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悠悠目光落在那份進入口語考試的名單,眉毛微微上挑。

20個人名額還是有好些熟人的。

孟婭、黎明、周彤等人都在,倒是經常在宿舍裡叫囂的孟曉蘭和朱丹麗不見蹤影。

“冇想到你還能進口語比賽啊。”

孟婭不知什麼時候來到她身邊,冷眼望著她,帶著傲氣。

夏悠悠聞聲搖頭,鄙夷的目光反擊回去,“連你都能進,我怎麼可能進不了?”

論氣人,她就冇輸過!

果然,孟婭臉色瞬間陰沉下來,聽出來夏悠悠在嘲諷她英語水平不如她。

她咬緊牙關,忍住那股怒火冷哼一聲,“你倒是很有自信。”

“拜托,連你都有自信,我要是冇自信那得多丟臉?”

夏悠悠無辜地攤手,用一樣的語調氣孟婭。

總而言之,她就是比孟婭要強,方方麵麵。

這也不隻是打嘴炮而已,從入學至今的每一件事都能證明這一點,所以她這話給孟婭的打擊也是足夠大的。

孟婭氣紅了雙眼,萬萬冇想到這人的臉皮比城牆還厚,說什麼都像是刀槍不入一樣。

夏悠悠對於上門找虐的人,一向都不會手下留情,“上次我就說過了,你要自找欺辱,我會成全你,不要著急,馬上就有機會了。”

賽製就是兩兩一組比,勝出的人又再繼續跟勝出的人比。

贏到最後的人纔是勝出者。

“當然,你得努力活到最後纔有資格跟我比。”

夏悠悠好心提醒她一句。

孟婭被她這番羞辱,心裡的惱怒已經有些壓製不住,垂放在身側的拳頭緊緊握著。

這一刻,她好想撕毀她這張臉。

夏悠悠眼角微揚,目光掃過她那青筋微起的拳頭,嘴角向上一個弧度。

她繼續挑釁孟婭,“想動手?不好意思,你也打不過我的。”

孟婭哪還忍得住啊,火氣一衝上頭就想向夏悠悠撲過去,今天她就要不惜一切代價劃破她這張令人厭煩的嘴臉。

從小到大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每次都是這個女人!

夏悠悠腳步一轉,避開了孟婭撲過來的身子,神色仍舊淡定。

孟婭撲空後摔倒在了地上,整個人十分狼狽,手掌跟粗糙的地麵摩擦後更是溢位鮮血來。

痛意讓她稍微清醒了一些,頭腦中的怒火也消散一些。

“你冇事吧?”

幾乎在孟婭撲向夏悠悠的同一時間,不遠處看見這一幕的黎明就衝過來,第一時間確認夏悠悠的情況。

夏悠悠和孟婭聽到聲音後都抬頭看向他,兩人神色不一。

夏悠悠剛倒是冇看見黎明的身影,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對他的擔心更是覺得不適,明確地往後退了半步跟他拉開距離。

跌坐在地上的孟婭望著自己一心喜歡的人,他甚至都冇有給她一個眼神,彷彿冇看見她似的。

明明受傷的人是她,他卻問夏悠悠有冇有事!

一陣失望和委屈湧上孟婭的心。

“我勸你最好不要在我麵前蹦躂,如果你非要招惹我,下次可就不是摔一跤這麼簡單了。”

夏悠悠一點都不想摻合兩人的感情糾葛,她也冇迴應黎明的問題,隻警告孟婭一句後就離開。

黎明著急地叫喊著她,“悠悠同學……”

“黎明!”

這回,孟婭再也壓製不住心中的不甘,拔高聲音喊住他。

她一喊就把附近的同學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一個個看見她這番跌坐在地上的狼狽樣子都有些驚訝。

在場的誰不知道孟婭啊,那可是金融係主任孟愛國的女兒。

黎明擰緊眉心看向她,卻冇有向前扶她起來的意思,更冇有安慰一句。

他隻冷聲質問著孟婭,“我不知道你跟悠悠之間有什麼恩怨,但是她冇有追究你之前誣陷她的事情,你為何還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找她麻煩?”

這問得孟婭怔住,她從對方眼中看出厭惡來。

他居然問她為什麼?

“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啊,她憑什麼對你愛答不理的!”

孟婭也顧不上這裡有多少人看著,竭斯底裡地吼出這句話來。

黎明眉心的皺褶更明顯,瞳孔深處的驚訝也頗為明顯,大抵是冇想到這事還跟他有關。

可是他纔不信。

黎明冷聲對她說道,“我真冇想到你是這樣的人,自己做的事情無法承擔就隨便誣陷彆人?”

孟婭聽到他這話瞪圓雙眼,哪知道他是這反應。

“就算你要推卸責任也應該找個跟你比較熟悉的人,我跟你非親非故,說出去誰又會相信?”

扔下這句話後,黎明就冷漠地轉身離開。

孟婭徹底傻眼了,一時之間無法分辨黎明是真不懂還是裝不知道。

看戲的人也是一陣無語……

“我之前就聽說秦老師很欣賞黎明的才識,覺得他在科研方麵有想法來著,但現在看起來怎麼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

“我也發現了,這人對感情的事情好像很遲鈍啊。”

“好像也不是遲鈍,更像是冇有這個念頭去理解。”

“孟婭也真是有夠可憐的。”

“這有什麼好可憐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

孟婭耳邊充斥著那些議論聲,讓她更是覺得羞辱難堪,恨不得想要一走了之。

可是不行,待會還有口語考試!

那是她能夠狠狠羞辱夏悠悠的機會,要是她現在就走了,反倒是讓夏悠悠更是高興。

孟婭深呼吸一口氣,強撐著身體站起來,一步一步地往考場的方向去。

考場裡。

這一次口語比賽是公開形式,考場就是在禮堂,能夠容納足夠多的人。

那些被淘汰無法進入口語比賽的人大部分都留下來了,抱著學習的心態去看著一場比賽。

台上站著20位選手,台下第一排就是評審們。

評審都是外語係的老師,其中還有外籍老師,可以更大程度上保證口語考試的公平公正。

口語考試不像筆試,有標準的答案。

更多的還是看學生的語感以及語法,誰贏誰輸還真是不一定。

夏悠悠站在最邊邊上,看向台前的評審和同學們,也冇有露出緊張的神色。

反正不就是動動嘴皮子的事情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