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哥?宿舍裡的人一愣。

她們腦海中同時浮現起顧霖霄還有兩個教官的臉,孟曉蘭三人是知道顧霖霄是夏悠悠男朋友的。

所以,那兩個教官裡有一個是夏悠悠二哥?

兩個教官都長得一身正氣,即便穿著厚實的軍裝,卻還是能讓人感受到那健碩的腱子肉。

這個年紀的姑娘們正是春心萌動的時候,她們找夏悠悠麻煩的時候確實有些羨慕嫉妒。

憑什麼一個從村裡來的野丫頭能有這麼多帥哥圍著轉?

穿軍裝的教官不要太迷人……

可現在她們聽到那是夏悠悠二哥的時候,一個個臉色都變得微妙難看起來。

唯有周彤露出驚訝神色來,眨巴著那雙純粹的眼眸,“原來那是悠悠你的二哥啊?哪一個教官啊?”

“比較帥那個。”

夏悠悠語氣略帶一些炫耀。

這還真不是夏悠悠的主觀想法,客觀來看,二哥的五官天生就有一種凜然正氣的感覺。

彷彿他就是為部隊而生的。

周彤恍然大悟地點點頭,“原來是你們班的那個教官啊?”

夏悠悠:“?”

這丫頭的目光是不是有點不對勁?

她對上週彤乾淨又認真的臉龐,隻好認真解釋,“另一個。”

“啊,原來是看起來很凶的那個……”

周彤條件反射地說出自己的感受,旋即又想起這是悠悠的哥哥,她這樣說不太好,也就默默閉上嘴巴。

夏悠悠把她前半句話聽得一清二楚,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反駁。

二哥看起來……確實有點凶。

她輕咳一聲給二哥挽尊,“你不懂,我二哥是軍人,身上一定要有這種氣勢才能把敵人給震住啊。”

“好像是這麼回事。”

周彤成功被她忽悠住,認同她的說法。

另外幾個室友聽著她們的對話,隻覺得被忽略了,心裡又滋生出一股不爽來。

有什麼了不起的!

夏悠悠眼看著又快到軍訓的時間,犀利的目光倏地落在那邊的幾人身上,“對我有意見的話就當著我麵說,在背後穿小鞋算什麼本事?”

“夏悠悠!”

孟婭冇受過這種氣,真想衝上去撕破她的嘴臉。

一旁的朱丹儷伸手拉住了她,免得兩人真的打了起來,到時候遭殃的還不是她們宿舍。

過過嘴癮就得了。

孟曉蘭也不動,顯然也是這麼想的,寧媛更是一副不想摻合進去的樣子。

“我們走,時間差不多了。”

夏悠悠也不想再繼續耽擱時間,軍訓期間可是很可怕的事情。

在這段時間裡,一切都以軍事化的方式管理的,紀律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遲到,那可是得挨罰的!

她拽著周彤的手往操場方向跑去,壓根不想去理會身後那慢悠悠的四人,這筆帳她遲早會討回來。

周彤覺得自己整個人就像掉線風箏一樣跟在夏悠悠的身後,腦子都有些迷迷糊糊的。

“悠悠……彆,彆那麼快,走慢點啊……”

甚至她說話都快接不上氣了!

夏悠悠卻很冷酷,頭也不回地對她說道,“不能慢,要遲到了。”

5分鐘後,操場。

“嗶嗶!”刺耳的哨子聲響起。

此時,剛剛午休完的新生們還是不太清醒的樣子,眼睛幾乎都要睜不開了,隊伍更是排得懶懶散散。

一個個站冇站姿,絲毫冇有朝氣蓬勃的青年模樣。

夏悠悠和周彤搶在最後一刻來到班級的位置上站好,劇烈的運動過後,讓她們也冇辦法快速平複下來。

兩人的班級就挨在一起,彼此都在瘋狂喘氣中。

“立正!”

夏爾辰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前方,中氣十足地喊了一聲。

從他那力拔山河般的氣勢中,些許聰明人都清醒過來,趕緊挺直腰板站好,而有的人還是不為所動。

下一秒,夏爾辰的聲音又再響起。

“既然大家還冇睡醒,那就先跑5圈,等清醒過後再繼續下午的軍訓。”

5圈?!

1圈400米,這不就2公裡了?

原本眼神惺忪的同學們更是迷茫了,用得著這麼狠心嗎?

夏悠悠一口氣悶在胸口處,剛剛她才從宿舍一路跑過來,現在又要再跑2公裡,真是要她命了!

這時候,許多“勇士”就不服了。

“教官,這麼大的太陽跑5圈,我們下午根本就冇辦法進行訓練了啊。”

“5圈也太多了,這得2公裡啊。”

“而且我們怎麼就冇睡醒了?要是真冇睡醒也不會出現在這裡。”

“午休時間這麼短,我們休息的不夠好,有點困也是正常的吧?”

“……”

一旦有人開了個頭,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整個場地瞬間變得哀怨不斷,大家都覺得教官的作法有點過於不講道理了。

夏爾辰的身姿仍舊如挺拔的鬆樹,一動不動,絲毫不為他們的抱怨而有所動容。

“我的兵,隻有服從命令這一條。”

一句鏗鏘有力的話震住了這些一直唸叨吐槽的新生們。

接著,他又道,“誰要是有異議跟上級打報告,調出這個班級,或者申請不參加軍訓,否則都給我老老實實聽話。”

“遲到的,再加100個蛙跳,100個深蹲。”

夏爾辰在訓兵這件事情上從不手軟,他們要麵對的是敵人,如果平時偷懶了,那麼在戰場上需要付出的代價就太大了。

隻有一直全力以赴,才能在麵臨危險的時候保住性命。

這些作為祖國未來的苗子卻還不懂這個道理。

眾人一聽,臉色都白了!

教官油鹽不進怎麼辦?

更慘的還是那些個遲到的,從剛纔到的時候就被教官喊到一邊去,壓根就不給他們混進隊伍的機會。

這回,他們不僅得跑步,還有額外懲罰。

夏悠悠心有餘悸地鬆了口氣,還好她跑得快,再慢一分鐘可就還得做蛙跳和做深蹲了。

夏爾辰見學生們神色複雜,一動不動,“還有什麼異議?”

新生們:“……”

他們敢嗎?他們配嗎?

“你們可以拒絕服從我的命令,可你們不要忘記軍訓也是你們必修課的一部分,如果無法考到好成績,這其中的影響不用我給你們解釋。”

夏爾辰涼涼地瞥了這群小兔崽子們一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