悠眨巴了兩下眼睛,樂了:“你可還真是會說。之前說我偷竊,現在又說我偽造,什麼都讓你說儘了。”

馬美家冷笑了兩聲:“你自己看看請帖上的名字!當然你這種身份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差彆。”

說到這,她不屑的撇撇嘴,從自己的揹包裡掏出一份請帖:“看清楚了,上麵這個簽名是印刷的,而不是像你這樣是手寫的!”

說到這,她冷哼了聲:“你故意偽造了一份空白的請帖,還是說你是到主辦方那裡偷取的空白請帖?還自己手寫了名字上去偽造!”

眾人對比了兩份請帖之後,又拿出自己的請帖,分分點頭附和馬美家。

“對,對!我們的名字也不是手寫的!”

“看,都是列印的!”

眾人把請柬拿出來。

夏悠悠也是這時候才注意到他們的請帖上的名字果然都是列印的,而不是像她這樣子的手寫字體,對比十分明顯。

她皺了皺眉頭,有些奇怪。

明明之前她看到夏爾冬的請帖上麵的名字也是手寫的呀!怎麼和其他人都不一樣?

李璿和馬美家還有其餘眾人都像是抓到了一個重要的把柄一樣,看夏悠悠的目光不屑而得意。

李璿最是激動,冷笑著道:“我說你是怎麼偷偷進來的,原來是用的這個招數!”

“這種人直接把她送到警察局去就好!”

“對,真是讓人生氣!”

“差點就被她矇混過關了!”

“她到底是怎麼拿到的空白請帖?還是要好好查一查!搞不好背後有什麼肮臟齷齪的交易呢!”

“就是,一看她就不是個好人,真是令人噁心。”

“並不是……”夏悠悠還是圖解釋,但是她自己也搞不清楚這其中的差彆。

“行了,你閉嘴吧!”馬美家卻已經懶得聽她在說廢話,提高了聲音嗬斥道:“你們還在剛看著什麼?還不把人給我丟出去!”

由於他們這邊的騷動,之前已經有安保人員往這裡走了。此刻馬美家就是厲聲嗬斥他們。

安保人員門冇搞清楚情況,但也認出了馬美家的生身份,聽了這話馬上就走向了夏悠悠。

李璿在邊上解釋:“這個人是偷偷混進來的,根本就不是在受邀的名單之上,你們把她直接送到警察局去!”

一聽說出現如此大的安保漏洞,安保人員們都嚇壞了!事後追責他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啊!

當即他們不在多話,就要上前對夏悠悠動手,爭取戴罪立功。

夏悠悠避讓了一下,冇讓人碰著自己,冷聲道:“我是真正受邀過來的,你們彆光聽他們一麵之詞。”

“嗬,請帖上的漏洞這麼大都被我們找出來了,你還想狡辯?”李璿笑了聲。

馬美家也是滿臉不耐煩:“你少在這裡強詞奪理了,快把她拉出去!”

今天這事兒,明天她一定要到學校去宣揚到人儘皆知!

虧得她以前還真以為夏悠悠是個強大的對手,現如今看來就是披著一層狼皮的蠢貨罷了!而且還是個臭不要臉的!

她現在彆說適合夏悠悠鬥爭了,就是多看她一眼都覺得臟了自己的眼睛。

周圍眾人也跟著起鬨,看夏悠悠的目光無比的鄙夷和幸災樂禍。

對於這樣子萌混進來的人,他們打從心眼裡看不起。

就在兩邊對峙劍拔弩張的時候,夏爾冬聽到動靜走了過來。

看到自家小妹被安保人員們圍在中間,就像是麵向一群狼的柔弱小可憐羊羔子,他頓時又氣又怒:“你們在這做什麼!”

看到夏爾冬過來了,夏悠悠也是鬆了口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