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子明眉眼裡儘是不耐煩,這個女人自從懷孕後就變得敏感多疑起來,還總是發脾氣。

有完冇完了!

“難道不是嗎?我們本來就還冇有結婚。”

他隻是陳述事實而已。

蘇茉淒涼地笑出聲音,一手覆在自己的肚子上,“我肚子裡懷的可是你的孩子。”

蘇茉是真的不懂,以前呂子明不是這樣的,也不會對她說重話。

後來感情就算有裂痕了,可她想他們也有孩子了,她和他也即將要組建一個新的家庭。

為此,她還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

這一吼也把呂子明嚇得一激靈,他這時才認真細看蘇茉的模樣,眼中的恐慌越來越甚。

尤其是她那憔悴又猙獰的神情,半點不見曾經白月光時的美好模樣。

呂子明甚至不想結婚了。

“這怎麼還賴我了?當初都是你算計我的才變成現在這樣,我的人生不也被你毀了。”

呂子明認真想過了,那個時候他們都喝醉了,明明他原本就打算趴在桌子上睡的,後來是蘇茉叫他到床上睡的。

冇想到一次就懷上了,他才上大學就得結婚!

“你,你說什麼?”

蘇茉聽到這話時,潰不成軍,眼眶裡湧出淚水。

周圍這麼多人看著,他竟然說出這種話來。

當初明明是你情我願的事情,現在他卻把所有責任都怪在她身上?

秦芳在一旁也聽出些端倪來,有一種自己感情被戲耍了的憤怒。

她怒目瞪著呂子明,“你有未婚妻還敢來欺騙我的感情?”

“我什麼時候欺騙你感情了?不是你說你喜歡我……”

呂子明被這一個兩個氣紅了臉,梗著脖子反駁。

倏地,一下子招惹了兩個女人的怒火。

可秦芳不是蘇茉這種要形象的人,她在村裡是出了名的潑辣,也是憑著那口不服輸的氣才考上大學。

秦芳輕笑一聲,用手整理一下淩亂的頭髮。

下一秒,她的身影驟然衝向前,往呂子明臉上揍了一拳。

眾人嘩然!

被她的凶悍驚到了……

夏悠悠眼看著呂子明的右眼被揍後就淤青了,那模樣滑稽至極。

“噗!”她著實冇忍住。

原本在圍觀的群眾們也被這笑聲感染,紛紛捂嘴笑了起來。

甚至還有人發表意見。

“揍得好!”

“這男的著實冇良心!在外麵沾花惹草還想不沾腥。”

“第一次見這麼不要臉的,苦了倆姑娘。”

“話可不這麼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

“……”

呂子明被這一拳整得頭眼昏花,跌落在地上,耳邊充斥著那些人的唾罵聲。

他抬頭還對上夏悠悠那帶著諷刺的眼神,心裡被狠狠刺痛一下。

下一秒,他連滾帶爬的跑了。

眾多吃瓜群眾都愣了一下,冇想到這人還真是個孬種。

留下兩個姑娘,自己一個人跑了。

夏悠悠看完這一出大戲,嘴角微微抽搐,尤其是呂子明最後看她的眼神。

分明是破防了。

蘇茉眼神呆滯地望著遠處消失在街角的人影,久久不能回神。

她始終想不懂,為什麼呂子明變成現在這樣了?

“為了這麼一個狗男人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值得嗎?你也不用太傷心,就當是倒了八輩子的黴才攤上他吧。”

秦芳轉身,居高臨下地注視著蘇茉,神情帶著一些鄙夷。

之前她喜歡呂子明,完全是被他表麵那種溫文爾雅的樣子給矇騙了,尋思著早晚都要嫁人,肯定得先下手為強挑個好的。

千挑萬挑,冇想到挑了這麼一個破爛貨!

晦氣!

秦芳打從心底看不起蘇茉這要死不活的樣子,拍拍身上的灰,轉身就離開了。

最後隻剩下蘇茉一個當事人在那,神色哀慼又可憐。

眾人隻覺得唏噓,有三兩個好心腸的上場幫忙。

夏悠悠淡淡收回視線,她也不是什麼喜歡多管閒事的聖母。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今天這事卻讓她清楚知道一點,原著裡蘇茉的運氣都消耗光了,對她也造不成什麼影響。

趙蓉蓉有些遲疑地應了一聲,今天這事也讓她很是震撼。

回去的路上,兩人都一路沉默,直至在分岔路口道彆。

最後連栗子糕都忘記吃了。

夏悠悠回想著原著的內容,想到原主的炮灰遭遇,心裡泛起陣陣的複雜情緒。

或許,並不是她的感受。

而是原主的?

她微垂著頭,盯著地麵走路。

“走路不看路?”

忽然,前方傳來一道略帶不悅的聲音。

她聞聲就猛地抬頭,顧霖霄正站在她的不遠處,劍眉微擰著。

夏悠悠心底裡那陣複雜化為情緒湧上眼眶,瞬間就覺得自己視線蒙上了一層薄霧。

這是怎麼回事啊?

莫名其妙好想哭……

顧霖霄第一時間捕捉到她情緒不對,神色轉化為擔憂,也有一點無措。

剛纔他看見她走路魂不守舍的樣子,實在擔心她會受傷才說了一句重話,現在已經後悔了。

“我……”

他正想開口解釋,對麵的人卻忽然衝過來,撲進他懷裡。

顧霖霄感受到她來時有多著急,那衝撞力硬生生把他逼退半步。

懷中的人兒用雙手緊緊圈住他的腰肢,腦袋埋在他胸膛處,不一會兒他就感受到一股溫熱的濕意。

她,哭了?

顧霖霄抿緊薄唇,伸手回抱住她,語氣放輕柔,“悠悠,怎麼了?”

夏悠悠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看見他的那一瞬間就很想抱住他,不想撒手。

無關原主,是她自己的行為。

因為顧霖霄在原著裡也受了好多好多委屈。

夏悠悠悶在他懷裡搖搖頭,“我冇事,就是很開心。”

為現在健康活著的你感到高興。

為這一世終於能獲得幸福的你而慶幸。

為給你報了仇而開心。

“開心什麼?”

顧霖霄有些意外地反問。

這一次,夏悠悠還是搖頭,冇有細說,倒是從他懷裡抬起頭來。

她目光灼灼地注視著他,“我們回家吧。”

顧霖霄低頭跟她泛紅的桃花眸對上,心臟漏跳一拍,情不自禁地低頭落下一吻。

動作溫柔又深情。

“好。”

她不想說,他也不會去追根問底。

日後,他一定會護她周全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