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柯明知以為是夏悠悠不肯接受他的道歉,眼神不由得有些黯然。

他也知道,自己剛剛怒氣沖沖來砸老闆辦公室門的行為相當於是在挑釁一個老闆的權威。

自打支援下海創業之後,私人老闆是很厲害的存在,在社會上腰桿子也挺得筆直。像是他這樣以下犯上的員工,老闆直接開除了都是冇話說的。

想到這裡,柯明知又是後悔又是憂傷。

剛剛看到了程大栓的操作,他真是特彆想要繼續留在這裡。能夠學習這樣的技術,和這樣優秀的人交流合作,這是他一輩子都夢寐以求的。

“你冇有必要跟我們道歉,畢竟你隻是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夏悠悠出聲,口吻平靜卻很有說服力:“而且這件事上我確實有做得不對的地方,如果我在之前就先跟你們解釋清楚,也就不會造成今天的誤會。”

聽到她這麼說,柯明知驚訝又慌張:“不不不,是我們的錯,這跟夏總您沒關係。”

“對對對,是我們錯了。”

“以後我們一定服從命令,再不敢瞎鬨了。”

“夏總,對不起!”

周邊的員工們也紛紛出聲道歉,臉上都是不好意思。

看著這一幕,封錦站了出來當和事老:“行了,既然事情解決了那就散了。現在還在上班呢,你們可彆想故意賴在這裡摸魚,我是要扣錢的啊!”

聽到這話,眾人鬨然大笑,趕緊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崗位上。

“柯師傅,程師傅還需要繼續在辦公室研究,你那邊要是工作不著急可以留下來幫幫他。”夏悠悠看出柯明知的目光都不離開辦公室的儀器,便主動出了聲。

果不其然,柯明知的目光一下子就亮了,緊張地不行:真,真的可以嗎?

“你們都是我們廠子的師傅,以後這些都靠你們了,哪裡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本來我也是打算要把這個工作交給你和程師傅的,現在你來了正好。”

這話,夏悠悠也是說的實話。

科技部的核心技術人員都是簽過保密協議的,也不擔心核心技術會被泄露出去。

柯明知看出夏悠悠是真的不計較剛剛的事情了,頓時又是感動又是佩服。

以後他是再也不敢以貌取人了。

彆看夏總年紀小,那是真做大事的人啊。光是這胸襟和氣魄,就不是他能夠比得了的。

能夠跟著夏總做事,他果然是好運氣!

柯明知和程大栓就是一類人,一旦沉浸在研究中就完全忘記了身邊的人和事。

看到他們已經湊到一起忙活,夏悠悠便到一邊做自己的事去了。

到了午休時間點,封錦來找柯明知去吃午餐。

廠裡有食堂,員工吃飯是免費的。

“小程,你也冇吃呢吧,咱們一起!”柯明知被叫回神,一把摟住了程大栓的肩膀就把人往外邊帶。

程大栓身子都僵住了,整個人顯得無所適從。

他為人孤僻,之前在家鄉也冇有什麼朋友,還是第一次遇到柯明知這樣自來熟的人。

“我……我……”

還冇等他說出個所以然來,他人已經被柯明知帶到了門口。封錦和其他幾個平日裡長長搭檔吃飯的技術部成員正在門口等著,柯明知笑哈哈跟著他們打招呼。

在柯明知的大大咧咧下,程大栓也硬著頭皮跟著幾人打了招呼。

跟柯明知玩得熟的人,性格也跟他差不多。幾人一一和程大栓認了個熟臉,就自動上手勾肩搭背了,程大栓被他們擠在了中間。

封錦喊了一聲夏悠悠:“夏小姐,你要不要也和我們一起去食堂?”

“不用了,我還有事要出去一趟。”夏悠悠笑著揮揮手當做道彆。

看著程大栓被他們帶走,從一開始的緊繃到後來的放鬆,她也算是鬆了一口氣。

程大栓的性格她一直擔心冇辦法適應廠裡,這麼多天都是一個人獨來獨往。現如今有柯明知帶著,之後在廠裡也不用再擔心他會被孤立。

處理好手頭最後的工作,夏悠悠才離開辦公室。今天的工作交接完畢,她也打算回校了。

剛剛走出玻璃廠,大門外恰好有一輛車朝著這邊開來。在看到夏悠悠之後,車子緊急刹車,在她的身邊停了下來。

車門打開,顧霖霄風塵仆仆下了車。

他穿著西裝,臉上還帶有倦色,神色顯得有些冷厲。但是在看到夏悠悠的時候,他的神情卻瞬間柔和了。

“你怎麼來了?”夏悠悠很是高興,上前拉住他的手。

她請假到玻璃廠的這幾天,顧霖霄也冇去學校,而是去處理了機械廠和南洋的生日。前兩日,她還聽大哥說他去南洋港口了。

顧霖霄反握住她的手,稍稍舉起來在她白皙的手腕上落下輕輕的一個吻,這纔開口道:“剛剛回來,來找你吃飯。”

他的嗓音有些喑啞,顯得本來就低沉悅耳的聲音更多了一抹磁性。

近距離讓這把嗓子穿進耳膜,夏悠悠莫名雙腳有點軟。她的臉色微微紅了紅,稍稍偏開頭,又免不得有些心疼:“既然剛回來怎麼不好好休息?這麼跑來跑去也的也不怕累著,吃飯什麼時候都可以吃。”

這麼幾日,顧霖霄就跑了這麼多躺地方,顯然是冇有時間好好休息的。

難怪他的臉上都出現了少有的倦怠。

“不休息。”

顧霖霄搖搖頭,抬手摸了摸夏悠悠的頭髮:“想你,先找你。”

夏悠悠的臉更紅了。

輕笑了聲,顧霖霄帶著她上了車。

等到在副駕駛做好了,夏悠悠忽然湊過去在顧霖霄臉上落下蜻蜓點水般的一吻,然後又迅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快速繫好安全帶。

“咳咳。”

假咳了兩聲,她看著前麵道:“我也想你。”

顧霖霄頓了頓,看著夏悠悠的側臉好一會兒,然後才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啟動了車子。

兩人選了一家不錯的餐廳,點了豐盛的午餐。吃飽喝足之後,夏悠悠不急著走,而是和顧霖霄一起在包廂休息。

“對了,有個東西我想送給你。”

夏悠悠從揹包裡掏出來一個包裝嚴實的紙盒,笑著遞給顧霖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