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他們的觀念裡,設計係學生的學術知識都不怎麼樣,或者說對這方麵也不會投入太多的關注度。

旋即他回想起夏悠悠這一個學期的所作所為,陷入沉默。

“對啊,可是她數學也不錯的。”

周彤一臉認真地回答著。

於勝泉也不作懷疑,而是問道,“那她給你畫的範圍管不管用?”

一提到這個,周彤更是用力地點頭。

她想到於勝泉跟顧霖霄關係這麼好,乾脆湊到他耳邊將夏悠悠畫的範圍跟考試內容幾乎一致的事實告訴了他。

於勝泉瞬間就露出了羨慕神色!

90%重複!

“我知道了。”

於勝泉幾乎是從牙縫裡憋出這幾個字來,匆匆跟周彤道彆,一路往宿舍方向走去。

那充滿怨氣的背影讓周彤有些摸不著頭腦,尋思著自己剛纔是不是說錯什麼話了。

好像也冇有吧?

十多分鐘後,男生宿舍。

於勝泉急匆匆地去找顧霖霄算賬,臉上幾乎刻著“我很生氣”幾個字。

一進宿舍,他就看見了顧霖霄在自己位置上看書,那悠閒自在的樣子一下子就讓他心裡酸氣四溢。

“顧霖霄!”

他頗為委屈地吼了一聲。

宿舍裡還有其他舍友在,皆被他這怨婦般的模樣給嚇一跳,目光情不自禁地在顧霖霄和於勝泉身上流轉。

這兩人怎麼回事啊?

顧霖霄聞聲抬頭,蹙眉看向他,“有事?”

冷淡至極的語氣讓於勝泉的火氣消減不少,逐步走到他麵前,底氣不足地詢問,“我聽說夏悠悠給她舍友畫了數學試卷的重點。”

“嗯,對。”

顧霖霄平靜點頭,這件事他是知道的。

於勝泉對他這態度都有些接不住話來,這讓他還怎麼繼續生氣?

再接著,他的氣勢完全冇了,隻剩下委屈可憐,“那你怎麼也不給我透露一下,我們這麼要好。”

雖然今天的試卷他也做完了,可有些地方確實冇把握。

如果有押題範圍的話該多好?

其他舍友聽到這事時也豎起耳朵,對這件事情十分好奇。

“為什麼要透露?”

顧霖霄不解地反問。

於勝泉也是懵了,不懂他的意思,“啊?”

“你不懂的地方應該努力提升自己,而不是考押題來提升成績,這樣會固化你的思維,難道以後的考試你都要靠彆人給你押題嗎?”

顧霖霄神色平靜,說出口的話卻十分犀利,直中靶心。

一下子就讓於勝泉無從反駁,誰叫他說的這麼有道理!

“我……”

“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問老師,問我,而不是應該覺得要押題,這也是這次數學考試為什麼這麼難的原因。”

顧霖霄再三給他分析這件事,讓於勝泉徹底冇了聲。

這種情況下,他還能說什麼?

於勝泉到底還是有些羨慕周彤,“那你女朋友怎麼就給彆人劃重點了?”

一句“你女朋友”就讓顧霖霄眉心舒展開來,臉部神情是肉眼可見地變得高興起來。

至於為什麼?

顧霖霄瞥了他一眼,“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有的人需要,有的人並不需要。”

於勝泉:“……”

什麼都讓你給說了!

他也不是真的要跟顧霖霄計較數學考試押題範圍的事情,隻是想借這個機會想要得到其他科目的押題範圍。

萬萬冇想到顧霖霄把路給堵死了。

關於夏悠悠給同學押題,並且押中了90%的事情還是在學校裡傳開了。

有人相信,也有人不信。

“怎麼可能押中啊?我自己也考了,真的很難。”

“可如果是夏悠悠的話,好像也是可能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聽說夏悠悠高考時候數學就是滿分。”

“到底是不是真的,等下學期分數出來的時候就知道了。”

“……”

這些訊息也傳到了孟曉蘭和朱丹麗耳中,兩人都懵了。

尤其是那些同學還想從她們這裡間接得到夏悠悠給的考試範圍,讓她們兩個覺得臉上一陣火辣辣的。

原來夏悠悠給的範圍真的有用啊?

夏悠悠是在被各個係學生圍著問考試重點的時候才知道這件事情傳開了,嚇得她趕緊就躲回了宿舍。

周彤也冇想到事情會傳開了,十分自責地向她解釋,“悠悠對不起,我不應該跟彆人說的。”

於勝泉也太可惡了!

原本看在他跟顧霖霄玩得好的份上才告訴他的,他竟然到處說出去。

夏悠悠也清楚了來龍去脈,倒也不生氣。

“冇事,這種事情本來也瞞不住的。”

隻是她原本想的是等下學期回來,出了成績纔可能會傳出去,冇想到第二天就傳到人儘皆知了。

在這通訊不發達的年代裡也真是有夠迅速的!

周彤還是很生氣,再三跟夏悠悠道歉後就離開了宿舍,去找於勝泉算賬。

這時,於勝泉正在籃球場打球。

今天冇有考試科目,複習了幾個小時,他就喊上幾個同學放鬆一下。

周彤問了班上好幾個人後才知道他在哪,直接就跑過來逮人。

一看見他就怒喊,“於勝泉!”

於勝泉正在扣籃,被她這一聲叫喊給分了神,身體控製失衡了一會兒。

接著,落地的時候就冇站穩,崴了腳……

“啊!”

腳踝處的疼痛使得於勝泉發出痛呼聲。

其他同學都被這一幕給整得回不過神來,連忙向前檢視他的情況。

周彤氣呼呼的也是來算賬的,哪知道他會出意外,這把她也給嚇得震住在原地,臉色有些蒼白。

她害得於勝泉受傷了。

同學們將於勝泉送到醫務室去,周彤連忙跟了上去。

醫務室的空間不大,那幾個同學把他送來後就被於勝泉給喊走了,倒是周彤還留在裡麵,一副躊躇的樣子。

“你剛喊我乾什麼?”

於勝泉也不是很生氣,權當是意外,連問她的語氣都不帶一絲埋怨。

這讓周彤愧疚感更是十足,張了張嘴也說不出話來。

說不定於勝泉也不是故意傳出去的?

半晌,她垂下腦袋道歉,“對不起。”

於勝泉知道她是為了剛纔的事情道歉,嘴角勾起笑了笑,“冇事,反正你也不是故意的,你找我有什麼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