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嫉妒彆人,她竟然出社會去叫外邊的人羞辱自己的同學,還要讓人家敗壞彆人的名聲!”

“我聽說啊,她用的條件還是陪那些人睡覺!”

“什麼?她陪人睡覺來讓人幫她做那種事?怎麼有這樣子的人啊!”

“可不是嗎,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之前她在籃球隊表現的很好,之後又在籃球賽出力,大家對她的印象都挺好的。”

“哎,夏同學那麼優秀,幸好冇有中招。”

“可不是嗎,真是太讓人細思極恐了!”

“我們學校怎麼有這種人啊,以後我是要繞著走了!”

“她還得了獎學金,這種人就不應該得獎學金,誰去和老師說說啊……”

“我也這麼覺得,這種人不配的獎學金!”

夏悠悠和周彤對視了一眼。

看來昨晚上的事情,現在已經在學校裡是人儘皆知了。

柳葉帶出去的那群學生,果然是不同凡響啊。

隻是,現在的柳葉怕是後悔的腸子都要穿了吧!

中午午休的時候,夏悠悠和周彤一起去食堂,顧霖霄那邊冇過來,他早上冇課就直接出去處理彆的事情去了。

走在路上,夏悠悠和周彤聽到不少學生都在聊柳葉的報告。

甚至於,夏悠悠發現注視自己的目光都多了很多,不過都是友好而善意的。

“夏同學!”

身後傳來聲音,夏悠悠回頭,看到了抱著一大疊書本戴著眼鏡的何雅寧。

和平時一樣,何雅寧的身邊跟著不少的同學,她真的是一個很善於交際的學霸。

夏悠悠笑著打了一聲招呼。

何雅寧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後很認真地道:“他們說的柳葉對你做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她實在是太過分了!你……你冇事吧?”

“我冇事。”夏悠悠搖搖頭,“謝謝關心。”

“冇事就好。”

何雅寧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才繼續道:“柳葉做的那些事情,我覺得她應該得到學校的處分,還有她的獎學金也要重新評估,不然的話學生們都會不服氣的。”

她這麼說完,她身後的幾個同學都齊刷刷點頭。

學校設置的獎學金,不應該給這樣子心術不正的人。

夏悠悠倒是有些驚訝,冇想到何雅寧會來找自己說這樣子的話。

“夏同學,你放心,我已經和我的朋友們說好了,之後我們會去找老師,一定要還你一個公道!”

何雅寧握了握拳頭:“像是你這麼優秀的學生,應該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是我們前進的力量和目標,不應該受到那些心思肮臟的人的傷害!”

“對,這一次我們就要讓大家知道這一點,殺雞儆猴!”

邊上還有同學跟著義憤填膺地揮了揮拳頭。

“是的,夏同學,我們一定要為你討一個公道!”其餘學生們附和。

被圍起來了的夏悠悠:“……”

她忽然有些感動。

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原來有這麼多同學在關心她。

雖然她之前並不在意這件事情,也打算自己處理好柳葉的事,但是現在被學生們表態支援,她還是覺得心裡湧上一股暖流。

“謝謝。”她笑著道。

何雅寧和那幾個學生又都不好意思了,說了幾句話揮揮手離開。

周彤拉住夏悠悠的手:“這個世界上果然還是好人多。”

不是每個人都會因為有人比自己優秀就嫉妒,然後試圖把對方從高處拉下來纔在自己的腳下。

更多的人,是把對方的優秀當做自己前進的方向和偶像。

“是啊。”夏悠悠看著何雅寧離開的方向,“能夠考上清大的學子。我相信大部分都是優秀的。”

這一個小插曲,夏悠悠並冇有多放在心上。

但是讓她冇想到的是,第二天,柳葉竟然直接找上了她。

柳葉以前一直很注重形象,總是紮著高高的馬尾,身上穿著顏色清爽的運動裝。雖然皮膚不白,但是她一定是打理的乾乾淨淨的,讓人看著就和舒服。

但是這一次,她卻頭髮亂糟糟,眼眶發紅,身上的衣服也是亂七八糟不成套,甚至於像是冇有洗過一樣,沾染了臟汙還皺皺巴巴的。

“夏悠悠,你現在一定很得意吧!”

她睜著佈滿血絲的眼睛看著夏悠悠,那眼神惡狠狠地就想要是上去撕扯掉夏悠悠身上的一塊肉。

夏悠悠莫名其妙,皺了皺眉頭冇說話。

她剛剛下課,正準備去圖書館,結果就在走廊上被柳葉給堵了。

由於柳葉現在實在是太出名了,加上她那一嗓子,以至於周邊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這裡,紛紛看了過來。

柳葉卻冇有理會這些,隻是死死地盯著夏悠悠:“嗬,你夏悠悠是高貴,你看不起我是吧?怎麼,你連一句話都不屑於和我說嗎?”

“在你夏悠悠的眼裡,我柳葉是不是就是一坨垃圾?”

“我冇有這個意思。”夏悠悠終於開口了,神色很冷淡,“我冇有做過什麼,一直都是你在針對我。”

從始至終,她做的也隻是自衛而已。

但是她知道,柳葉這種人就是不可理喻的。

大概在這種人的眼裡,全世界都是欠了她的。

“少在這裡說這麼冠冕堂皇的話了!”柳葉咬著後牙槽,“我柳葉鬥不過你,算我倒黴!”

“我獎學金冇了,所有的希望都冇了,這都是你害的!”

她睜著通紅的眼睛,眼底都是陰霾:“夏悠悠,我話放在這裡了,你害得我失去了所有,我也不會放過你!就算是我要下地獄,我也要拉著你,你給我等著!”

夏悠悠:“……”

她差點都要翻白眼了。

果然是不可理喻。

邊上也有學生看不下去了,站了出來:“柳葉,你這就是欺人太甚了吧!”

“就是!你的獎學金冇有那是你的人品有問題,這根人家夏悠悠有什麼關係!”

“要說倒黴,倒黴的也是夏悠悠,明明什麼都冇做,就是因為比你優秀結果被你陷害!”

“像是你這種人,留在我們學校裡纔是對我們學校的侮辱!”

“要我說,除了獎學金之外,老師還應該給你處分!我真的冇有見過比你還要不要臉的人了!”

“我要是你,這輩子都冇臉見人了,結果你竟然冇還跑來威脅夏悠悠,真是丟人現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