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胖六本就辦事不力,見錢爺又開始惱火,趕緊就用力推了一下蘇茉的肩膀。

“你這娘們識相點,再不滾老子丟你出去。”

蘇茉噎住,臉色一白。

她心中再有不甘,也清楚這些地痞流氓不是她能惹的,最後她隻能惡狠狠地瞪了夏悠悠一眼才離開。

等她一走,屋子又安靜下來。

夏悠悠拉過來屋內僅有的兩張凳子,她拉著顧霖霄的手臂坐了下來,一副悠然自在的樣子。

這下,錢平也隻能站著。

猴子和胖六下意識想護住,又想起夏悠悠剛纔說的那些話,周圍都是他們的人,掙紮也冇用啊。

他們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錢爺,果然臉色不佳。

唉,做小弟也好難。

“你的人也出去吧。”

夏悠悠把猴子和胖六也給打發出去,語氣帶著幾分命令的味道。

錢平從未被一個小丫頭片子這樣輕視,火氣猛地就竄上來,“臭丫頭,你到底想乾嘛?”

“主要是想跟你談談南洋那批貨的事情,你要是覺得他們能聽,我們也不介意他們留下來的。”夏悠悠輕微聳肩。

那批貨可不是什麼日常用品,否則錢平不會冒險走公海運出去的。

這些事情肯定越少人知道比較好。

錢平頓時就被拿捏住,咬牙給猴子和胖六使了個眼神,“你們出去等我。”

“好嘞。”

猴子和胖六也不想聽什麼秘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很快,屋子裡就隻剩下他們三個人。

錢平憋屈地站在一旁,凝視著坐在凳子上的兩個人,一個比一個討厭!

夏悠悠清完場後就把話語權交給顧霖霄,側過腦袋,遞給他一個眼神。

顧霖霄麵對夏悠悠時還算柔和的目光,落在錢平身上時就變成一把把冰冷的利劍,驟然出鞘。

“你想要拿回你的貨物可以,讓出錢家南洋港口貿易的30%份額給我,顧家那筆海外投資生意可以讓你參與10%。”

如果想要甩掉錢平這種牛皮膏藥,隻能讓他主動消停。

錢家在這個年代雖然不如以前,但爛船還是有三斤釘子的,顧家現在也不適合跟他硬碰硬。

合作纔是共贏。

“你做夢!老子拿回自己的東西,還要讓出30%貿易額給你?你就給老子10%!?”

錢平氣笑了,眉眼裡滿是怒火。

顧霖霄神色不變,“你大可以繼續跟我鬥下去,不過你那批貨物要是按時交不上去,損失也不少吧。”

“你敢威脅我?老子當年在生意場上拚殺的時候,你還穿著開襠褲呢!”

錢平打從心底瞧不起顧霖霄這十幾歲的毛頭小子,即便一次次在他手上吃癟,也隻覺得那是他背後有人。

合作?不可能!

大不了他也去搶顧家的貨物,他錢平又不是玩不起。

夏悠悠在一旁靜靜看著兩人談判,這種僵持的局麵早就在她的預料之中。

她也適時地開口,“你的那批貨物冇有得到通關證明,擅自把貨物運出去,這一點也足夠給你添不少麻煩吧?”

“一邊你要賠償合作方的錢財損失,一邊要應付海關的調查,錢家最近是不是還想往京城這邊發展來著?如果顧家要阻攔,你說你的計劃又要花費多久?”

夏悠悠把整件事情的利弊分析攤開來講,要的就是直擊錢平痛點。

這一場談判,從錢平選擇來京城的時候就輸了。

錢平眯著那雙陰鷙的眼睛盯著夏悠悠,怒火從中蔓延出來,他十分不喜歡這個小丫頭片子。

聰明到讓他牙癢癢的地步!

“交易份額調換過來,我給你們10%,你們給我30%。”

他動搖了,可也還是有底線的。

顧霖霄嘴角微勾,直言拒絕,“不可能。”

“既然這樣就冇什麼好談的了!”

錢平哪願意被這種小夥子拿捏住,先不說利益,光是麵子上他就過不去啊。

要是輕易答應下來,他以後還要不要在南洋混了!?

夏悠悠在這種關鍵時候,再次充當調和劑的角色,“這樣,除了10%外,我們幫你搭線在京城發展,如何?”

錢平:“……”

這兩人唱雙簧呢?一個紅臉,一個白臉。

“這是非常劃算的買賣,做生意的多個朋友總好過多個敵人啊,尤其是我們這麼強大的敵人。”

夏悠悠一看就知道錢平已經動搖了,乾脆就多添幾把火,順便把剛纔那種氣氛給緩解掉。

果然,錢平氣笑了咒罵,“你這小丫頭真是臭不要臉的。”

一邊想薅他羊毛,一邊還罵他不如他們。

夏悠悠眉宇間充滿自信,“半斤可不要說八兩。”

對付不要臉的人隻能更不要臉!

“這個當然行,但是你說的話能作數嗎?我要的可是顧家的人脈。”

錢平也不是一個無腦的土財主,能坐穩錢家家主的位置,多少還是有點能力在裡麵的。

從剛纔開始一直都是夏悠悠在說話,顧霖霄就跟個雕像似的。

明明之前他們交鋒的時候,這個少年說話也十分犀利直白,現在倒是一句話都不說。

顧霖霄聽罷,總算開口,“她說了算。”

錢平越發好奇他們的關係了,“行,這筆生意老子認了,不過你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

形影不離的,還能代表對方說話。

夏悠悠被他這個問題搞得措手不及,完全冇想到他在這嚴肅的氛圍裡問了這麼八卦的問題。

“我聽她的。”

偏偏顧霖霄還回答了。

一句話就把兩人的地位給說清楚了,至於是什麼關係也不用明說。

分明是兩句話都是一個意思,錢平卻更清楚夏悠悠在顧霖霄心中的地位了,要是猴子和胖六冇有綁錯人就好了。

綁了夏悠悠就等同於拿捏住顧霖霄了!

夏悠悠將他浮於表麵的小心思看在眼裡,“我勸你最好不要再想那些有的冇的,你隻會虧損更多。”

錢平臉色一僵,心裡咒罵著:這臭丫頭眼神怎麼這麼好?

“既然達成合作,那來說說我那批貨什麼時候還給我?”

顧霖霄神色平緩地回答,“你的貨,我會幫你運過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