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籃球賽最後一分鐘,顧霖霄帶球把對麵五個人全帶到了中線之外。

一個假動作,他繞過了對手的攻擊,手中的球虛幻一圈竟是直接拋了出去。

籃球拋出一個完美的拋物線,穩穩落在獨自一人站在籃筐下的於勝泉手裡。

於勝泉接了球,身子猛地拔地而起。

“轟——”

一個帥氣而秒殺全場的灌籃!

“啊——”

“帥呆了——”

同學們紛紛驚呼鼓掌!

於勝泉得意極了,高興地繞場一週跑了一圈,然後到了周彤的麵前,還誇張地一甩頭髮,雙手叉腰仰天長笑:“我帥不帥?”

“……”周彤被他弄得一臉懵逼,漲紅了臉說不出話。

偏偏於勝泉還不放過人,就追著問:“說啊,我帥不帥,帥不帥……”

邊上的人聽著了,一起起鬨:“帥,帥呆了!哈哈哈——”

於勝泉嘚瑟了:“看吧,夏同學,我真的帥呆了是不是!你是不是都看呆了?”

“才……纔沒有!”周彤恨不得找一條縫鑽進去。

啊啊啊啊,這人的臉皮怎麼就這麼厚啊!

夏悠悠在一邊看得樂不可支:“你就誇他一句唄,不然他都賴著不走了。”

周彤也受不了了,被那麼多人一直盯著,趕緊吼了句:“帥,帥,非常帥了啦!”

於勝泉這才滿意了。

那邊顧霖霄已經和對手一一擊掌,走了過來:“一起去吃飯?”

“好啊好啊!”

於勝泉很是積極:“我知道外邊有個不錯的館子,現在人應該不多,最重要的是,味道好還便宜大碗!”

聽他這麼說,周彤也同意了。

四人一起往外走,漸漸就分成了兩兩一對。

“你什麼時候要參加的籃球比賽?”夏悠悠給顧霖霄用手絹擦了臉上的汗珠子,又給他遞了自己手裡的水。

顧霖霄噸噸噸一頓灌下去,爽快了才抹了把下巴:“我冇報名,是隊裡有個因為家裡有事不能來,於勝泉讓我幫補上一下。”

然後這一補,就冇人願意給他走了。

他有種上了賊船的感覺。

萬萬想不到,平日裡看起來最是大大咧咧冇心機的傢夥,竟然還敢套路了他!

看到顧霖霄有些不爽的樣子,夏悠悠悶笑:“那也挺好的,有你在清大也不會輸了。”

顧霖霄還是不怎麼開心:“每天都要訓練,煩。”

本來他就時間不多,能夠和夏悠悠約約會也就放學那一小會兒,這下子被占用了一半。

“我可以每天都去看你訓練。”夏悠悠笑道,哄小孩似的捏了捏他的手指頭。

顧霖霄的眉頭鬆開:“好。”

他們低聲說著悄悄話,眼裡隻有彼此,並冇有注意到一道目光一直追隨著他們。

林蔭樹下,一個身穿紅色連衣裙,塗著紅色唇釉的高挑女生正抿著紅唇,手裡拿著一瓶礦泉水和一張手絹,目光一直定定地落在顧霖霄的背影上。

當注意到顧霖霄伸出手牽住夏悠悠的時候,她的嘴唇抿成了一條直線,把手裡特意拿來現在已經冇有了用處的礦泉水和手絹都丟進了垃圾桶。

“劉學姐。”

身後忽然響起一道略帶笑意的聲音,劉雪潔回頭,看到了一個笑意盈盈的女生。

劉雪潔皺了皺眉頭,點頭就要走。

身為學生會會長,她認識學校裡的人不少,其中就有孟婭。

不僅僅是因為孟婭是他們主任孟愛國的女兒,更是因為孟婭越來越狼藉的名聲。

現在學校裡的學生都不愛跟孟婭打交道。

劉雪潔也看不上眼這樣的人。

察覺到劉雪潔的不待見,孟婭臉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冷冷道:“你剛剛在看的是顧霖霄吧?”

“他可是夏悠悠的男朋友呢,就憑你再獻殷勤也冇有用吧,畢竟他眼裡除了夏悠悠就再也冇有其他人了。”

“你想說什麼?”劉雪潔停下了腳步,有些不善地看著孟婭。

她和顧霖霄是一個專業的,她大三顧霖霄大一,事實上,在很早之前她就注意到這個學弟了。

隨著關注的越多,她的目光就越離不開對方的背影。

她常常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優秀的男人呢?優秀得就像是隻有夢境裡麵纔會出現。

可是這樣的男人,在入學的時候身邊就已經有人了,她甚至於連一點機會也冇有。

因為夏悠悠和顧霖霄都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所以她一直掩飾的很好,重來冇有讓人看出來絲毫眼底的情愫。

隻有這一次。

她看到顧霖霄在場上打球的樣子,實在是控製不住自己的眼睛,甚至於還去買了水和手絹。

可是,夏悠悠來了。

大概是因為她的情緒泄露了太多,竟然被孟婭給發現了。

孟婭輕笑了一聲,拽了拽自己的裙襬:“其實也冇有什麼,就是有感而發而已,夏悠悠太優秀了,以至於所有人的眼裡都隻有她,除了她之外那些人就像是看不到其他人了一樣。”

“如果你是來說這些的,抱歉,恕不奉陪。”劉雪潔的反應很冷淡。

孟婭也不惱火,隻是嗤笑了一聲:“你何必在我的麵前裝呢,你剛剛看她的眼神就跟我一樣呢,你是不是也在想,如果這個世界上冇有這個女人就好了?如果可以讓她跌下神壇,成為大家的笑話,那就更好了?”

劉雪潔盯著她:“神經病。”

孟婭聳了聳肩膀:“我們都是一類人。”

“對了,有件事我想你可能會感興趣。”

看到劉雪潔冇走,而是依舊站在原地,孟婭笑了,眼裡有了勢在必得:“我之前聽我爸說,學校上邊的領導很看重夏悠悠的能力,所以商量著讓夏悠悠進學生會。”

“那又怎麼樣?”劉雪潔並冇有放在心上。

每年都會有學生進入學生會。

孟婭卻笑了,笑得有些惡劣和期待:“可是,他們想要讓這麼優秀的學生進學生會,你以為隻是普普通通的乾事嗎?”

劉雪潔心裡一個咯噔,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不可能……”

學生會會長不是說想換就能換的,必須經過層層選拔,有能力也有驚豔。

“從開學到現在……”

孟婭眼底的惡意更深了:“隻要是涉及到夏悠悠的事情,有哪一樣是我們覺得可能的?為了夏悠悠破例,你確定那些領導們不是樂見其成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