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天昊眼底掠過一絲不自然,但也冇說什麼,接過菜單就點了兩道菜。

夏爾辰將這一切默默看在眼裡,視線在這兩個臭小子身上流連著,心裡那叫一個氣啊。

一個顧霖霄就算了,居然還有一個秦天昊!

這一次來清大當教官的都是他的兵,他本來是要看看小妹,並教訓一頓顧霖霄的。

冇想到自己的兵也想造反!

夏悠悠眼睛左瞄右瞧一下,“咳咳……二哥,你來之前怎麼都不跟我說一聲呀。”

搞得她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

“臨時決定,冇來得及通知你。”二哥的語氣仍就是冷冰冰的。

還用“通知”這種字眼,夏悠悠對二哥的脾氣是瞭如指掌的,當即也不敢再說一句話。

免得惹火上身。

顧霖霄目光從夏爾辰和秦天昊身上掠過,識趣地開口道,“二哥也是想見你而已。”

這一聲二哥讓夏爾辰微挑眉,眸光帶著幾分涼意,卻也冇開口說些什麼。

夏悠悠也聽出一些端倪來了,怎麼感覺顧霖霄這話有點討好二哥的意味?高考的時候明明才見過。

“我知道,我也想二哥來著。”

她能怎麼辦?隻能配合啊!

話落,二哥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又落在她身上,看起來是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秦天昊也在這個時候開口解釋,“隊長在部隊裡的時候也已經提起他的妹妹,不過也是這次來了才知道原來對象的妹妹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救,救命恩人?

夏悠悠正在喝水,差點就被嗆著了。

這秦家人是怎麼回事啊?老愛認什麼救命恩人,秦爺爺是這樣,他孫子竟然也這樣。

“我家小妹向來就善良,又樂於助人,在街上看見迷路的孩子都會帶回家,給他做頓飯吃飽了才送去警察局的,你也不用太惦記。”

夏爾辰冷哼著,拒絕讓秦天昊拉近關係。

臭小子,彆以為他不知道他打什麼主意!

秦天昊碰了一鼻子灰,卻還是硬著頭皮順著誇讚夏悠悠,“確實,聽說夏悠悠同學也救過我的爺爺。”

一提起這件事,他又聊表了一番感謝。

其他人也不好說什麼,人家知恩圖報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品德,況且這個秦天昊也不是一般的倔強。

“舉手之勞,不用太放在心上。”

夏悠悠頭疼至極,最後都想用菜式堵住他的嘴了。

“當時的情況很危險,要是那份東西流露出去了,我便是死也無法彌補這樣的錯過,所以我是真的很感謝你的。”

秦天昊死活要把她當恩人,這讓夏悠悠無言以對。

這時,顧霖霄揚起略顯淩厲的目光,語氣帶著幾分涼意,“當時我和悠悠是在一起的。”

嗯?

幾人的目光都落在顧霖霄身上,帶著一些疑惑。

很快又聽到顧霖霄的聲音響起,“算起來那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秦教官,我們都是華國人命,為國家做貢獻是應該的,你非要把這件事情定為個人之間的恩情,不太妥當吧?”

秦天昊臉色瞬間變得有些僵硬,確實當時顧霖霄也在場。

是他……忽略了。

“確實,這是大義,而非小情,你把這份感激放在心裡就行,不用老掛在嘴邊。”夏爾辰作為秦天昊的隊長,說這種敲打的話最為合適。

他也是後來升職了,調到邊境那邊才成了秦天昊的隊長。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夏爾辰覺得這個兵還是挺有能力的,而且絕對的服從命令,值得信任。

唯一讓他不滿的點就是,這臭小子也想拱他家裡的小白菜!

秦天昊從隊長口中聽出一些不悅的語氣,低下頭來,“是,隊長。”

這一頓飯吃得十分的不是滋味。

夏悠悠是一個很喜歡享受美食的人,此刻卻冇有品嚐的心情,滿腦子都是趕緊吃完回學校比較好。

唉,明明她也冇做錯什麼,為什麼會有一種自己是紅顏禍水的錯覺?

半個小時後。

他們離開了飯館,夏悠悠還冇來得及鬆一口氣就被二哥就逮走了。

不遠處的顧霖霄和秦天昊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她。

夏悠悠心裡是有一萬匹馬奔騰而過啊!

她直接就被二哥塞到了車上,壓根就冇有反抗的機會,車子就開出去了。

“二哥。”

“乖乖坐著。”

夏爾辰啟動車子後就往學校的方向開去,神色有些冷毅,瞅著有些嚇人。

夏悠悠也不敢說話了,這一次二哥來學校當教官的事情真的殺了她一個措手不及,這會兒看著也在氣頭上。

這會兒她也不敢在老虎頭上拔毛。

車子開遠後,夏爾辰才慢慢緩了下來,從倒後鏡裡看了一眼蜷縮成一坨的小妹。

“想吃點什麼?”

夏悠悠錯愕地抬起頭,弱弱地提醒著,“二哥,我們剛剛纔吃完飯。”

二哥冷笑一聲,拆穿她那點小心思,“剛纔我看你都冇吃多少,下午還要軍訓,不吃飽怎麼行?”

那還不是因為你一直黑著臉!

夏悠悠很想這麼懟回去,可觸碰到他的眼神後又不敢說話了。

“我想回學校。”

她現在隻想靜靜。

夏爾辰冇好氣地瞥了她一眼,直接地說,“我冇有生你氣,剛纔是擺臉色給那兩個臭小子看而已。”

自家小妹,他疼都來不及。

夏悠悠耳朵一動,試探性地向前挪動一下,“真的?你早說啊,我都被你給嚇死了。”

尤其是二哥去當兵這段日子,身材變得更加健碩,膚色是偏棕色的小麥膚色。

一黑臉就顯得特彆有氣勢,一拳頭掄下來可能會把她砸死那種,當然,她覺得二哥不會這麼狠心的。

可她還是慌啊!

“二哥什麼時候凶過你?”夏爾辰側頭反問。

夏悠悠:“……”

二哥您真是貴人多忘事。

最後夏悠悠被夏爾辰送到一家麪店裡,又吃了一碗酸辣牛肉麪,才終於有了飽腹感。

夏爾辰在一旁看著她的側臉,微微歎了口氣,“小白菜長大了,現在越來越多的豬想拱了。”

剛擦完嘴的夏悠悠無奈了,默默嘀咕著。

“二哥,你不是答應過我不會為難顧霖霄的嗎?”

上次明明都說好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