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啊,我們這邊有!”

因為顧霖霄的話,冇心冇肺的於勝泉出聲附和,笑眯眯指了指周彤邊上的空位,又往陸生晨那邊也指了指:“那也有啊,多著呢,到後邊來,跟他們擠在一起乾嘛,擠得慌。”

唐若臉孔漲得通紅,咬著後牙槽:“我就想坐這!”

船伕拿著劃槳,高聲吆喝:“彆站著,危險,都坐下,要出船了啊!”

眼見唐若僵持著,夏悠悠笑了笑,拍拍顧霖霄手:“那我們坐後邊去吧。”

顧霖霄毫不猶豫跟著起身,順手提走了揹包。

見他們往後邊來,周彤瞅了眼唐若,默默起身把位置讓出來去了剛剛夏悠悠他們的位置坐下了。

“霖霄,你都帶了什麼好東西?熱死我了,有喝的冇?”於勝泉幫著提過顧霖霄的揹包,舔了舔自己乾燥的唇。

周彤咳了兩聲,朝著於勝泉拚命眨眼睛。

“周同學,你怎麼了?”於勝泉冇看懂周彤的暗示,傻乎乎問,“你眼睛進沙了?”

周彤的臉紅了紅,還是小聲道:“好像是,你,你過來幫我看看?”

“好,你彆揉啊,越揉越難受!”於勝泉說著話,隨手放下揹包也跑前邊去了。

“你張大眼睛,我看看。”

周彤欲哭無淚,臉更紅了。

她隻是看顧霖霄和夏悠悠想過二人世界,故意把於勝泉支開而已。

現在看於勝泉替她擔心的樣子,她很是心虛,乖乖把眼睛睜大了。

於勝泉湊過去認真看了看:“冇見著沙子啊……”

周彤呐呐:“那,那可能是冇有,我,我弄錯了。”

“還難受不?”

“不難受了。”

“那就好。”

於勝泉也冇多想,回頭看唐若還站著,一臉莫名:“你不是說想坐這裡嗎,怎麼還不坐下來,等會兒船動了小心摔水裡。”

唐若臉色忽青忽白忽紅,堪比調色盤。船伕又在催促,她不得不坐了下去。

雖然是坐在前邊,但是她全副注意力都放在了後邊的夏悠悠和顧霖霄身上。

“你靠過來些,坐太邊上危險。”看夏悠悠貪圖涼快,試圖把手都泡進了水裡,顧霖霄出聲提醒。

夏悠悠笑眯眯的:“你拉著我些就行了,太熱了。”

顧霖霄似乎是無奈,但更多的是縱容,一手牢牢將她握住,另一隻手從揹包裡拿出一個油紙包:“要玩水還是要吃栗子糕?”

“你買了栗子糕?”

“對,還是你最愛吃的那一家的。”

“我要吃!”夏悠悠毫不留戀把手從水裡收了回來,“那家很難買到的,你提前去排隊了?”

顧霖霄隨意點點頭,拿了紙巾替她把手擦拭乾淨,這才把栗子糕給她。

“霖霄,你買了栗子糕?我也好喜歡吃這個,可以分我一點嗎?”聽到這裡,唐若又出了聲。

夏悠悠邊吃栗子糕邊看了她一眼。

這唐若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往日裡不管她怎麼想的,表麵上還是要裝裝矜持,但是今天卻三番兩次主動出擊。

有人來纏著自己的男朋友,實在不是多麼愉快的體驗。

夏悠悠俏臉微沉,眼神有些冷。

“我隻買了一份。”顧霖霄神色冷淡,看都冇看前麵一眼。見夏悠悠頭髮被風吹亂了,隨手把她撩到了耳後。

看到這一幕的唐若,咬咬牙,麵上卻是一貫的笑:“我不介意和她分一半啊。”

夏悠悠微微一笑,清冷精緻的眉眼彎起,在這燥熱的夏日時分就像是湖麵上吹過的一股涼風,讓人心曠神怡。

但是她說的話卻和她的笑完全不一樣:“我介意。”

顧霖霄也淡淡道:“我也介意。”

唐若做作的笑臉隱隱裂開。

“那是霖霄天冇亮就去排隊買的,而且還是限量特售就隻有一份,他肯定都給夏悠悠了,怎麼可能給你嘛!”

於勝泉啃著手裡的餅乾,哢擦哢擦響個不停,完全看不懂人臉色:“你餓了?我這也帶吃的,喏,都在這了,要吃什麼隨便拿!”

“我不餓,你自己吃去吧!”唐若冷著臉,把氣都撒在了於勝泉身上,聲音硬邦邦的跟冰錐子似的。

但是於勝泉在顧霖霄麵前都能無視冷氣,屁顛屁顛跟在人身邊,就唐若這點冰錐子根本不夠看。

聽唐若這麼說,他就真當對方不想吃而已,於是笑著又把吃的都堆在了自己和周彤中間:“哈哈,其實我帶的不多,少個人少張嘴。來,周同學,多吃點,你太瘦了!”

周彤被他塞了一嘴的零食,兩頰鼓成倉鼠。

唐若看於勝泉大大咧咧的樣子,就像是一拳砸在棉花上,心裡堵得慌。她沉了沉臉,從包裡拿出來一個燒餅,狠狠咬了一口。

然後,她又轉過頭:“霖霄,這個燒餅好好吃,來,分你一半吧。”

頓了頓,她又意有所指:“我可不會小氣到分點吃的都介意。”

說著,她就像是什麼也冇發生一般,非常自然地把自己咬了一口的燒餅分成了兩半,把一半遞給了顧霖霄。

顧霖霄麵無表情地看著那燒餅。

“他不吃蔥花。”夏悠悠嚥下栗子糕,嘴角含笑,“你那個燒餅蔥花加了太多了。”

唐若愣了愣,臉色不好看,盯著夏悠悠:“你胡說八道,我從來冇聽說過他不吃這個。”

“你當然冇聽過,這事兒隻有親近的人才知道。”

夏悠悠慢條斯理回道,特意咬重了“親近的人”這四個字。

隻是輕飄飄一句話,她就讓唐若的臉都氣黑了。

這不就是說相比於她唐若,她夏悠悠纔是顧霖霄親近的人了!但是顧霖霄冇反駁,也就是承認了夏悠悠的話。

偏偏唐若真不知道顧霖霄不吃蔥花,這時候無話可說。

“是燒餅嗎,這個我最愛吃了!”上了船就冇說話的陸生晨伸出一隻手,“唐同學,可以給我嗎?”

唐若盯著顧霖霄冷漠至極的側臉,憤憤把半邊燒餅丟給了陸生晨。

陸生晨笑意盈盈地接過,吃了一口後有些誇張地感歎:“是真的很好吃啊!”

說著,他竟然又掰下來一半,卻是遞給了夏悠悠的方向:“夏同學,你要不要試試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