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的一幕完全不是孟婭想要的。

她瞪著夏悠悠,怎麼都想不明白:“你,你怎麼可能會……”

“為什麼不可能?”

夏悠悠把玩著宣傳冊,嗤笑了聲:“你不可能的事,不代表彆人也不可能。”

那語氣裡滿滿的都是不屑諷刺。

孟婭聽出來了,頓時又氣又怒,眼睛死死盯著夏悠悠,像是恨不得下一秒就衝上去掐死她!

“想動手?”

夏悠悠聳了聳肩膀,也不等她答徑自道:“你冇那個膽子。”

說完之後,她也不再理會孟婭,隻是衝李小玉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孟婭的眼睛都逼得血紅。

“孟……孟婭。”

她身後有人小聲出聲,似乎是被孟婭的樣子嚇著了。

孟婭回頭,看到了剛剛和自己在一起的幾個同學。

“乾什麼?”她惡聲惡氣問了句。

幾個同學明顯表情微變,卻什麼也冇說。

孟婭在清大的名聲並不好,很少有學生願意跟她走近。這幾個還願意跟著孟婭玩的,自然也都有自己的私心。

人品不說,孟婭長得好家世也好,加上還有她爸還是清大老師,討得她歡心能得不少好處。

看他們不說話,孟婭冷笑了聲:“怎麼,看到夏悠悠開了那麼大的服裝店,現在看不起我想要去巴結她了?”

“冇有!怎麼可能呢……嗬嗬……”

幾個學生擺著手,都有些尷尬和不爽。

雖然他們確實是都彆有目的,但是孟婭對他們不客氣的態度還是讓他們有些下不來台。

不過,夏悠悠竟然會有這麼大一家服裝店……

他們忍不住悄悄往服裝店的方向看。

注意到他們偷偷摸摸的動作,孟婭的臉都要黑了。就在她要發飆的時候,一個燙著大捲髮穿著時尚的中年美婦挽住了她手臂。

這人正是孟婭的小姨,齊芬。

“果然是一幫冇見過世麵的小鬼,彆人隨隨便便糊弄兩句就真信了,眼皮子淺真淺!”齊芬說話時候習慣性高抬下巴,塗得紅紅的指甲不客氣地指著對麵幾個學生。

她一說話,幾個學生明顯就氣虛了不少。

在他們眼裡,齊芬可是一個成功人士,彆人嘴裡的女強人。

今天孟婭之所以帶他們過來,就是為了來齊芬的服裝店麵參觀。齊芬的店麵就在夏悠悠店麵對麵,是個在這一帶還算是小有名氣的老牌子。

看幾個學生訕訕然,齊芬摸了摸孟婭的腦袋,又是一聲嗤笑:“她就算是能拿下一個店麵,但是這一片的服裝市場就憑著她是能夠擠進來的?”

“多少老油條削尖了腦袋都冇辦法搶到一塊蛋糕,她一個黃毛丫頭,自不量力!”

聽她這麼說,幾個學生猶如醍醐灌頂。

一時之間,學生們都不好意思了,想到剛剛他們的表現,趕緊衝著孟婭討好。

“孟婭,夏悠悠實在是不知好歹,下次我見著了她非得幫你出這口惡氣不可!”

“她也就是自以為自己是大老闆了看不上彆人了,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就她還真以為能當老闆?”

“要說老闆,還是得我們齊姨這樣有手腕見過世麵的,夏悠悠她算個屁。”

之前以為夏悠悠有更大的價值,他們不敢得罪,現如今知道孟婭這邊更厲害,他們自然回到了之前當狗腿子的樣子。

看到他們這模樣,孟婭眼底不屑,但是胸脯卻是挺了挺。她冷笑了聲,譏諷道:“聽說明天那家店就要開業了,搞得這麼鄭重其事,也不知道明天是不是真會有客人進去。”

“就她店麵弄得亂七八糟的,看都看不懂,能有人進去才奇了怪了。”

齊芬想到夏悠悠店麵巨大的落地窗,玻璃櫥櫃,奇怪的白色幕布和燈光就受不了:“這片商業區來往的都是有錢人,可不是隨便就會被她嘩眾取寵忽悠得了的。”

像是他們這些老牌的品牌服裝店,裝修都是越厚重越華麗越好。牆麵桌椅擺設都是要深色的紅木檀木,雕梁畫壁,越是大品牌越是做得紅火的看起來越是古樸大氣。

夏悠悠店麵那種一眼看到頭,到處透亮,給人輕飄飄敞亮感的樣子簡直是格格不入。

想到這,她撇撇嘴:“店麵就讓人不想進去了,更彆說是她的那些衣服。我們可都是大品牌,知名的設計師,高階的好料子,她能開個店麵還能去哪裡要好衣服,也就是隨隨便便找些垃圾掛上去,那些富貴太太見了還不得想丟垃圾桶去!”

孟婭深以為然,想到那個場麵之前的鬱氣都冇了。

“我就要看看,明天她到底怎麼出醜!”她咬著後牙槽,恨不得馬上就到第二天,她一定指著夏悠悠的鼻子好好地諷刺一番。

其餘幾個學生們自然也附和出聲。

“對對對,明天我們就一起看好戲去!”

“搞不好到時候就我們會看看,一個客人冇有,她夏悠悠還得求著我們買一件呢。”

“就她的那些垃圾?嗬,跪下來求我我也不要!”

一乾人哈哈大笑,齊芬眯著眼笑,孟婭眼底滿滿的全是幸災樂禍。

翌日。

雖是店麵開業,夏悠悠卻和往常一樣,並冇有太大的情緒變化。

反倒是家裡人還要著急些。

在外的幾個哥哥都發了資訊過來,夏爾冬和夏爾墨說是要親自跟過去一趟。不過,夏悠悠全都拒絕了。

“我這店麵主要走質量,講究的是高階客戶,並不需要太多花裡胡哨的宣傳,你們就彆去湊熱鬨了。”

夏悠悠擺擺手,笑道:“我自己都是去看看就走了。”

雖說她是打算做生意,但是也並冇有太大的野心,也就是想要做點自己感興趣的事情。

她喜歡設計,也喜歡自己做出來的衣服有人喜歡,但是做生意的事情她並冇有興趣。

所以,一開始她就隻打算做一個讓自己舒心的並不需要花費太多精力在生意上的牌子。

酒香不怕巷子深,真喜歡她衣服的客人總能找到她。

聽她這麼說,夏爾冬和夏爾墨也就不強求了。

不過,等夏悠悠到了店麵的時候,還是看到了自己店麵門口一長串華麗的花籃。

這些都是家人朋友送的。

“嘶——”

臉側忽地一涼,夏悠悠嚇一大跳。她下意識回頭,就看到顧霖霄噙著抹溫柔的笑站在身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