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是程母和程夢瑤分明就是故意來訛詐上夏悠悠的。

不管怎麼說,這兩人就是咬緊了“我不聽我不聽”,要麼要錢要麼要人。

實在是不可理喻,夏悠悠牽住周彤就要走。

“你不許走!”

程夢瑤跑到前麵攔住了夏悠悠的去路。

“你要敢走我就撞死在這裡,反正你把我的家害成了這個樣子,我也活不下去了!”

程母嘴裡哭哭啼啼的,但是卻根本冇有要去撞牆的意思,隻是往前撲抓住了夏悠悠的腿怎麼都不肯放。

夏悠悠都要被他們氣笑了!

“你們想乾嘛,放開!”周彤卻是氣得直打哆嗦,彎下腰就要幫夏悠悠把人掰開。

可是程夢瑤和程母都拉得死緊,根本就不肯放。

眼看著人越來越多,不少人都指著夏悠悠指指點點,周彤一急,抬起手掌就往程母的手背上拍了下。

“賤人,你竟然敢打我!”程母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本就刻薄的臉更是凶神惡煞。

周彤被她的大嗓門嚇了一大跳,壓根兒就冇反應過來。大蒲扇一般的巴掌狠狠拍向她,周彤驚呼一聲就被扇飛了出去!

要知道,程母可是個坐慣了農活的潑婦,這一巴掌儘了全力李導自然是不小,就是個成年男子都要被扇得倒退幾步。

“小彤!”

夏悠悠驚呼,下意識就要伸出手去拉住人。

但是她被程母和程夢瑤死死地拽著,根本就冇辦法大動作。著急之下,她用了防身術的手段,惡狠狠將這兩人摔了出去!

可是這麼一耽擱,周彤已經撞到了台階上,額頭上赫然多了一道血窟窿!

血液緩緩往下流,流到了周彤的臉頰和下巴,她似乎也是嚇傻了,懵圈地看著夏悠悠冇說話。

夏悠悠趕緊給她檢視,確認傷口並不是太嚴重後才鬆了一口氣。她從懷裡掏出趕緊的手帕,快速地按壓止血,又扯了一塊布料幫著包紮。

等做好這一切,她冷冷地看向程母和程夢瑤。

“不關我們的事,是她自己摔的!”

“就是,看什麼看,又跟我們沒關係,你少想著汙衊我們!現在你還欠著我們錢呢!”

程母和程夢瑤被夏悠悠看得心虛,愈發顯得張牙舞爪麵容可憎。

“你們先是當街汙衊誹謗我,然後是限製我的人身自由。”

夏悠悠冷靜地一一指出:“最後,你們還動手傷人。這些,足夠請你們去局子裡喝茶了。”

說完這話,她也不給程家母女廢話的機會,當著他們的麵就掏出了大哥大。

這還是夏爾冬昨天早上給他的,是他們公司新開發的產品,現在在市麵上的銷售量相當好。

“喂,你好,請問是警察局嗎?我要報案,我現在在……”

聽到夏悠悠在說什麼,程母和程夢瑤都心急了!程母就不用說了,完全的法盲一個,就是程夢瑤也不是相關專業的,對於這些也不瞭解啊!

想著剛剛聽到的夏悠悠列舉的一項項,聽起來煞有其事的很真實。特彆是程夢瑤,想到夏悠悠那麼厲害,似乎每一樣專業都很精通,搞不好她真的也很懂法律呢?

這麼一想,程家母女都慌了!

“媽,我們快走!”程夢瑤拉著程母就跑。

程母雖然會撒潑,但是對於大事兒還真是個軟腳蝦,又慫又什麼都不懂。既然大學生的女兒都那麼害怕了,那就是夏悠悠叫警察的這件事是真的很嚇人,她哪裡還敢多話,趕緊跟著就要走!

“我已經叫警察了,警察很快就會來,誰幫我攔住了她們我一人給五十塊錢!”

夏悠悠掛斷電話之後,從揹包裡拿出來一疊票子。

看著那疊騙票子,不少人都可恥地心動了!

既然夏悠悠敢叫警察,那夏悠悠肯定是冇問題的,那母女倆那麼怕還要趕在警察來之前逃跑,一看就有問題!

既然這樣子,他們把人攔住了也絕對不會出問題。而且,還有錢可以拿。

於是,程母和程夢濤還冇能跑兩步呢,周邊人裡就竄出來幾個手腳利索的,一下子就把她們給按趴下了。

“放開我,你們要乾嘛!”

“殺千刀哦,都找死哦!”

程家母女又踢又踹,嘴裡罵罵咧咧不乾淨,但是卻怎麼都冇辦法掙脫開去。

敢站出來攔人的,自然都是有一把子力氣的。而且他們人多程家母女人少,她們想要逃跑簡直是難如登天。

他們處於鬨市區,周邊就有治安管理局,所以警察來的很快。

夏悠悠上前大概說了情況,那些警察一揮手:“把人全都一起帶回去!”

然後又對夏悠悠道:“不好意思,也要麻煩你們跟著我們回去做筆錄。”

“這是應該的。”夏悠悠笑笑,“就是辛苦你們了。”

看到她長得好又懂禮貌,而且衣服還是清大學生的製服,警察們對夏悠悠的第一觀感都很好,情感上自然也就更偏向了她。

警察把程家母女帶走,剛剛她們還敢掙紮,現在見到了見真章的人民衛士,那是一下子變成了鵪鶉,彆說掙紮就是說話都不敢了。

趁著這個時候,夏悠悠把錢給了那幾個幫忙按住人的路人,又好好地感謝了幾句。

然後,她才帶著周彤一起跟上了警察。

在回去的路上,她想了想,還是給自己的二哥打了個電話過去。

雖然二哥在邊境,但是關係網卻很大,進程裡麵有不少能說得上話的人。

剛剛她跟程家母女說的那些,除了最後的動手傷了人之外,其他的幾個還真的對程家母女威懾力不大。但是這兩人都是蠢的,想要讓她們進去後被嚇到安分還是可以的。

隻要有人幫忙,在裡邊嚇嚇她們就行。

說實話,夏悠悠是真的對她們厭煩了,一點都不想在看到她們繼續跑來糾纏自己。就算是不在意,天天被討人厭的蒼蠅在耳邊嗡嗡叫還是很厭惡的。

夏爾辰本人其實是很難聯絡上的,畢竟他的訓練和任務很多都是機密。

所以,夏悠悠打的是夏爾辰他們辦公室的座機,也就是碰碰運氣。要是不行,她打算再找大哥。

實在是最近夏大哥太幼稚,夏悠悠怕找他幫忙又要給他嘚瑟唸叨自己的機會。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