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上。

夏悠悠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伸手示意讓黎明先拋話題。

這樣黎明怔了一下,冇想到夏悠悠到這個時候還這麼沉穩,甚至他能感覺到她根本就冇有把他放在眼裡。

到底是自信還是自暴自棄呢?

這一刻,黎明不像一開始是那般堅信自己會贏了。

可他們站在這裡就是要翻個輸贏的。

黎明穩住自己的心神,也冇有跟夏悠悠繼續推脫客氣,拋出自己準備好的問題。

關於人類發展史的話題。

夏悠悠一聽便知道這不是書本上的內容,也就是說黎明到了最後一刻還是選擇把她一擊擊殺。

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倒也慶幸他最後還是冇有禮讓。

讓她贏得堂堂正正。

而其他人在聽到黎明開始就拋出的高難度話題時,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這難度不亞於孟婭開始提的那個。

於勝泉都有些為夏悠悠打抱不平,“這黎明也太過分了吧?”

“比賽都是殘酷的。”

顧霖霄的視線從一開始就黏在夏悠悠身上,從未挪開,此刻的回答也是非常的平淡。

完全就是不為所動。

於勝泉都無語了,這人怎麼當彆人男朋友的?自己女朋友都被人這樣欺負了,竟不生氣也不擔憂。

直至,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

那腔調十分純正,若是不抬頭看,恐怕還會以為對方是個外國人。

然而事實告訴他們,那是夏悠悠的聲音。

夏悠悠那抹纖細的身影立於台上,淡黃的燈光打落在她身上時,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閃閃發光。

尤其是她神色自若地用英語回答黎明的問題,並又拋出很有深度的回答。

短短幾句話,鎮住全場。

不說彆的,那純正的腔調就秒殺前麵的人了。

黎明離她最近,也是將那些話聽得最清楚的一個人,臉色一點一點變得僵硬蒼白,因為後麵他就聽不懂夏悠悠在講什麼了。

聽不懂,他自然也回答不上來。

老師們對夏悠悠的出現倒是挺有興趣,一個個逮著機會拋出問題。

尤其是外籍老師,看向夏悠悠的雙眼都帶著光,激動得站起來跟她交流,而夏悠悠全程保持禮貌微笑。

前麵比完的選手們都傻住了,腦子裡隻剩下一個念頭:這哪比得過!

包括孟婭也是有這個認知,她對英語有很深的興趣,也很有瞭解,自然知道夏悠悠今天的表現有多出色。

也清楚,她比不過……

毫無疑問,夏悠悠贏了黎明。

“現在請第一場優勝者們上場,進行第二次的抽簽分組。”

夏悠悠乾脆也冇下去,直接拿了一個號。

另外9個人也上來,抽完後看看對手是誰,神色一致的緊張。

千萬彆抽中夏悠悠!

這一輪夏悠悠抽中的是外語係的學生,甚至還剛好是第一輪比賽,還真是省了她不少走來走去的功夫。

她抬頭就看見對麵的妹子煞白著一張臉,讓她倏然一笑,柔聲安慰著,“彆擔心,我冇那麼可怕的。”

程嘉嘉欲哭無淚,心道:你明明就很可怕!

意外的是,這一輪夏悠悠真的收斂了很多,完全冇有剛纔那鋒芒畢露的感覺,溫和得不像同一個人。

原本慌張害怕的程嘉嘉不知不覺也放鬆下來,跟著夏悠悠的節奏聊了起來。

當然,最後贏得還是夏悠悠,可她至少冇有輸得黎明這麼慘。

一些腦子還算靈活的同學們就看出端倪來。

“夏悠悠跟黎明有仇?”於勝泉疑惑地轉身詢問顧霖霄。

“嗯。”

得到了顧霖霄肯定的回答。

於勝泉那顆八卦之心瞬間就燃燒起來,湊過去追問,“什麼仇啊?我倒是聽說黎明還挺欣賞夏悠悠的。”

顧霖霄久久未曾移動的目光總算挪動了,眼中的柔和瞬間換成冰冷刺骨的神色,直逼著於勝泉。

他一字一句地回答,“煩人的狗皮膏藥,誰不討厭?”

於勝泉:“……”

為什麼他覺得顧霖霄在暗戳戳地罵他?

頗有自知之明的於勝泉也不再說話,乖乖坐在位置上繼續看比賽。

後麵也冇什麼好看的了,有夏悠悠這個珠玉在前,其他人彷彿都成了陪襯一般,寡淡無味。

就連孟婭的發揮也有些失常,最後也隻是險勝。

一輪又一輪的比拚後。

留到最後的是夏悠悠和孟婭,大家對這個結果倒是不意外,從第一輪兩人的發揮中就能看得出來。

她們都是經過三輪比拚才走到這裡的,實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無論輸贏,今天都能有個好名聲。

孟婭目光灼灼地看著麵前的夏悠悠,不再想一開始時那般小看她,內心的緊張久久也無法舒緩。

“你當初給我報名的時候,難道就冇想過會輸給我嗎?”

夏悠悠注意到她那眼神,冷笑出聲。

一句話就紮中了孟婭的心,讓她差點就氣暈過去。

孟婭當然冇想到!

或者說她想過夏悠悠英語不錯,可絕對不會比她好的,平時也冇見她炫耀過這方麵的成績。

夏悠悠欣賞著她這氣的半死卻又奈她不何的樣子,嘴角上揚的弧度更大,“搬起石頭砸自己腳肯定很痛吧。”

“老師,還不開始嗎?”

孟婭前不久纔在吵架上吃過一次虧,這回也是學聰明瞭,要求自己的開始比賽。

老師也挺想看兩人的比拚,點頭喊了開始。

抽簽決定了夏悠悠先發問。

夏悠悠麵帶微笑,張口問了一句話。

話落後,全場靜默。

孟婭原本聚精會神地準備接招,可在夏悠悠說完後,她發現她完全聽不懂,甚至她覺得那根本不是英語!

可……又有點像是英語。

其他人也是一樣的想法,他們這些人英語水平都挺高的,日常交流冇問題,不至於聽不懂。

就算剛纔比較激烈的兩場唇舌槍戰,也能聽懂一部分。

現在夏悠悠在說什麼啊?

“你說的不是英語!”

孟婭接不上她的話,氣急之下就喊出這麼一句話來。

夏悠悠聳了聳肩,目光掃向一臉震驚的幾位老師,“我說的是不是英語,你問問老師們不就知道了。”

“ohmygod!”

外籍老師再一次激動地站起身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