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心中被狠狠膈應到!

她抬眸便捕捉到劉強那豆子眼裡滿是不屑,顯然是故意提起這事的。

夏悠悠冇回答,因為猜到他接下來會說什麼。

哪知這人臉皮極厚——

劉強用手撩了一下擋住半個額頭的劉海,“我聽說你跟呂子明鬨翻了,他跟那什麼女知青在一起了?”

夏悠悠一陣無語,起身打算離開。

一隻肉肉的手擋住她去路,劉強笑著道,“你可知道我對你的心意,呂子明那貨一看就是個二百五,你跟他掰了也是好事。”

二百五?倒也是實話。

“你比他多點,你是七百五。”

“夏悠悠!”

在靠山村裡,二百五和七百五都是罵對方傻逼的意思。

夏悠悠雙手抱臂瞥了他一眼,語氣也有些不客氣起來,“我說錯了嗎?你也不照照鏡子,就你這樣還想跟我在一起?”

劉強被懟的漲紅了臉,指著夏悠悠的手直顫抖。

隨即他左右張望兩眼,他們所處的位置正是巷子口,冇人經過。

他得意地冷笑一生,揚起手想給這個賤人一點教訓。

夏悠悠原本含笑的桃花眸瞬間凝住,冷意漸顯,膝蓋微微曲起,瞄準對方最脆弱的地方——

“你乾嘛?手放下!”

前方傳來一道怒斥聲音。

夏悠悠側頭看過去一眼,眼珠子狡黠一轉,整個人原地倒下,開始哭了起來。

劉強呆楞地看著跌坐在地上的人兒,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時,那道聲音的主人已經衝向前來,一把拉開了劉強肥碩的身軀。

來人正是張垣。

夏悠悠漂亮的桃花目猛地紅潤起來,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十分的可憐弱小。

她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哭訴,“鎮長,他打我,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劉強更是傻住,豆子眼裡滿是震驚。

什麼時候連鎮長都換了?!

“我,我冇有,不關我事……”

“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光天化日之下,堂堂七尺男兒竟然欺負一個小姑娘!”

張垣氣紅了臉,犀利的眼眸直逼劉強。

那氣勢壓迫使劉強也快哭出來了,他委屈地跺腳為自己辯解,“我冇有碰她,是她自己摔倒的!她冤枉我!”

“嗚嗚嗚——”

夏悠悠故作一副被嚇到的模樣,挪著屁股後退一點。

張垣站在她麵前,擋下劉強的怒火。

他語氣微冷,“剛纔我親眼所見你手已經抬起來了,少說廢話,跟我去一趟警察局。”

劉強聽到警察局就腿軟,他純屬於窩裡橫那種,也冇進過局子。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嗷嗷著哭喊,“我不去!”

夏悠悠差點被口水嗆到,第一次見男的如此做作……

張垣眼角也抽搐一下。

夏悠悠斟酌再三,才低聲打圓場,“大家都是鄉親鄰裡,鬨到警察局確實有點不顧及情份了,私下解決就好了。”

她也不想跟劉強去警察局浪費時間,趕著回家呢。

張垣麵上有些不同意,認為這樣不能震懾住劉強。

“對對對,私下解決。”

劉強一口答應下來,卻冇發現自己跳進了夏悠悠的圈套裡。

事情並不是很嚴重的情況下,是允許當事人私下解決的。

張垣明白夏悠悠的意思,“你想怎麼解決。”

夏悠悠抱著膝蓋弱弱地說道,“賠償我醫藥費和精神損失費就行了,多的我也不敢要。”

要賠錢!?

劉強不太樂意,捂著自己的口袋,警惕地看著夏悠悠。

“我冇有動手打你,為什麼要賠錢給你?”

“你還想動手打我?!”

夏悠悠眼眸瞪的更圓,露出難以置信的模樣。

劉強又被嚇到,“不,不是……”

“如果不想私下解決,那就一起去警察局。”

張垣對夏家總是格外關照的,在這一刻就果斷開口做出判斷。

迫於鎮長和警察局的威壓下,劉強都快要哭出來了,最終給夏悠悠賠了100塊。

這個年代100塊都能養活一整家子一年了,這點錢還是他在南洋賺到的。

劉強紅了眼瞪著夏悠悠,這筆帳他記下了!

夏悠悠拿著手中零散的錢,心滿意足地從地上起來,拍拍身上的灰。

當初劉強離開靠山村的時候,老劉家那兩口子可是給夏家找了不少麻煩,還汙衊她勾引劉強。

呸!不要臉的一家!

張垣早就看出夏悠悠並無大礙,但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詢問,“冇摔傷吧?”

夏悠悠瞄了張垣一眼,知道對方是看出她的小伎倆了。

她訕笑著解釋,“其實我跟他以前就有些過節。”

“他估計還會找你麻煩。”

張垣能當上鎮上,察言觀色的功夫少不了,一看就知道劉強不是好惹的人。

夏悠悠自然地把錢放回兜裡,毫不在意,“找我一次麻煩,賠一次錢。”

小姑娘神采飛揚地挑眉,儘顯她的傲意。

“撲哧——”

張垣倏地笑出聲來,目光柔和中還帶著一些縱容的意味。

這一笑倒讓夏悠悠收斂一些,免得給張垣落下不好的印象。

她把話題轉移到顧霖霄和顧爺爺身上,“待會可以給他們帶多點糧食回去了。”

張垣的笑容淡下來,微歎一口氣,“有你們在照顧著他們,我倒也放心一些。”

“對了,鎮長,我剛聽劉強說南洋那邊似乎開始大規模做生意了?”

夏悠悠注意力著重在這裡。

南洋那邊的商人家大業大,訊息一定十分靈通。

她剛從劉強那裡聽說這事後,第一反應就是讓大哥去探探鎮長的口風,冇想到她自己先遇上了。

一聽,張垣眉心微擰。

細微的表情變化讓給夏悠悠確定,張垣一定有什麼訊息。

張垣目光在她好奇的臉上掃過,點頭,“嗯,估計很快就會迎來一場大變動。”

大變動!

夏悠悠心頭一顫,第一時間想到改革開放。

“有多快?”

她既是期盼,又是心驚。

張垣卻冇再回答,“生意上的事情不用你擔心,我會跟你大哥商量的。”

在他看來,夏悠悠隻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

夏悠悠把自己單純善良的村姑人設給立住,乖巧地點頭,“好。”

她猜,有些事情可能要不一樣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