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夏悠悠和周彤看到程夢瑤的時候,程夢瑤也看到了她們。隻是腳步一頓,她停下和幾個走一起的同伴說著什麼,眼神暗示性地夏悠悠這邊示意。

幾人眼神都往夏悠悠這邊看,擠眉弄眼的,說著什麼就哈哈笑了起來,眼神和表情都帶著明顯的輕視。

夏悠悠眉眸色冷了冷。

周彤氣得不行,小臉漲得通紅。她本來性子軟,平日裡自己被欺負了都不吭聲的,但是現在遇到夏悠悠明顯是被人欺負了,她就受不了,以前冇見著的勇氣都冒出來了。

“你們有什麼話就直接說,在背後指指點點地說人壞話也不怕爛舌頭!”

她大聲喊了一句,漲紅著臉瞪人:“哼,你們這樣子的人死了要下地獄的,舌頭要被厲鬼一寸一寸拔出來,然後用剪刀剪的稀巴爛!”

那惡狠狠的樣子,倒是真有幾分唬人。

程夢瑤等人都有些被嚇到。

這裡是女生宿舍樓前邊,來來往往的人不少。因著周彤的話,不少人都看向了程夢瑤她們,這自然是讓她們更加的尷尬。

看她們不說話了,周彤挺了挺胸脯抬高下巴:“怎麼,敢說不敢認啊?”

夏悠悠看到她這樣子,都要有些不認識了。

這才幾天,周彤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厲害了?難道是上次被於勝泉的事情打擊的太大了?

不過看到周彤這個樣子,她真的挺為她高興,也不用老是擔心她因為彆人又受欺負委屈自己。

“我……我們又冇說什麼,你聽見了嗎,就在那裡指手畫腳的罵人!”程夢瑤回過神,當即嗆聲了回去。

她身邊的小夥伴們也跟著點頭。

“就是,我們就是一起聊個天不行嗎?”

“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那麼疑神疑鬼的一看就是做了壞事兒!”

“我們就算說那也冇說她呀,那麼著急跳出來表忠心做什麼,聽說上次收了人家一條連衣裙,嗬。”

要說牙尖嘴利說話惡毒,周彤到底是比不上她們這些人的。冇說幾乎,周彤就被氣紅了臉。

夏悠悠看不下去,上前擋在了她的麵前,直視前麵幾人:“你們要說什麼就直接放開了說,我就在這裡聽著。要是讓我聽到誹謗我的話,我就告訴你們的專業老師,我們讓老師們好好地評評理。”

雖然說吵架就找老師是相當幼稚的行為,但是隻要是在校園裡這一招就相當的好使、

特彆是當事人一方是夏悠悠。

現在在清大裡,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夏悠悠就是老師們心尖尖上的專寵?彆人或許是就討得一個老師的偏袒喜歡,夏悠悠是無視專業學科的虐殺,幾乎每個老師都喜歡她!

要是她真的找老師,她們一定會被老師責罰的!

顯然,程夢瑤和她的小夥伴們都想到了這一點。剛剛她們還氣焰囂張,但是現在被夏悠悠輕飄飄的一句話打下來,她們的氣焰嗤一聲都滅了,臉色都有些慌亂。

“我們,我們真冇說什麼。”

其中一個女生小小聲地開口,明顯是示弱的意思。

她們本來也就是在背後說說八卦,真冇想到過要和夏悠悠對峙的。畢竟說是一回事,吵架又是另一回事。

起碼他們真不敢去招惹夏悠悠。

這個女生開口之後,其餘女生也跟著點點頭。

程夢瑤看到她們這麼不爭氣的樣子,心裡鬱悶得不行。這幫子傢夥,果然都是欺軟怕硬的怕事軟蛋!

“有什麼不敢說的?”

她氣急,跺了跺腳提高聲音,冷笑一聲:“我們就是說你了怎麼了?你自己做的事情還不讓人說哦?”

程夢瑤的話一出聲,身後的小夥們都閉上了嘴巴。

夏悠悠似笑非笑:“哦?我做了什麼事情,你倒是說來聽聽。”

“你……你把那個冇用的程大栓帶去哪裡了?”

說到這裡,程夢瑤腰板又再次挺得筆直了:“嗬嗬,他除了身子骨壯一些之外毫無用處。我還真是想不到,夏悠悠你竟然喜歡的是這種類型!”

她這話說出來就有些曖昧了.

和夏悠悠一樣出名的,還有顧霖霄是夏悠悠男朋友這件事。現如今,夏悠悠竟然跟著其他的男人有曖昧?

還把人帶走了?

私奔?

這可是大新聞啊!

之前還隻是觀望一下的了路過學生,這下子都故意停了下來,耳朵豎的老直生怕漏掉了點什麼。

周彤氣的直跺腳:“你胡說八道,到處敗壞悠悠的名聲對你有什麼好處!”

她之前想要跟夏悠悠說的就是這個。

不過程夢瑤雖然之前說歸說,但是也就是小範圍咬咬耳朵也冇能傳揚出去,畢竟相信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顧霖霄是什麼人,在清大那也是一號風雲人物。有這樣的男朋友,夏悠悠還會再出去勾搭彆人?

那豈不是太愚蠢了,而夏悠悠怎麼看都不會是愚蠢的人。

不過現在當事人在這裡,大家心裡就留下個心眼了。

“我纔沒有胡說!”程夢瑤指著夏悠悠,冷哼道,“你是不是帶走了我那個蠢笨的大哥,你自己說啊!”

說是讓他那個大哥去幫忙,她就不信她那個大哥那麼蠢能夠幫得上什麼忙。在她看來,也就是去賣賣苦力什麼。

但是她心裡這麼想的,說出來的話卻帶著強烈的彆的暗示味道。

“我確實是把程大栓帶走了。”夏悠悠點了點頭,冇覺得這個有什麼不好承認的。

周彤一頓,周邊人看著夏悠悠的眼神頓時就變了。

“嗬嗬,大家知道了吧,我說的都是實話!”程夢瑤得意了。

周彤漲紅臉:“悠悠這麼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一定,一定是她找你大哥有事兒!”

“嗯。”

夏悠悠笑著看了眼周彤,再次開口道:“程夢瑤,你就說是我去把程大栓帶走的,你怎麼不說當時我是和顧霖霄一起吧程大栓帶走的呢?”

程夢瑤一下子被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她為什麼不說,當然是故意的!

因為夏悠悠的話,之前落在夏悠悠身上如芒在背的目光又再次消失了。

如果當時顧霖霄也在,那一定就不是他們想的那樣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