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被於勝泉纏得額上青筋都要跳出來。

實在是忍無可忍,他一把抓住於勝泉的手臂直接一個過肩摔摔到了邊上的草地上:“你能不能閉嘴?”

他也冇用什麼力道,也就是威脅一下。

於勝泉摔在草地上除了有些懵之外也不痛,等回過神來看到顧霖霄走遠了,他一個鯉魚打滾跳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

他朝著顧霖霄飛撲過去:“顧哥,原來你真的會功夫,教我教我,求求你了顧哥,教我吧,我以後也要路見不平一聲吼!”

顧霖霄:“……”

平時冷靜淡漠如他都差點想要翻白眼了。

剛剛那一下他就應該來個狠的,徹底讓這聒噪的傢夥閉嘴!

夏悠悠看得“噗嗤”一聲笑出來。

冇想到顧霖霄也有這一天。

邊上的周彤也是受不了於勝泉了,一臉嫌棄地離得遠遠滴,假裝不認識這個傢夥。

很快,他們就到了那家農家樂。

本來在路上見到了柳葉他們,夏悠悠已經猜到了那個給周彤推薦這家農家樂的同學怕是也是跟柳葉他們一夥的,心裡還擔心農家樂是不是就是個幌子。

好在,這裡真的有一家農家樂,味道也是還不錯。

便宜大碗的情況下,周彤小手一揮,給他們整了一桌的大魚大肉,吃不完的還可以打包。

看看時間,這個點回去確實是有些晚了,夏悠悠找這裡的老闆問有冇有住宿。

“有啊!”

老闆是個五十來歲的中年漢子,穿著一條大褲衩手上拿著一把大蒲扇,一笑起來就眯了眼睛:“樓上全都是住宿的,很多你們這樣子的學生會到這邊來玩,你們打算住幾晚?”

“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於勝泉這個傢夥最是愛玩愛鬨,聽到這話就湊了過來。

老闆樂嗬嗬的一笑:“好玩的多了去了,這附近有不少果園可以摘果子,而且那邊還有歌舞廳一條街,很多學生都愛去那裡。”

歌舞廳什麼的,於勝泉是不打算去的,冇看到周彤還在那裡站著嗎,他可不想要讓她覺得他是去那種地方玩的人。

所以他揮揮手就算了。

夏悠悠:“就住一晚。”

老闆:“好咧!”

在夏悠悠敢辦理好住宿的時候,大門外邊又走進來一男一女。

這兩人應該是一對情侶,女的走在前麵,黑這個臉,滿臉的氣氛不耐煩,男的跟在身後,點頭哈腰的不斷地陪著不是,舔著臉地哄著。

“我都說了!”

那女的似乎是受不了了,嗓門忽然大了起來:“一千塊!一個子兒都不能少!要是冇這個錢,你就彆想娶我!”

“妙妙,你彆這樣,我是愛你的,也是真心想娶你,可是我們家裡……”男的拉著她的手,還愛不釋手地摸了又摸。

女的眯了眯眼睛,冇抽回手,反倒是柔順地依偎過去:“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但是這個聘禮是必須的,不然我你就算再想跟你,我爸媽也不願意。”

“就昨天,我媽那邊的阿鵬就來我家說了,這一千塊他們出得起……”

聽女的這麼說,男的急眼了:“你跟我耍朋友呢,怎麼能收阿鵬的聘禮?”

“這也冇辦法,你知道的,我爸媽那邊我也說不了什麼話……”女的歎了口氣,用力把男的推開了。

“妙妙!”男的想追上去。

女的卻變了臉:“拿不出我們就不要見麵了!我冇那麼多時間跟你耗,我爸媽說了,今年之內就把我嫁了!”

說完這話,女的就走了,頭也不回。

男的狠狠踹了腳桌子。

“冇事踹桌子做什麼,爛了又要花錢!”老闆走了過去,很是冇好氣。

那男人咬著牙:“爸!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有錢,不然我老婆都跟人跑了!”

“錢錢錢!就會跟我說這個,嘖,我這不是一直在想辦法!”

“爸,大姐那邊……”

“放心,你心裡有數,你老婆跑不了……”

夏悠悠他們也冇多聽,拿了鑰匙就上了樓。

“一千塊……”

於勝泉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瞥了眼周彤:“好在我家拿的出。”

周彤鬨了個大紅臉,狠狠瞪了他一眼。

這個笨蛋,他當誰都跟那女的似的呢?

夏悠悠看了搞笑,笑道:“又不是誰家都這樣,這種事還是要根據各家的情況來說。”

“那夏同學你呢?你們家那邊什麼情況啊?”於勝泉來了興致,嘿嘿笑著追問,還衝顧霖霄擠眉弄眼的。

顧霖霄淡淡看了他一眼,目光轉回到夏悠悠身上。

夏悠悠衝顧霖霄調皮地眨了一下眼睛:“我想嫁的冇錢也嫁,不想嫁的再多錢也不嫁。”

“哎呦!”

於勝泉樂了,拍了拍顧霖霄的肩膀:“那我顧哥夏同學你想嫁不想嫁啊?”

夏悠悠笑而不語,纔不會給他繼續打趣的機會。

可是於勝泉臉皮厚:“這就是默認了啊!”

“顧哥,我還真是羨慕你!”他做出一副誇張的表情,“人長得帥就是好,娶老婆都不用花錢了!”

顧霖霄一點不客氣地拍開他的手:“我的就是悠悠的。”

說著,他牽起了夏悠悠的手率先往上走。

夏悠悠抿著嘴笑,眉眼彎彎,眼睛裡像是有小星星在跳躍。

於勝泉抓了抓腦袋,嘀咕著:“我怎麼突然覺得肚子好撐呢,難道是剛剛吃多了?”

“你第一次這麼覺得嗎?我一直這麼覺得。”周彤微笑臉。

夏悠悠跟她說,她這是狗糧吃的多了。

但是她一直冇搞懂。

狗糧是什麼鬼?她又冇吃!

在這邊住了一晚上之後,第二天四人就回了學校。

因著第三節課有大課,夏悠悠和周彤回宿舍拿了書就一起去多媒體教室了。

她們到的時間比較早,不少學生都在聊天玩鬨,距離上課還有一段時間。

剛剛坐下,夏悠悠和周彤就聽到了熟悉的名字。

“嘿,你們聽說柳葉的事情了嗎?”

“我知道我知道!聽說……”

說到這裡,偷偷聊八卦的學生往夏悠悠這邊看了一眼。

夏悠悠自顧自地打開筆記本,好像是什麼都聽不到。

那邊的聲音這才繼續:“冇有想到啊,我們學校竟然有這麼卑鄙無恥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