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程過半。

教室裡又陸續來了幾個人,是剛剛下課的物理係老師們,都趕著過來看秦學賓的講課。

剛到門口卻看見夏悠悠在認真做實驗的樣子,微微一怔。

動作又快又準,彷彿這種實驗她已經做過成千上百回似的。

“這……”有人想問這是怎麼回事。

“噓!”

旁人當即就打住他的話頭。

做實驗是非常需要專注力的一件事,被人打擾的話很容易會出現誤差,這也是為什麼課室現在這麼安靜的原因。

十來分鐘後,夏悠悠停下手中動作。

實驗完成。

她輕輕撥出一口氣來,轉頭看向秦學賓,“老師,可以了。”

“好,辛苦了,你在這坐會兒。”秦學賓笑得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縫隙,對她很是滿意。

這丫頭可真會給他掙麵子。

夏悠悠眼看著他指著兩台旁邊的淺色木椅子讓她坐下,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一下。

在這坐,不就跟在動物園被圍觀的動物一樣?

她擺手客氣道,“不用,我在旁邊站著就好,老師您繼續講課吧。”

說完,夏悠悠都不給他說話的機會,麻溜跑回到門口那邊站好,做出一副認真聽課的樣子。

秦學賓也冇有強求,繼續往下講課,“大家剛纔也看到悠悠丫……同學做的實驗,我們就在剖析一下這個實驗的原理……”

秦學賓花了二十分鐘將這些知識嚼碎說給同學們聽。

又請同學上來做了第二個相對簡單一點的小實驗,而這位雖然資質很不錯,但在做實驗的時候還是看出來緊張了。

這跟夏悠悠形成鮮明的對比。

秦學賓倒也不至於要求所有人都跟夏悠悠和夏爾文一樣有天賦,對這個學生也很是滿意了。

“今天這節課就到此為止,大家有什麼不懂的可以隨時來教務處和我交流,或者找悠悠同學也行。”

一節課畢,秦學賓還留下了這麼一句話。

夏悠悠保持了一節課的心態差點崩掉,目光微凝地看著秦學賓。

這是給她找事呢?!

下一秒,她就接收到同學們熾熱的眼神,讓她覺得有點可怕,拔腿就想跑了。

當然也不是想想而已,夏悠悠趁著那些老師和學生們上去跟秦學賓寒暄的時候,悄咪咪地逃離了教室。

一路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夏悠悠纔剛走出教學樓就看見顧霖霄的身影,隻見他手中還拿著一個牛皮紙袋裝的東西。

等她一走過去,顧霖霄就把手中的袋子遞給她,“餓了吧?”

不問還好,一問夏悠悠就覺得腹中傳來一陣的饑餓感。

她點了點頭,湊向前問,“是什麼來的?”

“在校門口買的糖炒栗子。”

顧霖霄將袋子打開,伸手進去拿出一顆栗子仁遞到她嘴邊。

夏悠悠眼睛一亮,順從地張開嘴巴吃掉,又甜又香的味道就在她口腔裡暈開。

她往袋子裡看了一眼,發現裡麵都是剝好的栗子仁,心裡一陣暖暖的。

“怎麼都剝好了?”

夏悠悠隨口問一句,目的是想聽顧霖霄說點甜滋滋的話。

結果,他張嘴就道,“你剛做完實驗,手上沾了很多不能食用的物質,要注意衛生。”

夏悠悠:“……”

果然,她就不能抱有太大的期待!

顧霖霄絲毫冇察覺自己的話有哪裡不對勁,隻是每次在看到她吃的差不多的時候又遞出去下一刻栗子仁。

無縫銜接的投喂,讓夏悠悠說話的空隙都冇有。

隻能點頭或者搖頭地回答他的問題。

兩人並排走在校內道路上,偶爾的互動引來許多旁人豔羨的目光,更彆提剛從教學樓裡出來的那些人。

相比於之前,大家都淡定許多,但羨慕之情還是溢於言表。

“這兩人看著真的很般配,金玉良緣啊。”

“一樣聰明,又有才學。”

“秦老先生,你認為呢?”

其他人頂多都是感歎,倒是物理係那些老師壯著膽子向秦學賓發問。

說實話,他們自己覺得徒弟有這麼好的歸宿也是一樁幸事。

秦學賓凝視著那並排離開的身影,內心十分不是滋味,卻也不得不承認這倆孩子感情好啊。

他低低冷哼一聲,不作回答就轉身離開。

這可把身後的人都給整迷茫了,麵麵相覷一眼,不知道秦學賓為什麼會是這個反應。

難道是不滿意顧霖霄?

……

週末。

夏悠悠惦記著大哥要給她找靠譜人才的事,又回了一趟家。

所幸大哥的想法跟她不謀而合,還真給她約到兩個人週末見麵,讓她很是驚喜。

他們約在了京城大飯店裡見麵。

夏悠悠雖然不太想給秦傑榮賺錢的機會,可這裡是京城最好的飯店之一了。

她要請人打工,誠意還是要給足的。

京城大飯店的客流量還是很不錯的,兩次來飯店內都有很多客人在吃飯。

大哥幫忙訂了一個包間,夏悠悠到的時候,裡麵已經坐著兩個人。

年紀相差的……有點大!

夏悠悠眸底閃過一絲意外,從麵貌上看,一個大概在四五十歲左右,一個二十出頭這樣。

四五十歲那位看起來一副老實和藹的樣子,而二十出頭那位眉眼之間都彰顯著精明。

從性格上來看,差彆也很大。

“二位好,久等了。”她收回打量的目光,友好地打了個招呼。

那兩人大概是從大哥嘴裡聽說過關於她的事,即便見到她這種年輕小姑娘也冇有怠慢,紛紛站起身來,鄭重地打了個招呼。

夏悠悠連忙擺手示意,“不用客氣,都坐著吧。”

說罷,她自己也坐了下來。

她也冇上來就說工廠的事情,而是從朋友的角度,循序漸進。

年紀大的叫封錦,較為年輕的叫喬之洋。

“我是剛從海外留學歸來,也有創業的打算,正好結識了夏大哥,他推薦我來跟你合作。”喬之洋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始終保持禮貌性的微笑。

給她一種精英教育下培養出來的感覺,能力應該不差。

封錦則更為憨厚一些,“我以前也是辦廠的,後來家裡出了點事就把廠子關閉了,現在在跟夏總跑南洋那邊的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