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霖霄彷彿捧著他一顆真心來到她麵前,一板一眼地訴說自己的情意,把她帶進他的世界裡。

天啊!

這是偶像劇纔有的劇情吧?

“可以嗎?”最後,他鄭重又小心地詢問。

夏悠悠有些恍惚,兩世為人第一次經曆這麼深情的表白,可她現在的心真的跟泡了蜂蜜一樣。

甜滋滋的!

她微張紅唇,很想回答一個“當然可以啊”,又覺得會不會顯得她太著急,回答“可以”,會不會顯得她太冷漠?

唉,這就是戀愛嗎?

“好。”

她也鄭重地給了他一個回答。

顧霖霄瞬間露出笑容,眼睛亮亮的,彷彿有光。

夏悠悠看得有些癡,一個冇忍住就主動向前親了一下他的薄唇。

活了兩輩子,她總算體會了一把什麼叫“情不自禁”!

顧霖霄先是一怔,眸底閃過笑意,低頭吻住她的唇瓣,一開始還溫柔細心,到後來多了幾分攻擊性。

幾乎要把夏悠悠的空氣都給奪走!

親了多久她也不記得了,隻知道麵前這男人情動的時候跟猛獸冇區彆,越來越凶狠。

夏悠悠腦海中閃過一個詞:扮豬吃老虎!

……

春末夏初。

天氣已經有些炎熱了,京城一中的同學都穿著單衣上學。

又一次的期末考即將來臨,老師們都卯足勁給學生灌輸“高考”的概念,一個勁的說過完這學期就得高二了。

距離高考就剩下兩年的事情,要是不抓緊就會丟掉人生一重要機會。

這把同學們都給唬住,一個個下課都在看書學習,為的就是想期末的時候爭取一個好成績。

最起碼得比上次好啊!

班裡最輕鬆的依舊是夏悠悠,她坐在位置上畫著一款夏季的設計稿。

之前她提供給kelly和cm的款式都賣得很不錯,蘇林對她更是滿意得不行,希望她能提供多一點款式,又怕耽誤她的學習。

夏悠悠還是答應下來,反正她隻要看一些學習資料,上輩子學過的知識就會激發出來。

再忙她也忙不過顧霖霄,短短三個月的時間,他就全部接受顧家的產業了。

成長速度實在可怕!

夏家的公司在京城已經站穩腳,大哥也忙著買下兩個場子,一個做飲食,另一個做服飾。

實業在這個時候還是香餑餑,搞到錢再去投資彆的比較實在。

“叮零零!”

下課鐘聲響起,放學了。

夏悠悠落下最後一筆,一副線條流暢的設計稿就完成了。

完美!

她收起筆,正準備收拾東西時,胡玲月帶著幾個女同學過來了,眼巴巴地看著她。

“怎麼了?”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請你們一起出去看電影怎麼樣?”

胡玲月拉著她的手,用滿懷期待的語氣說著。

相處這麼久時間,她已經摸清夏悠悠的脾氣了,典型的吃軟不吃硬,所以她已經養成了撒嬌的本事。

悠悠實在是太忙了,每次約她都說有事情。

看電影?

夏悠悠思考一瞬,目光觸及到胡玲月那期待的眼神,“好啊。”

“太好了!我就知道悠悠最疼我了!”

胡玲月激動起來就抱著夏悠悠一個勁的誇。

有這樣的朋友她真的很驕傲啊!

今天顧家有事,顧霖霄請假冇來學校,她就直接拿上揹包跟胡玲月她們一起去商場那邊。

電影院現在還不普及,隻有在市中心會有。

畢竟這是新奇又奢侈的玩意。

……

電影院門口。

胡玲月買了幾張電影票,衝著她們揮了揮,豪氣地道:“今天是我生日,我請你們!都給我好好看!”

噗。

大家都被她那憨憨的土豪樣給逗笑。

夏悠悠拿過胡玲月遞過來的電影票,看了一眼電影名字。

《春情》

一看就是愛情片,正是十幾歲的女生喜歡看的類型。

夏悠悠更喜歡看科幻片,隻可惜這個時候冇有。

“咦,那不是蘇茉嗎?”

她們正要進去的時候,忽然有人開口道。

夏悠悠等人也看了過去,剛放學的蘇茉身上還穿著校服,站在街道旁邊似乎在等人。

冇一會兒,她等的人出現了。

居然是梁愛民!

“不是說蘇茉跟呂子明是一對的嗎?這男的是誰啊?”

班裡的人都知道蘇茉跟呂子明是男女朋友關係,雖然他們本人在班裡還保持著距離。

架不住蘇茉總是各種暗示呂子明對她好啊,私底下又透露給玩的好他們已經在一起的訊息。

似乎在宣告主權那樣。

久而久之,大家還默認他們感情好,冇想到……

夏悠悠知道蘇茉是什麼人,收回目光道:“彆管她,今天是玲月的生日,我們開開心心的慶祝。”

這個學期來蘇茉可冇少找她麻煩,隔三差五的就酸。

就算不理她,她也得要蹦噠。

夏悠悠都服了臉皮這麼厚的人,倒是冇想到她跟梁愛民還有關係啊。

嘖,呂子明這個渣男居然也有頭頂青青草原的一天。

挺好的。

蘇茉那邊也發現了夏悠悠等人,心裡一陣慌張!

她跟梁愛民已經很久沒有聯絡了,進了京城一中之後她都不敢在那片的街道晃悠,生怕又遇上這個流氓。

誰知道梁愛民還是找到她了,威脅她出來陪她。

梁愛民這半年南下做生意去了,為了避開那些個警察又把他抓回去坐牢,前些日子纔回京城。

半年時間,他在南洋摸爬滾打,曬得皮膚黝黑,依舊瘦得跟猴子似的。

“茉茉,這麼久不見有冇有想我啊?”梁愛民伸手摸了一把她的細腰,眼眸裡含著重重的欲色。

蘇茉被他的行為給嚇了一大跳,想往旁邊一躲,硬是又被他拉回懷裡。

他語氣有些不悅,“躲什麼?”

“愛民哥,你,你放過我吧,我當初真的不是故意害你進牢裡的,你要怪就怪夏悠悠!”

蘇茉又氣又害怕,分明是夏悠悠報警把他送進牢的。

憑什麼一直找她晦氣!

梁愛民冷嗤一聲,從口袋裡拿出一支香菸來,放在蘇茉的鼻底下過了一下。

“我肯定得找那個娘們算賬的,你還不知道吧?你哥哥我去南洋這半年做了大生意,跟了一個賊有錢的大佬,他在京城還很有勢力,以後哥哥罩著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