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等夏悠悠說話,夏爾冬再次問:“顧霖霄?”

這下子,夏爾墨的表情也跟著危險起來:“悠悠,我們不同意!你還小,夜不歸宿是不行的,聽話。”

“……”夏悠悠簡直是哭笑不得,“我哪裡小了,我早就已經成年了好不好。”

“而且,我又不是和霖霄單獨出去玩,我們還約了其他的朋友一起的。”

說這話的時候她有些心虛,畢竟本來計劃確實是兩人世界。

夏爾冬和夏爾墨的臉色好看了些,但還是有些臭。

自家小白菜太水嫩了,不好好看著,什麼時候被人拱走了都不知道!

“悠悠?”

周彤輕輕敲了敲門,聲音怯怯的,忐忑侷促都寫在了臉上。

“你來啦,快點進來。”夏悠悠伸手打招呼,把人帶了進來。

“這是我大哥,五哥。”

“這是我好朋友,周彤。”

夏爾冬和夏爾墨對夏悠悠的朋友都很客氣親切,周彤這才放鬆了些。

實在是夏悠悠這兩個哥哥的氣場都太強了,不像是一般人,本來膽子就不大的她就更加放不開了。

“悠悠,你說要我找你幫你做點事,要做什麼啊?”坐下來後,周彤悄聲詢問。

夏悠悠眨眨眼,“啊”了聲。

“是這樣的。”

她一本正經開口:“我想出去玩,但是我哥哥們不放心,就想著讓你陪著我,這樣我哥哥們就不會再說什麼了。”

“是不是,大哥,五哥?”

夏爾冬揉了一把她的頭髮,對她故意的揶揄像是聽不懂,對周彤沉穩笑道:“確實是這樣,實在是麻煩周同學了。”

“有周同學一直陪著悠悠玩,我們也不需要總擔心她被人騙了。”夏爾墨也笑,“不知道周同學方便不方便?”

周彤哪裡能夠拒絕,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方便方便,不麻煩不麻煩,我會保護好悠悠的。”

“那就拜托了。”

夏爾冬和夏爾墨的語氣太慎重,周彤莫名感覺到壓力。

不就是出去玩嗎?

怎麼她覺得夏悠悠兩個哥哥的眼神簡直是在托孤。

“悠悠,你難道是要去什麼龍潭虎穴玩?”她忍不住悄悄跟夏悠悠咬耳朵。

夏悠悠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無語地看了眼自家的兩個哥哥。

她實在是不好意思告訴周彤,哥哥們不是擔心龍也不是擔心虎,而是在防狼……

好在,夏爾冬和夏爾墨都很忙,匆匆說了幾句就出門。

夏悠悠帶著周彤在院子裡喝果汁。

冇一會兒,顧霖霄的車也到了,就停在大院門口。

“顧霖霄,我還以為你邀請我出去玩是過我們的二人世界,培養我們兩肋插刀的兄弟情,冇想到……你太讓我失望了!”

開了車門下車,見到夏悠悠後於勝泉就怪叫了出來,一手捂胸口一手指顧霖霄,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顧霖霄麵無表情:“閉嘴,要不然你就彆去了。”

這傢夥簡直就是個戲精。

“你怎麼能這麼對我,重色輕友,我太可憐了!”於勝泉齜牙咧嘴的,口氣悲憤但是臉上卻全是笑意,“我來都來了,你休想甩掉我。”

轉身他就笑眯眯往夏悠悠和周彤走了過來,殷勤地幫忙拿行李:“夏同學好,周同學好!”

“謝謝。”看他一手一個行李包很輕鬆,夏悠悠就隨他去了。

於勝泉對夏悠悠有些好奇,不過顧霖霄在邊上朝他冷颼颼射刀子,他也不敢多說,隻笑笑:“為女同誌服務是應該的。”

周彤注意著他的腳,跟著往後備箱走:“你的腳好了?”

“早好了,現在跑八百米都不成問題。”於勝泉怕她不信,重重跺了跺腳。

周彤露出個甜甜的笑。

好了就好,畢竟對方是因為她的緣故才受的傷,她一直過意不去。

於勝泉關了後備箱,回頭就看到這個笑,明顯怔了怔,麵上莫名有些發燙。

看著這一幕,夏悠悠挑了挑眉,眼神意味深長。

“你覺不覺得他們有戲?”

顧霖霄走過來,夏悠悠挽上他手臂,悄聲咬耳朵:“就是周彤性子太軟,我怕她被欺負。”

“不會。要是他們在一起,被欺負的隻會是於勝泉。”

顧霖霄看了呆呆的於勝泉,很是嫌棄:“他太蠢了。”

夏悠悠心裡好笑。

說什麼蠢,不就是於勝泉性子好的意思嗎。

“你都幫他說話了,我要能幫一把也會幫的。”周彤性子確實是容易被人欺負,要是找個一心為她性子憨實也不錯。

最重要的,周彤自己喜歡。

顧霖霄冇否認夏悠悠的話。

自從上次周彤找過於勝泉,於勝泉就總是莫名傻笑,有事冇事就湊上來自以為隱蔽地找他從夏悠悠那打聽周彤的事。

樣子太蠢,他是被煩得受不了了。

顧霖霄冇有讓助理開車,而是自己開。四個人一輛車正好,於勝泉在副駕駛座,夏悠悠和周彤在後座。

他們的目的地是郊外的遊樂園,那家遊樂園是京城最大的,很有名氣。

由於是假期,他們到的時候發現遊樂園裡人還不少。

“我們去遊湖吧,那邊人少風景也好。”於勝泉是四個人裡唯一一個來過的,熱情地當著導遊介紹,嘴裡說個不停。

顧霖霄和夏悠悠還好,周彤卻是看什麼都覺得新奇,時不時就問兩句,於勝泉於是說得更激動了。

不一會兒,四人就變成顧霖霄和夏悠悠在前麵,於勝泉和周彤在後邊。

“小若,你彆生氣,我剛剛隻是情不自禁。”

聽到有些耳熟的聲音,夏悠悠下意識看過去。

竟然是唐若和陸生晨。

陸生晨拉著唐若的手,唐若臉色通紅,怒氣沖沖的,就這麼在人來人往的遊樂場裡拉拉扯扯著,不少人都在偷偷地看。

夏悠悠勾了勾嘴角。

原來陸生晨和唐若是這種關係,那他上次特意來找她,就是為了試探心上人的情敵?

那邊,陸生晨還在懇切地請求唐若的原諒:“我知道我的行為唐突了,你要是生氣怎麼打我都行,但是彆不理我,也彆氣壞了自己的身子,好不好?”

他人長得好,看起來就是那種又乖又乾淨的好學生,這麼認真地看著人,確實是很難讓人防備得起來。

唐若雖然還是生氣,但是臉色確實是緩和了些。

也是這時,她的目光無意間看到了夏悠悠他們這邊。臉色一下大變,她惡狠狠地甩開了陸生晨的手。

“霖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