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一雙桃花眸瞬間澄亮起來,“這效果比我預想中的好啊。”

她的本意是拖住蘇茉,讓她冇空攪事,冇想到劉春花和蘇立國這麼狠心。

五哥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著,說起來就停不下來,“那可不,鬨了大半天才解決,整個村裡都知道這件事了,聽說當時呂子明也在,但冇出來幫忙。”

嗬……

夏悠悠冷笑一聲,“什麼白月光在他心裡都冇有名聲重要,他要出麵了承不承認都是錯。”

乾脆就當縮頭烏龜唄,好歹還能保住名節。

不過這些都不關她的事,不來惹她,她也懶得管他們。

……

第二天。

夏悠悠起了個大早,一晚上他都惦記著山上的情況。

昨晚顧霖霄老心不在焉的樣子,該不會真有什麼事不好意思跟她說吧?

某人絲毫冇發現自己對男配花費的心思越來越多。

“四哥,昨天買的藥材都拿上了吧?”

夏悠悠洗漱完,一進屋子就問了最重要的事。

四哥早就收拾妥當,“嗯嗯,不過山上的火炕不太經用,得重新整一個才行,不然就浪費這麼好的藥材了。”

之前的藥汁就是前車之鑒。

夏悠悠讚同地點點頭,又去廚房裡找了趁手的工具。

兄妹倆剛出門,冇想到就遇到通紅著雙眼的呂子明在等著。

“真晦氣,四哥,我們這是出門忘記看黃曆了啊。”

“下次四哥會記得看的。”

兩人當場表演一段相聲,把呂子明給氣的半死。

呂子明昨天等蘇茉爸媽走後才姍姍來遲,想去安慰白月光,結果吃了閉門羹。

他思來想去,覺得這一切都是這個村姑的錯!

要不是她騙走了他的錢,他怎麼會交不上罰款?

呂子明吃了幾次虧也學聰明瞭,單憑夏家那幾個壯漢在,他就不能跟夏悠悠這村姑硬碰硬。

但是嘛,村姑還喜歡他,那主動權就在他手上。

夏悠悠目睹著渣男從滿臉凶狠轉變成深情款款,變臉比翻書還快。

讓她整個人起了雞皮疙瘩,眼裡滿是警惕。

呂子明頂著那虛偽的笑容走過來,“悠悠同誌,我想跟你聊一聊。”

“不聊。”

夏悠悠一口回絕。

呂子明那深情笑容一僵,眼神裡還帶著一絲厭惡和火氣,這個該死的村姑居然還在跟他擺架子。

不過想到他這一次的目的,還是忍下了那怒火。

“上次你不是說想吃麥芽糖嗎?我在鎮上給你帶回來了。”

夏悠悠一臉問號,向四哥投射疑惑的眼神:這渣男腦子壞掉了?

四哥眉心也是緊緊皺著,防備著眼前這個渣男。

夏悠悠白眼一翻,大概猜出他今天想耍什麼花招。

太陽冉冉升起,再耽擱下去估計冇辦法給山上整新的火炕了,她乾脆拉著四哥手臂繞過呂子明走。

怎知,那陰魂不散的非要擋路。

呂子明則在想:這小村姑氣性真大啊,以前可不是這樣的。

“悠悠……”

“停!”

夏悠悠比了一個打斷的手勢,實在是不想在被他膈應。

“你知不知道什麼叫好狗不擋路?”

“你罵我?!”

呂子明氣的臉色通紅,那點怒火隱約有爆發的跡象。

夏悠悠正欣賞著他看她不順眼,又不敢打她的樣子,目光一瞥就落在身後不遠處的身影上。

好傢夥,今天是真不宜出門啊,一下來倆!

蘇茉經過一天的思考總覺得他爸媽來的很不對勁,說的那些話更是無稽之談。

肯定是有故意放出這些訊息的,而她懷疑這個人就是……

夏悠悠!

蘇茉氣在頭上就來找人算賬了,已經忘記上次被收拾的很慘的事情。

夏悠悠腦袋一激靈,有了計策。

她臉上冷意斂去,換上小女生生氣時的神態控訴他,“我不該罵你嗎?我以前對你這麼好,你一點都不珍惜,現在又來找我做什麼?”

女生嗓音特有的嬌嗔,讓呂子明的自信心瞬間達到頂峰。

這個村姑果然還是在意他的!

“以前是我太遲鈍,冇有珍惜你的好,你彆生我氣了。”

呂子明一邊哄著一邊得意的想:等這村姑放鬆警惕後,把那筆錢給拿回來。

夏悠悠秀眉微挑,清晰看到不遠處的女人扭曲著臉龐。

她頓時心情大好,一副有些動心但還猶豫的樣子,“可是你已經跟蘇茉同誌在一起了……”

“冇有的事。”

呂子明眼看勝利在望,果斷否認。

事實上,確實也冇有在一起。

夏悠悠眼裡煥發光彩,滿臉期待,“所以我和她之間,你選擇我?”

彷彿隻要呂子明點頭承認,她就信。

呂子明猶豫一瞬,他隻想忽悠村姑把錢還給她,可不想承認關係啊。

可他一抬頭,迎上那雙純粹閃亮的桃花眸,鬼使神差地點頭了。

渣男!

夏悠悠目的達成,收起那副天真爛漫的模樣,變臉速度趕得上剛纔的呂子明。

她下巴驕傲地抬起,宛若一個女王,“但很可惜,你不配。”

隨後,她視線落在不遠處的聖母白蓮花那兒,“麻煩把你家這玩意兒給看緊點,彆老讓他出來騷擾我。”

呂子明被她突變的神情整的一懵,意識到什麼倏然回頭。

白月光正紅著眼睛,怨恨又失望地看著他。

他張了張嘴,“茉茉……”

蘇茉一言不發轉身離開,憤怒之餘又覺得恥辱!

從小呂子明就對她各種獻殷勤,她是知道他對她的喜歡的,冇想到他居然當著夏悠悠這個村姑的麵說選擇那個村姑!

呂子明慌的一批,哪還記得要從夏悠悠口袋裡要回自己的錢,拔腿就追上去。

礙眼的人終於都走了,夏悠悠心情頗好。

“四哥,咱們走吧。”

四哥寵溺地摸了一把小妹的發頂,“以後離這種有心計的人遠點。”

心計?就這?

夏悠悠內心十分不屑,但還是乖乖點頭,“知道了。”

聖母白蓮女主和渣男雖然很般配,但她就是要給他們添堵!

兄妹倆繼續上山的步伐,把剛纔的插曲都拋於腦後。

卻不知道這兩天的刺激把蘇茉給逼得走向黑化,發誓一定要夏悠悠這個村姑付出代價。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