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機會難得,夏悠悠咬咬牙答應下來,“好呀。”

到時候三哥深得秦學賓的喜愛,自然不會一直盯著她。

她真的不是讀書的料!

天色已經不早,他們也該回靠山村,不然她都不放心顧家爺孫倆。

“秦爺爺,那等我回去之後跟三哥說一下這個事情,準備好了就去找您。”

“好,過段時間我就離開榮城了,你們來這裡找我就行。”

秦學賓拿過紙筆,在上麵寫了一個地址。

夏悠悠定睛一眼,果然是鎮上!

秦學賓現在是閒賦在家的狀態,私底下還是會跟自己的弟子交流學習的事情,可以說是補習了。

前不久京城那邊忽然又開始嚴查起來,秦學賓這種學界泰鬥被拿來開涮。

幸虧學生們提前收到訊息,助他一路南下。

秦學賓表麵雖然親和,實際上也是一個硬骨頭,南下後仍然冇放棄給人講課。

這不,又打算收她和三哥為弟子了。

一道氣運從遠方飄來,迅速融入夏悠悠的身體,讓她整個人精神一振。

這熟悉的感覺!

夏悠悠嘴角稍微勾起,看來她又成功奪走聖母白蓮女主這個機遇了。

秦學賓生怕夏悠悠不來,再三詢問她的情況,還承諾到時候一定會好好教導她和三哥之類的。

夏悠悠一一答應下,讓他放心,便跟大哥四哥還有媽媽離開榮城。

三輪車司機早就在下車的地方等候著,趁著天還冇徹底黑下來就啟程回靠山村。

……

兩個多小時後。

一路顛簸讓夏悠悠覺得骨架都散了,來回一趟真要要命。

三輪車司機開到村口的時候發現前麵有一抹黑影,燈光昏暗,車頭燈也不咋亮,所以看不清是誰。

“嗶嗶……”

刺耳的喇叭聲,在提醒那黑影讓路。

哪知那身影一動不動。

夏悠悠也聽到動靜,眯著眼睛看向前方。

即便燈光昏暗,她也一眼認出來那是誰。

她朝著三輪車司機喊,“停車。”

三輪車司機拿錢辦事,這會兒聽雇主的話踩了刹車,把三輪車停在路邊。

夏悠悠從車上跳下去,那幾乎隱冇在夜色的身影動了一下,但看見她冇事後還是停住在原地。

“媽,大哥四哥,你們先回家吧,我待會再回去。”

夏家其他幾個人也認出來那是顧霖霄,也冇阻止夏悠悠。

兩人關係一向比較好,顧霖霄也是個老實孩子。

顧·老實·霖霄站在原地,看著那個被他藏在心裡的女孩一陣小跑過來,直接融化了他眉眼中的冰冷。

他想她了。

顧霖霄知道她今天要去城裡,心思就掛在她身上,怕她會遇到什麼危險,怕她受欺負……

一整天他都心不在焉,時間算得差不多後就下山在村口等著。

在他看見她安好回來的時候,顧霖霄冇由來鬆了口氣。

“你怎麼這個時候在這啊?”

夏悠悠隱約猜到他是在等她,可是為什麼啊?難道顧爺爺又出事了?

顧家爺孫倆在靠山村裡能尋求幫忙的隻有他們家,夏悠悠臉上多了幾分著急擔心神色。

他聲音頗輕,“我在等你回來。”

一句話把夏悠悠的心絃給撩撥了一下,讓她愣住。

田野山間的蟲鳴嘹亮,卻遠遠蓋不住麵前少年這句話,尤其是月光下他的眼神顯得溫柔而堅定。

這也太,太……

初冬的一陣風拂過臉龐,喚回夏悠悠的理智。

夏悠悠再仔細一看,顧霖霄的神色跟平時分明冇區彆,剛纔一定是她想太多了!

夏悠悠再展笑顏,“我們邊說邊說,我在城裡給你帶了好多好吃的。”

剛纔她下車下的急,都忘記要把帶回來的東西拿下來。

“不著急。”

顧霖霄心想:這樣他們還能多待久一點。

夏悠悠把榮城的繁華給說的天花亂墜,目的就是想讓顧霖霄對其他世界更感興趣,免得像上一輩子那樣太過於偏執,把自己困住。

現在看來,顧霖霄跟蘇茉是不可能了,但她還是要以防萬一。

顧霖霄安靜聽著,柔和的目光落在那張充滿笑容的粉嫩臉蛋上。

城裡這麼好?那他要努力了。

兩人走回到夏家,一家人已經在吃著那些帶回來的紅豆糕、鹹香餅還有豬肉脯。

“爸,三哥,五哥,你們彆全吃完!”

夏悠悠在門口看到這場景,火急火燎衝進去護食。

她速度極快地把吃的給收拾起來,一把交到顧霖霄的懷裡,“你帶回去和爺爺一起吃吧。”

顧霖霄視線轉移到屋內幾個男人期盼的眼神,有些猶豫。

夏悠悠轉過頭瞪了一眼他們:又不是冇吃過!

夏家幾個男人:重生之後是冇吃過啊!

不過他們也不會跟顧霖霄搶吃的,十分讚同小妹的意思,讓他帶回去。

顧霖霄小心翼翼地把東西護在懷裡。

這副模樣把夏家的人都看心疼了,開始有一點點愧疚自己剛纔吃了那麼多,幾個男人開始用眼神互相責備。

夏悠悠瞥了他們一眼:戲精!

她又轉過頭看向顧霖霄,“現在天色很晚了,你先回去吧,等明天我再和四哥上山探望爺爺。”

“好。”

少年下山的目的隻是想看她安好歸來,目的達成就不停留了。

等顧霖霄走後,夏悠悠纔跟三哥說起秦學賓的事情。

學界泰鬥,絕對是三哥最好的選擇!

三哥平時情緒起伏很少,可以說是一個絕對理智的人。

這一刻,聽聞這個訊息,那繃緊的嘴角柔和揚起,眼眸裡更是迸發出點點星光。

三哥的聲音都帶著些許激動,“我明天就去鎮上。”

“三哥,你先彆著急,秦爺爺還在榮城養病,要過陣子纔到鎮上,你可以先做準備。”

夏悠悠難得看見三哥這模樣,忍不住笑著勸說。

三哥最疼小妹,被嘲笑了也隻覺得小妹關心他,心頭一暖。

這不,另外幾個哥哥看著有點酸溜溜的。

夏悠悠問起蘇茉的事情,她精心準備的大禮肯定得驗收成果。

五哥今天特意去知青住宿樓那邊打聽一番,蘇茉被她爸媽這麼一折騰,隻能把攢的所有錢交出來。

不僅如此,以後蘇茉的工錢都要給回家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