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週末。

夏悠悠馬不停蹄地眼裡學校裡的是是非非,跑回家中。

這幾天外語係的老師們到處找她,連同外語係那些同學一看見她雙眼放光,想把她拉去跟老師們暢談人生。

還好她躲人都躲出經驗來了,才得以脫身。

她剛回到家就發現去旅遊了的爸爸媽媽回來了,大哥,二哥,三哥,四哥還有五哥都在家!

好久冇這麼齊人了。

上一次得是新年的時候了。

夏悠悠雙眸瞪圓,一陣小跑到家裡,“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怎麼大家都回來了啊?”

最重要的是居然也冇人跟她說一聲!

爸爸媽媽身上還穿著一身休閒旅遊裝,剩下幾個哥哥眉宇之間都有些倦色,似乎都是剛回來的?

她一問,爸爸媽媽還有幾位哥哥臉色都怔了一下,麵麵相覷一眼。

氣氛莫名走向微妙詭異向……

“小妹,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了嗎?”五哥夏爾墨眨巴著那雙跟她極為相似的桃花眼,有些無奈發問。

“不應該啊?難道小妹也給我們準備了驚喜?”四哥夏爾喬摸著下巴合理分析。

“預判了我們的預判。”三哥夏爾文語氣比起前麵的兩位哥哥要肯定一些。

“這就是一家人的默契。”二哥夏爾辰竟也這麼說。

唯有大哥夏爾冬倒是讀懂了幾分她的神情,“你真的忘了?”

夏悠悠:“……”

她不想回答他們的問題,將求救的目光投向爸爸媽媽。

媽媽麵帶著柔和的笑容向她走過來,挽住她的手臂說道,“寶貝,今天是你生日啊,你這都忘了?”

誒!

夏悠悠愣住,還真忘記了這件事。

這段時間學校還有工廠的事情讓她忙得腳不沾地,還得防著被那些老師拉去聊學術聊人生。

確實忘了生日這回事,而且這還是她自己的生日。

夏悠悠對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的生日倒是記得牢牢的,剛纔還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唯獨忘了自己的。

“原來小妹真的忘了啊?最近是不是太忙了?”

夏爾墨一看見小妹雙眸泛著淚光的樣子,心疼極了,走過來摸摸她的腦袋詢問。

夏悠悠搖了搖頭,嘴角微微勾起,“我就是很開心。”

至於她開心什麼,家人跟她都有默契,隻是笑笑冇再繼續追問下去。

“好了,你大哥定了飯店,時間也差不多了,去吃飯吧。”

夏振國也許久不見女兒了,一手牽著老婆,另一隻手就牽著女兒往外走。

幾個被留下來的男人相視無奈一笑,也不跟爸爸一般見識。

一出門,一家人的腳步就頓住了。

尤其是夏悠悠,一頭霧水地看著出現在這裡的顧霖霄,剛纔他不是都回家去了嗎?

看起來好像冇走啊!

夏振國挑起濃眉,對著等候在門口的人問道,“不是讓你去飯店裡等著嗎?怎麼過來了?”

這話又引起了夏悠悠注意,聽起來好像是爸爸邀請顧霖霄一起去吃飯了?

果然,下一秒就聽到顧霖霄回答。

“我想著自己一個人過去,不管是早到還是晚到都不太好,所以就想和大家一起過去。”

夏悠悠目光又落在媽媽還有幾位哥哥身上,冇有一個人露出意外神色。

敢情隻有她一個人被矇在鼓裏啊!

夏振國對他的話還算認同,點頭道,“那就一起走吧。”

他們走到巷子口外,除了爸爸和大哥的車外,還停著一輛嶄新乾淨的車子。

一看車牌,是顧霖霄平日坐的車子。

夏悠悠打從心底佩服他,連車子都給自己安排好了。

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都陸續上車,顧霖霄則看向她問道,“要坐我的車子去嗎?”

“好……”

“咳咳!”

她正要答應時,幾個哥哥不約而同地發出咳嗽聲。

分明就是不想讓她坐到顧霖霄的車子上去,可是平時他在學校的時候也是坐他車的啊。

現在倒讓她有點左右為難了。

夏悠悠思考兩秒後,假裝冇有聽到哥哥們的咳嗽聲,往顧霖霄的車走過去,打開門坐進去後就趕緊關上。

甚至都冇有給幾個哥哥反映的機會。

夏家幾個哥哥:“……”

夏悠悠一進去就喊司機快點開車,免得又被幾個哥哥給韓走。

司機第一時間啟動車子,緩緩開向顧霖霄提供的地址,這才讓夏悠悠鬆了一口氣。

半個小時後。

車子停在京城的一處比較偏僻的酒樓前,從門麵看起來就十分的古色古香,前麵還有一個小庭院,栽種著各種各樣的花兒。

夏悠悠第一次來這邊,眼中有著明顯的驚豔。

這裡可比那京城大飯店要安靜有氛圍多了。

酒樓裡麵還是非常大麵積的,包廂裡一共有24個,每一個都已經華國的24節氣來命名,就連裡麵的物質也是有所相關的。

可見這裡的老闆對這家酒樓的用心。

夏爾冬定的是驚蟄的包廂,裡麵四周都種了一些小花綠植,一進去就給人一種春天的感覺。

一家人坐下來,服務員就開始上菜,應該是大哥提前已經準備好了。

不一會兒,桌麵上就佈滿她喜歡吃的美食。

咕嚕肉、辣子雞丁、香芋排骨……

夏悠悠看得食指大動,給大哥投去一個肯定的眼神,對她的愛好瞭解得是一清二楚。

正在她準備吃的時候,顧霖霄已經默默地幫她把餐具都用熱水燙了一遍,讓她有點不好意思。

家裡人都看著呢!

她輕聲嘀咕著,“我自己來就好。”

“冇事,這是我的習慣。”

顧霖霄臉皮頗厚地回答。

一句話就引來所有的目光,尤其是她那幾個哥哥的,還帶著些許不悅神色。

偏偏顧霖霄跟冇看見似的,隻專注於自己手下的動作,這讓夏悠悠合理懷疑他是故意這麼乾的。

接著,還給她夾菜。

“吃這個,平時你最喜歡吃這個了。”

夏悠悠覺得家裡人那灼熱的視線都要把她給看穿了,她隻能繼續發揮裝傻充楞的本事,低頭默默地吃飯。

後麵爸爸媽媽問題學校的情況,夏悠悠提起近況,才逆轉了一下氣氛。

中途,她出去上了一趟洗手間,卻遇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