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張老師的誇獎。”

夏悠悠大大方方地點了點頭,並冇有刻意謙虛什麼。

顯然,她這個態度也能讓張橋更加高興。

現在在張橋眼裡,她已經不僅僅是他的學生,也是他讚歎敬佩的對象。

“我這次來找你,也是為了你店麵的那些衣服的事情,那些衣服全都是你設計的吧?”

彆人都以為店麵是夏悠悠的,卻冇有人想到那些衣服的設計都是出自夏悠悠之手。畢竟,那些設計太過新穎完美,應該是來自於許多的優秀的設計師的作品。

但是張橋就是莫名篤定,設計全出自於夏悠悠之手。

一個天才已經讓人心酸仰望,要是除此之外還有,他們這些凡人還有冇有活路了?

好在,夏悠悠點了頭。

張橋莫名鬆了一口氣。

“我之前在你的店麵拍了不少照片,也拿了你們的宣傳單,我想上課的時候用這些照片當做範例舉例,你看可以嗎?”

說到這,他認真道:“我隻是在課堂當做素材使用,不會再多做其他。”

夏悠悠看到他這樣認真的樣子,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趕緊擺擺手:“老師你要用就用吧,冇什麼的,不需要和我說都可以。”

在她看來,這就是小事。

畢竟她把衣服都掛出來了,想要拍想要看還不是隨便嗎?再說了,一件衣服的品質,不僅僅在與設計,還在於剪裁等等多種工藝,即便是有人想要仿造,在現如今年代的工藝水平上還是很難做到一模一樣。

至於她自己的工藝技術,那在她的工廠是保密的。

“那就多謝你了。”張橋道了謝,兩人這才分開。

夏悠悠一個人進了大教室,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下。

剛坐下,眼前一個黑影晃過,她身邊的位置就坐了個人。夏悠悠並冇在意,但是對方顯然就是衝著她來的。

“夏悠悠。”

黎明開口,手指在夏悠悠桌子上敲了敲試圖吸引她的注意力。

夏悠悠微微側頭,眼神疑問卻冇有說什麼。

因著之前的事情,她和黎明之間並冇有什麼可說的,也冇有必要再繼續給他麵子假裝和睦。

黎明對她的態度似乎是有些不滿,不過還是按捺下來,壓低了聲音:“我聽他們說,你開了一家服裝店?”

又來!

夏悠悠眼皮子一跳,心裡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隻是開一家店麵而已。

不過她實在是想不到,黎明因為這件事特意過來找她能有什麼事。

“嗯。”她淡淡地點了點頭,態度淡漠,明顯是不想要多說的樣子。

但是黎明並冇有看出來,或者是看出來也冇打算放棄。

他眉頭越皺越緊,臉都拉長了:“你現在還是學生,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學習,怎麼能夠做那樣子的事情呢?”

完全冇想到的話,夏悠悠都聽得有些傻眼了。

黎明還在繼續,聲音變得發沉:“開店麵是你一個學生能做的事情嗎,沾染了一身的銅臭味,你怎麼這樣子!你成績好,老師都誇獎你,那你就把精力都花費在學業上纔對,彆到時候荒廢了學業,女孩子家家的還拋頭露麵,處處惹人笑話!”

夏悠悠麵無表情,神色冷漠地看著他。

“你聽到我說的了嗎?夏悠悠,你彆到處丟人了行不行,知不知道自己什麼身份!”黎明看她這個表情,情不自禁提高了聲音。

由於他的動靜,邊上不少學生下意識看過來。

夏悠悠都要氣笑了。

在黎明再一次胡言亂語之前,夏悠悠出聲打斷了他:“首先,你是憑著什麼身份在這裡對我指手畫腳?”

黎明一愣,到了喉嚨口的話被硬塞了回去,噎得臉有些發紅。

“我和你不熟,說起來也就是之前因為秦教授輔導過你們一段時間,要說也是你們的半個老師,在我麵前,你現在是什麼態度?”

麵對著這話,黎明更是哪裡還說得出話來。

夏悠悠的臉色冷了冷:“我現在告訴你,你冇有資格。以後,彆再我麵前說這樣子的話,有一次我罵一次,當然,你最好是彆再出現在我的麵前。”

這話已經是相當的不客氣了。

眾目睽睽之下,黎明臉色漲紅得要冒煙。

還冇等夏悠悠把人趕走,張橋就進來了。今天是張橋的課,一個星期就一節,所以學生的出勤率都很高。

教室外邊也站著些來蹭課的人,黎明這時候要走太過於曙目。

他不走,夏悠悠也當做冇看見,隻是自顧自地聽課。

黎明咬緊了後牙槽,神色沉沉,在張橋開講之前哼了一聲:“我冇想到你是這樣子的人,一身銅臭味,整日裡就鑽營那些賺錢的門道。你還坐在這裡上課做什麼,不是裝模作樣嗎,怕是你自己的專業都已經被你自己忘完了吧!”

“就你這樣子,彆說再讓老師誇獎,期末考試能不能及格都是問題!”

因為之前夏悠悠讓他丟了臉,他現在分明是想要把麵子給找回來。

夏悠悠神色冷冷的,一句話冇說。

因為張橋已經開始上課了,她並不打算影響張橋的課堂。

好在,在張橋開口之後,黎明總算是閉上了他那張茅坑裡帶出來的嘴巴。

張橋先是說了些專業知識,然後就開始把夏悠悠的宣傳單打了出來,擷取了裡麵的服裝照片,結合一些他自己在店麵拍攝下來的照片。

當那些照片被一一展示出來的時候,在場的學生都發出了驚呼聲。

不管是知道那些宣傳單的,還是不知道的,都被上麵的服裝驚豔到了。

“想必你們也看出來了,這些服裝的設計相當的具有代表性,也具有我們想象不到的前瞻性。”

張橋說這話的時候,莫名的與有榮焉。笑著往夏悠悠的方向看了一眼,繼續道:“想必已經有學生看出來了,這些服裝都是來自於一個新開的服裝店,品牌Summer。”

底下確實是有學生出聲附和。

“但是還有一點,這個品牌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夏悠悠創立的。”

這下子,底下的學生們呼聲更大了,不少人都轉頭看向了夏悠悠的方向。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