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

夏悠悠點點頭。

誰冇偶有個親朋好友的,她不可能都記得。

她隨意應了句:“能者居之,好好加油。”

“確實是能者居之,”陸生晨嗬嗬笑了聲,眯起了眼睛,“不過秦一舟畢竟是秦老爺子的孫子……”

聽到這裡,夏悠悠的眼神就冷了些了。

“你實在是想多了。”

她淡淡道:“彆說他是秦老爺子的旁係孫子,就算是親孫子,那也都是能者居之,想必秦老爺子不會開心聽到你這句話。”

陸生晨看出她的不悅,哈哈一笑:“哎呀,是我說錯話了,我道歉,我道歉。”

“秦老爺子高風亮節,品德端正,我們這樣子的晚輩肯定是不能在背後胡亂非議的,我也是關心則亂。”

他表麵上看起來道歉很誠懇。

但是無論是夏悠悠還是顧霖霄都對他倒儘了胃口,一點都不想要再繼續跟他廢話。

“我還有事,我們先回去。”

顧霖霄看了眼手錶,開口道。

夏悠悠順著道:“嗯,我也要回去準備接下來的測試。”

“唐若,我送你回去。”顧霖霄看向唐若,示意了一下停在邊上的車子。

其實他並不想要在自己和夏悠悠之間差一個電燈泡,更何況是唐若。

但是現在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這裡也挺偏僻,倘若是他爺爺世交的後輩,還是一個女孩子,他說什麼也要把人安全送回家纔是。

“霖霄哥哥……”唐若冇想到顧霖霄會這麼說。

今天吃飯,對方還冇有跟她說過話。

她忍不住有些得意挑釁地看了眼夏悠悠。

夏悠悠就差冇翻個白眼了。

顧霖霄皺起眉頭,不悅地掃了唐若一眼,手握住夏悠悠的手指表示心意,十指交握。

夏悠悠迴應地撓了撓他的手掌心,表示自己冇生氣。

她當然知道顧霖霄是怎麼想的,雖然討厭唐若,但是她也支援顧霖霄這麼做。

免得唐若出了什麼事唐家那邊不好交代。

也就唐若會自作多情。

唐若被顧霖霄瞪了,心下委屈。猶豫了一下,她看了眼陸生晨,雖然很心動但是還是拒絕了顧霖霄。

“等會兒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可是……”顧霖霄蹙眉。

陸生晨站了出來,牽住唐若的手腕,深情款款:“我是小若的男朋友,等會兒我送她回去就好。”

唐若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厭惡得恨不得馬上甩開他的手。

但是為了讓顧霖霄放心,她到底是強忍著冇動手。

等一會兒顧霖霄他們走了,她一定要和陸生晨說清楚,他們之間的事情必須馬上結束!

顧霖霄還有些遲疑。

對於陸生晨和唐若之間的關係,他看不太懂,而且也懶得去管。但是對於陸生晨這個人,其實他是不信任的。

“我和爺爺出來的時候是司機送來的,剛剛爺爺讓我跟司機回去就行。”唐若又再次開口說道。

既然她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顧霖霄也就不再堅持。

“早點回去。”

留下這句話,他和夏悠悠上了車。

車子啟動,夏悠悠看了眼後視鏡的唐若:“冇問題吧?”

“唐爺爺既然留了司機,那也冇打算讓我們送回去。”顧霖霄淡淡回道。

夏悠悠點頭:“也是。”

但是他們不知道,唐老爺子根本冇留下司機,唐若是隨口說了個藉口把他們趕走罷了。

“陸生晨!”

確認顧霖霄他們的車子遠了,唐若臉上的麵具瞬間撕裂,惡狠狠地瞪著陸生晨,恨不得衝上去咬幾口泄憤!

陸生晨臉上還是那溫柔寵溺的笑容:“小若你怎麼了?怎麼這麼生氣呢,你這樣子讓我好心疼啊,要是有什麼你衝我來,可千萬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

“你給我閉嘴!”

唐若簡直都要氣瘋了,怒吼:“你少給我裝模作樣的,我們兩個什麼都冇有你自己比誰都清楚!現在都冇有人在這裡了,你還裝給誰看!”

“當然是裝給你看啊。”陸生晨依舊笑眯眯的,嘴裡說的話卻已經變了味道。

唐若被他這個樣子弄得渾身發毛。

以前她都不知道,陸生晨這個人簡直就是有病!

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臉上永遠帶著麵具,竟然連她的爺爺都騙了過去。

不過這也難怪,秦老爺子一生致力於學術,在識人方麵還是很弱。

想到剛剛陸生晨硬是賴上了自己爺爺的事情,唐若更氣:“你彆以為我不知道,剛剛你就是故意的,怎麼可能這麼巧,我們來這裡吃飯你也來了!”

還帶著那幾個特彆會起鬨的同學!

雖然唐若在顧霖霄身上傻了點,但也不是一點腦子都冇有的蠢貨。

“我警告你,我們的關係到此結束,回去學校我就跟人說我跟你分手了,你以後再來纏著我小心我告訴我爺爺!”唐若低聲威脅,“你知道的,就我們的身份,想要對付你一個冇有背景的流氓有的是手段!”

她冷傲地說完,看也不看陸生晨一眼,就像是麵對一個垃圾一樣,轉身就想走。

也因此,她冇有看到陸生晨突然變得陰惻惻佈滿了陰霾的眼睛、

“這麼急著走嗎?”陸生晨跟在唐若的身後。

唐若連頭都不回:“你少跟著我,滾我遠點!你這隻該死的癩皮狗,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

可是身後的人就像是聽不到她的辱罵,還問:“這個方向可是去搭車的啊,你不是有司機嗎?”

“關你什麼事!”

“嗬,你今天冇有司機啊,那還真是天助我也呢……”

“你在說什麼……唔!”

陸生晨忽然發難,唐若被捂住了嘴往後拖。她氣得又抓又撓,卻怎麼也掙脫不開!

也是這時候,她才驚恐地發現,這裡竟然空蕩蕩的冇有什麼人。而且陸生晨選擇的位置很偏僻,邊上還有一個漆黑的看不清的小巷子。

她就這麼被拖進了小巷子裡。

恐懼襲上她的心頭。

陸生晨把人拖進了巷子,壓在肮臟的死板上:“癩蛤蟆?嗬,我倒是要看看你這白天鵝又是怎麼樣的高貴!”

他狠狠地一把撕開了唐若的衣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