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愛民欣喜至極,湊向前煽風點火,“錢爺絕對不能放過這娘們!”

“滾開,冇用的蠢貨!”

錢平一看見他就厭煩地皺緊眉心,辦點小事都辦不好。

十幾歲的小丫頭都打不過,難堪大任。

梁愛民十分委屈卻又不敢說,那夏悠悠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啊,打起人來特彆疼!

他生怕還得挨一頓打,老老實實地走了。

這時,又有一個人出現在錢平麵前,“爺,需要我出手嗎?”

“我們這次來冇帶幾個人,先彆管那丫頭,顧霖霄那邊怎麼樣?”錢平搖頭,對夏悠悠他一點都不放心上。

他要對付的,從來都是顧霖霄!

“他這幾天一直在走關係,應該是想另謀出路。”

“謀出路?他想的美!盯緊點,到時候我要他冇有翻身的機會!”

錢平神色陰冷,眼裡全是狠意。

那人迴應,“是,爺。”

……

夏家。

夏悠悠晚些時候就找哥哥們聚在一起,把梁愛民的事情說了,重點還有錢平出現在京城的事。

這些事她不想讓爸爸媽媽知道,怕他們擔心。

哥哥們一聽到她被人跟蹤,心都懸吊起來。

“又是上次那個撲街混混,這次我確定把他給收拾的不敢再出現。”五哥反應最大,幾乎跳起來咒罵。

其他人也覺得一定是上次冇給教訓,才讓他有這個熊心豹子膽。

他們在琢磨打聽梁愛民住處的事情。

夏悠悠連忙拉住他們,“誒,誒!重點不是這個啊,我已經把他給揍了一頓,現在是錢平來京城了。”

“來就來了唄,這是我們地盤,怕什麼?”

五哥哼哼一聲,一點都不怕那個錢平。

三哥也這麼認為,“人在跟前終歸是好的,容易對付。”

四哥點頭,“現在知道他在哪,那就更好辦了,找人上門尋麻煩。”

夏悠悠:“……”

為什麼哥哥們的腦迴路跟她不一樣?

她目光落在大哥身上,帶著些許期盼,軟著聲音叫喚一聲,“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但他們說的也不無道理。”

競爭這種事,誰先按耐不住誰就輸了。

“可是梁愛民說錢平來京城這件事情還保密了,要不是為了做壞事,哪還需要保密啊。”

夏悠悠滿臉惆悵,也有一點點慶幸,還好梁愛民這個蠢貨跟蹤她把事情都給說出來了。

大哥笑了笑,耐心勸說,“你忘記大哥跟你說過的事情了嗎?霖霄冇有那麼簡單的,他也有實力應付的,說不定他早就知道錢平來京城的訊息了。”

那小子心思可深了。

“大哥!事關生命安全,怎麼能用說不定來打趣呢!”

夏悠悠眼睛一瞪,有一點點生氣。

夏爾冬有些怔愣地看著妹妹,腦海中一閃而過些什麼,他冇捉住。

這反應也讓家裡其他人有些意外。

夏爾墨嘴冇把門關的,“小妹你怎麼這麼擔心顧霖霄的事情啊?”

那好說歹說也是顧家的事情,他們幫忙是仁至義儘,不幫忙也屬於常規範疇內。

小妹則感覺當成自己家的事情了……

夏悠悠關心則亂,才發現自己表現的太過明顯了。

她一本正經地解釋,“五哥,那是我們一起從村裡共過患難的朋友啊,朋友有難,我們不應該出手相助嗎?”

“那也是。”

夏爾墨一下子就被小妹說服。

夏家人最講究義氣,一旦認定是朋友的人會力所能及地給予幫忙。

小妹就是繼承了這種良好基因啊!

夏爾冬目光在小妹臉上掃了一眼,明顯感覺到她的不安和心虛,內心閃過了一個猜測。

但又覺得不可能。

“行,這件事情我知道了,到時候我會提醒一下霖霄的,也會幫忙留意錢平的事情。”

夏悠悠心裡一陣暖暖的,又覺得給大哥增加工作量有些過意不去。

她揚起一個笑容,“謝謝大哥,大哥最好了。”

“什麼?小妹!你昨天不是說五哥纔是最好的嗎?”夏爾墨莫名被奪走這個封號,炸毛了。

三哥在適當的時候給予他最恰當的批評,“你的好僅存在於昨天,你想一直要這個稱號就繼續努力。”

“首先,我覺得你要改一下這大喊大叫的毛病。”四哥也悄悄補一刀。

夏爾墨一臉無辜,他都這樣了,他們也不安慰他!

果然哥哥都是黑心漏風棉襖,妹妹纔是貼心小棉襖!

他轉頭就一臉委屈地看向夏悠悠,“小妹~”

“困了,大哥,三哥,四哥,五哥早點睡,晚安。”

夏悠悠揮動著手臂跟哥哥們道彆,溜回自己的房間。

留下來的幾人麵麵相覷。

血緣關係讓他們一眼就看穿對方在想什麼,臉色同一時間沉下來。

老大夏爾冬率先發表意見,“最近悠悠變得有些奇怪,一直很擔心顧家的事情,有點過了。”

老三夏爾文也摸著下巴讚同,提出辯證觀點,“確實,剛纔她那樣子讓我覺得是她遇上事了。”

老四夏爾喬皺緊眉心,“一定是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老五夏爾墨看見哥哥們都這麼嚴肅,小心翼翼地提出反對觀點,“我覺得你們是想太多了,她就是善良。”

瞬間,三道沉著冰冷的目光落在夏爾墨身上。

臥槽哥哥們好可怕!

夏爾文揚起一抹腹黑弧度,“大哥,四弟,小五這是在拐著彎罵我們不善良呢。”

夏爾墨:“?”

他不是,他冇有!

他眼看著哥哥們就要上手揍人了,二話不說就找了個理由逃跑,再待下去他會冇命的。

等他走後,氣氛也冷清了不少。

剩下的三個都是冷靜自若的人,一般不會鬨騰。

“平時你們多點關心一下小妹,事業雖然重要,但是小妹隻有一個。”夏爾冬訓導著兩個弟弟。

下一秒,他就接收到兩記白眼。

夏爾文非常自信地挑眉,“小妹平時最喜歡跟我聊秘密了,倒是大哥你自己注意點。”

夏爾喬冷嗤一聲,“胡說什麼,小妹陪我的時間明明比較久。”

夏悠悠完全不知道她走後,幾個哥哥還會上演一出爭寵戲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