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讓他在這裡一動不動地坐了兩個小時,越想夏悠悠心裡越不是滋味。

期間她讓他休息一會兒,顧霖霄也不願意,非要等到她把畫給畫完。

顧霖霄在聽到她說畫好了之後才站起身來,往她這邊走過來,高大的身影佇立在身邊,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畫紙上的畫。

這一刻,夏悠悠比出高考成績的時候還要緊張!

她嘴唇微抿著,等候“判詞”的過程讓她很是焦灼。

正在夏悠悠準備打破僵局的時候,耳邊就響起顧霖霄的聲音。

顧霖霄凝視著那躍然於紙上的畫像,隻用粗粗細細、淺淺深深的線條,便將他的模樣畫出來。

從髮絲、到五官的每一處描繪出神態來,可以看得出來她的用心,讓他看得完全怔愣住,久久不能回神。

畫上的人分明是他啊。

“我很喜歡。”

顧霖霄本來覺得畫得不像也沒關係,隻要是她畫的,他就喜歡。

可這畫像確實畫得入木三分。

悠悠撇嘴搖頭,還是不太滿意,“還是我的技術不夠好,如果再精進一點,能把你畫得更好的。”

都怪她最近一堆事情要忙,冇有時間去練技法。

“這已經畫得非常好了。”

顧霖霄的目光久久都未能從畫像上移開,隻因這是她給他畫的。

這是她第一次給他畫人像。

很好看。

夏悠悠見他是真心的稱讚,勾起唇角,“那你要求還真低,現在天色也不早了,也不能再畫第二幅,等下次我再給你好好畫。”

她平時對自己的畫畫技能還是很有信心的,直至今天在畫顧霖霄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要進步的地方還很多。”

“好,我隨時做你的模特。”顧霖霄眸中滿是寵溺,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這話深得夏悠悠的心,讓她心都蕩了一下。

顧霖霄有時候說的話真是擊中她的心坎。

夏悠悠將畫報上的夾子給拿開,準備把畫紙裝框後就畫起來,將就著先用著。

顧霖霄在她行動的那一刻,人已經走到角落裡拿出一個畫框來,將那幅畫像給放了進去,掛到牆壁的空位上。

夏悠悠正在觀察位置,目光不自覺地落在了原本掛著的畫上。

一個疑惑,在她的心中悄然滋生。

這些……

“這些畫該不會都是真跡吧?”

她緩慢地嘀咕出聲音來。

一開始夏悠悠還真冇想到這一點,畢竟這裡每一幅畫都是比較有名的,有的甚至有價無市,哪能這麼隨便掛在這屋子裡啊。

可她現在盯著看了一會兒,看清楚畫上的細節,真的不能再真!

顧霖霄將那幅畫掛到牆上之後,目光掠過那幾幅畫,點頭轉頭回答,“當然是真的,我收集回來的。”

他怎麼可能會讓送假畫給夏悠悠呢?

“哈?”

悠悠被嚇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一雙桃花眼瞪得跟鈴鐺似的。

居然是真的!

“你之前不是說喜歡這幾個畫家的作品嗎?”

顧霖霄以為她不喜歡,微蹙眉心,眼中閃過一絲的擔憂。

夏悠悠久久才找回到自己的聲音,“喜歡是喜歡,可這些畫家的名氣不小,一幅畫就要很多錢的。”

這些可都是老藝術家們啊!

即便在21世紀,也是非常具有影響力那種。

在這個時候,他們都已經成名了。

照道理說,這個年代買他們的作品肯定要比在21世紀的時候要便宜的,藝術家們的作品一般都是年代越久越值錢。

可再便宜也還是貴啊。

“你喜歡的東西怎麼可以用金錢來衡量?”

顧霖霄真誠發問。

在他看來,隻要他高興,再多錢還是值得的。

一句話就把悠悠給噎住了,用金錢去衡量藝術家們的作品確實有點不好。

尤其是她還算是半個同行,再不濟也是個愛好者,更加要把這份尊重敬畏之心給保持住。

嗯,就是值得的!

反正買都買了,她總不能讓顧霖霄給退回去。

“那你答應我,下次買這些的時候一定要跟我說。”

夏悠悠隻能從矛頭上解決問題,率先堵住他亂花錢的路。

以前她很少考慮錢,包括現在在投資,買東西方麵也不會捨不得。

可她一想到顧霖霄在靠山村牛棚裡待了十來年,受了那麼多苦,現在日子總算好起來了,也應該多想想自己。

“好。”

顧霖霄這回點頭答應得十分利索。

……

一個星期後。

終於迎來了秦學賓的最後一次講座。

講座不像之前上課是那樣,在課室裡,而是在清大的禮堂中進行。

禮堂能容納下的人還是很多的,同學們從很早之前就在期待這個講座,當天就提前了很多時間趕到禮堂。

這也是養成搶位置的習慣了。

不過因為禮堂足夠大,這一次冇發生有人冇位置坐的情況。

整個禮堂幾乎坐滿,位置明顯剛剛好。

悠悠坐在最前一排,一抬頭就能看見講台上的秦學賓。

第一排的位置都是老師們特地安排給自己得意門生的,各個係都有名額,而從第二排開始到第五排就是一些其他學校來學習的同學。

從第六排往後就是清大的學子們。

講座開始前,第一排的位置還冇坐滿,尤其是悠悠左邊右邊的位置都還空著。

也不知道是哪個同學。

她正想著,人就來了。

右邊有人坐了下來,她還冇反應過來,手就被人牽住。

讓她慌了一秒,下意識就想抽出來。

“悠悠。”

夏悠悠耳邊響起熟悉的聲音。

是顧霖霄!

她當即鬆了一口氣,腦袋往他那邊偏過去,輕聲嘀咕著,“你嚇到我了。”

剛纔她還以為是哪個不要命的敢來招惹她,擒拿手都已經準備好了,但凡他聲音再慢一秒。

“抱歉。”顧霖霄被她炸毛狀態逗笑,音調上揚。

聽得夏悠悠用另一隻手輕輕拍了一下他的手,“你還笑!”

兩人在低聲耍鬨的時候,夏悠悠左邊的位置又有人坐了下來,對方也是喊了她一聲。

“悠悠同學。”

夏悠悠下意識抬頭,看到一張有點熟悉的臉。

愣了兩秒纔想起來,這不那黎明同學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