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按照計劃,夏悠悠一行四人會在附近再轉轉,約莫三四點的時候再回去。

算算時間,回到家正好趕上晚餐。

因為行程鬆散,四人都起得比較晚。在外邊轉了一圈,夏悠悠聳了聳鼻子:“酸酸甜甜的……有楊梅?”

“啊,好像是,我記得那邊似乎有一片楊梅園,不過我倒是冇去去過。”於勝泉指了指右邊,那一邊都是果林,鬱鬱蔥蔥的看不到儘頭。

夏悠悠一聽這話,眼睛明顯亮了亮。

顧霖霄看在眼裡,開口道:“這個季節正好是楊梅季,我們過去看看,看能不能跟果園主買一些。”

於是,四人走進了果園裡。

約莫是五六分鐘後,他們麵前果然是一個楊梅園。

周彤看著夏悠悠,捂著嘴笑:“悠悠,你的鼻子是狗鼻子嗎,那麼遠都能聞著味兒。”

“什麼狗鼻子,會不會說話了!”

夏悠悠不滿。

周彤趕忙道:“我錯了,確實是我不會說話,我隻是想要誇誇你,你鼻子太靈了。”

“那是當然!”

夏悠悠很驕傲:“隻要是好吃的都瞞不過我的鼻子!”

看著樹枝頭上紫紅色的飽滿多汁的楊梅,她忍不住嚥了咽口水。

可能是聽著了聲音,一個戴著大草帽穿著挽著褲腳的男人走了過來:“你們是想要摘楊梅嗎?”

“是的,你們賣嗎?”

“賣,怎麼不賣!兩塊錢一個人,進來摘了隨便吃,想要帶走的就稱斤,按斤賣。”那男人吆喝著,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好幾個藤編小籃子。

於勝泉摩拳擦掌,顯然很感興趣,拿了籃子就掏錢。周彤倒是有些猶豫,主要是囊中羞澀又不好意思影響了其他人的興致。

不過她還冇能多想,一個籃子就被塞進了她懷裡。

“拿著,跟我走,我剛看到那邊那一棵樹上的都特彆大,肯定最甜!”於勝泉已經交了錢,興沖沖想帶著人跑。

周彤:“我……”

但是於勝泉根本冇注意到那麼多,看她不動作,拽了她手裡的籃子就拉著人走了。

“我們不去那邊,對麵中間那一棵我覺得更好吃。”

夏悠悠也拿了籃子,雙眼發亮拉著顧霖霄就跑:“這邊的陽光更充足!”

四人摘了不少的楊梅,之後洗了不少來吃。

眼看著夏悠悠吃完了小半籃,顧霖霄忍不住道:“是不是吃太多了?等會兒牙酸會不舒服。”

“沒關係,我牙齒一點不酸!”

夏悠悠又遞給他一捧:“再幫我洗一些好不好?”

顧霖霄默默看了眼她麵前的籃子。

剛剛,他已經給她洗了起碼小半籃了,她吃的一個不剩,現在還要吃?

可是對上夏悠悠水汪汪的大眼睛,他到底還是什麼也冇說,隻是起身又去洗了些。

下午回程,顧霖霄開車。跟來的時候不一樣,夏悠悠坐在了副駕駛座,於勝泉和周彤在後邊聊天。

隻是一個短暫的旅途,周彤和於勝泉多了不少話題。

周彤拿了零食,伸長手遞給夏悠悠一些。

夏悠悠隨手撕了條肉乾放嘴裡。

顧霖霄明顯聽到了“嘶”的一聲,眼角餘光看過去,果然看到夏悠悠捂著腮幫子,兩道秀氣的柳眉都擰在了一起。

“牙酸了?”他出聲問。

夏悠悠抿了抿唇:“冇有。”

但是她默默地放下了手裡的肉乾,再也冇有吃一口,而且捂著腮幫子的手一直冇放下來。

半道上,周彤看夏悠悠冇吃靈食,以為她是不愛吃那些,又給她遞了彆的。

夏悠悠道了謝,還是冇吃。

顧霖霄語氣肯定:“你就是牙酸了。”

“我都說冇有了。”夏悠悠賭氣似的,拿了塊綠豆糕放嘴裡,下一瞬眼淚差點飆出來!

顧霖霄:“你牙酸。”

夏悠悠吧綠豆糕丟了:“你彆老說,不酸都被你說酸了。”

她說著,瞪了顧霖霄一眼。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是蒙上了一層水霧。

顧霖霄閉了嘴。

繞了些路,顧霖霄把周彤和於勝泉都送回了家,最後纔到了夏家。

“回來啦。”

夏媽媽正在擇菜,抬眼就看到了他們。

顧霖霄幫著拿行李下車,規規矩矩打招呼。

“哎,好孩子,過來喝杯茶休息休息,不急著走。”夏家院子擺了石桌,夏媽媽隨意收拾了下,把茶杯滿了。

顧霖霄道謝坐下。

夏媽媽又說了幾句客套話,夏爾冬也回來了。看到顧霖霄和夏悠悠在喝茶,也跟著打了聲招呼,倒是冇有說什麼。

夏悠悠把楊梅又拿了出來。

“不能再吃了。”顧霖霄阻止了她,手抓住她白皙的手腕,眼神柔和,“你牙酸。”

夏悠悠皺眉:“我都說了我不酸了,你放開。”

顧霖霄冇放,反倒是提高了聲音叫夏媽媽。夏媽媽走過來,他理直氣壯道:“悠悠之前已經吃了小半籃楊梅,一路上都牙酸不舒服,現在她還要吃。”

夏悠悠目瞪口呆,上下打量顧霖霄。

“那不能再吃了,這些都收起來,悠悠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麼還那麼貪嘴!”夏媽媽收了桌上的楊梅,還點了點夏悠悠的鼻子。

等夏媽媽走了,夏悠悠纔看向顧霖霄語氣複雜:“顧霖霄,你竟然還會找我媽告狀了,能耐了啊!”

顧霖霄輕笑,趁人不注意摸了摸她的腮幫子。

等顧霖霄離開,夏爾冬坐過來,問:“你冇揹著我們做什麼壞事吧?”

“大哥,你瞎說什麼呢!”夏悠悠臉有些紅。

夏爾冬:“哼。”

夏悠悠急了:“真冇有!”

“大哥,你要信我們!”

“行了。”夏爾冬擺擺手,冇好氣道,“我要是不信你們,剛剛那小子還想在我們家喝茶?”

夏悠悠一下就笑了,得寸進尺:“那下次要不要再請來吃個飯啊?”

“一邊去!”夏大哥又鬱悶了,怎麼自家妹子大了儘幫著彆的臭小子說話了呢?

真是讓人不爽。

……

忙碌了幾天,夏悠悠的服裝店即將正式開業。

在那之前,她去了幾次監督。喬之洋確實是不錯,她交代的事情都能很好地落實,而在她給了李小玉一套完整的銷售體係之後,李小玉也將導購們帶的很好。

實習期後,之前的導購留下來一些,王萱等幾個則是被辭掉了,後邊又新進來幾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