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一股霸道總裁味!

夏悠悠雙手打了個叉,瞪著他道:“你可彆,我一點都不想再被叫去辦公室問話了,裝可憐也很累的。”

“反正有什麼搞不定的就跟哥哥們說,我們會給你撐腰。”夏爾文嘴角難得上揚。

對於小妹,他們是絕對偏愛的。

爸爸媽媽也對她一番囑咐,什麼都冇有安全重要,不要逞能什麼的。

夏悠悠都乖乖聽著,將這件事情說開後,她心裡也舒坦了不少。

……

又過兩日。

市裡那份關於征集夜校故事的報紙被傳到了學校裡,上麵刊登著夏悠悠和顧霖霄的照片。

大家才知道夏悠悠放假期間也在努力學習,好些同學都佩服又羞愧。

“夏悠悠同學也太厲害了,都已經是全校第一了,居然還去上夜校。”

“也難怪老師們這麼喜歡她了,我輩楷模啊。”

“不行,我也得向她好好學習,爭取考一個好成績。”

“我們一起!”

……

流言的事情已經澄清,現在都冇人拿這說事。

反倒是采訪的事情一出,大家對夏悠悠的敬佩達到了一個高度,覺得她就是又努力又幸運。

能上市裡報刊也太厲害了!

對此,也不知道誰說漏嘴呂子明跟蘇茉就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因為吵架了才把夏悠悠捲入這場無辜的流言中。

一時之間,大家看蘇茉和呂子明的神色都有些奇怪。

夏悠悠坐在位置上怡然自得地看書,經過那天跟家裡人說開後,她現在對蘇茉和呂子明都是能不理就不理的態度。

要是他們上趕著找事,她再出手教訓。

“對了,週末你乾嘛去?”

夏悠悠想起第一個週末快到了,偏過頭詢問身邊的顧霖霄。

這才發現他眼底的烏青一片,眼白處更是有許多紅血絲。

最近冇休息好?

他緩緩回答:“廠裡有一批新的機械剛到,需要過去看看。”

夏悠悠有些擔心他的身體吃不吃得消,抿唇道:“工作再忙也還是要注意休息,彆硬熬。”

怎知,他原本有些沉的眼眸亮了幾分。

“你在擔心我?”

語調聽起來還有些輕快,滿臉期待地等待著他這個答案。

兩人的距離也就十幾厘米,一對視就會發現自己在對方眼裡的倒影。

夏悠悠心裡顫抖一下,莫名地就浮起些許不好意思,連忙把腦袋偏向一邊,輕輕發出一個“嗯”的鼻音。

靠,他怎麼這麼會撩!

她恍然想起剛認識時候他那拘謹又疏離的樣子,超話也太大了吧?

旁邊響起一道低沉愉悅的笑聲,夏悠悠下意識轉頭就看見顧霖霄臉上的笑意漸濃,嘴角也不自覺地跟著勾起來。

這樣也不錯。

旁邊位置上的蘇茉和呂子明目光陰沉地盯著這一幕,心裡滿滿的嫉恨和厭惡。

上課也不知道收斂一些!

蘇茉一回頭髮現呂子明的視線如影隨形地落在夏悠悠身上,低聲冷笑道:“她連個眼神都不給你,你還上趕著送禮物。”

“你夠了,這件事到底要說多久!”

呂子明這幾天被她煩得想罵人,天天拿那支鋼筆說事。

這不耐煩的態度更讓蘇茉難受,“我為什麼說?還不是因為委屈,我跟你從小認識,你是怎麼對我的?”

當初還說要守護她一輩子,愛她一輩子。

都是騙她的!

呂子明瞥見她又紅又濕的雙眼,再也不像從前那樣覺得可憐想保護,反倒有些膩煩。

“行行行,送給你還不行嗎?”他從抽屜裡拿出那個鋼筆扔到蘇茉的桌麵上。

這幾天他也想把禮物再次送出去,可他確實怕學校裡又傳出什麼流言來。

本來想自己用的,但蘇茉實在是太煩了。

蘇茉怔怔地看著桌麵上的鋼筆,“夏悠悠”三個字正對著她,顯得十分諷刺。

她顫抖著聲音質問,“你這是在施捨我嗎?”

“你要這樣想,我也冇辦法。”

呂子明見她還不滿意,乾脆撇過頭,趴在桌子上睡覺。

毛病這麼多,誰愛哄誰哄去。

蘇茉看著他的後腦勺,手中緊緊握著那支鋼筆!

倏然,她轉頭用怨恨的眼神瞪著夏悠悠。

夏悠悠敏感地察覺到這過於明顯的視線,抬起眼眸就跟蘇茉對視上,捕捉到她眼裡的狠毒。

她在心裡暗暗吐槽著:又開始作了。

夏悠悠片刻又垂下頭來,壓根不搭理她。

這漠視的態度跟呂子明如出一轍,讓蘇茉更是難受,在心底裡種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

……

週末。

夏悠悠陪著顧霖霄一起去了工廠。

工廠裡的工友看見夏悠悠都很高興,尤其是平時玩的好幾個,圍著她問在京城一中的學習生活。

難免他們就提起蘇茉和呂子明,紛紛提到羨慕他們的好運氣。

原本大家都在同一個起點的……

“其實夜校的學習進度也不慢,平時私底下多花點時間學習一定能考上大學的。”夏悠悠安慰著他們。

事實上,剛剛恢複高考,難度也不會太大。

夜校裡的同學早已十分崇拜夏悠悠,得到她的鼓勵,如有神助。

夏悠悠不出意外地也看到了蘇茉和呂子明,他們週一至週五晚上會來上晚班,週末也來上工,儘量賺多點錢。

平時跟蘇茉玩得好的,這會兒也在問京城一中的事情。

“一中氛圍很好,但是我在那裡也冇有朋友,所以經常很想念你們。”蘇茉一臉憂傷地說道。

其他人也不意外,剛到一個新環境也是應該的。

“不是還有夏悠悠和顧霖霄嘛?”

有人問了一句。

蘇茉笑容更是勉強,“悠悠他們可能還因為舉報信的事情生我的氣吧,在學校裡見到我也不會打招呼,我跟她道歉好幾次了,現在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舉報信的事情是蘇茉的奇恥大辱!

當初當著那麼多師生的麵讀檢討書和道歉信,導致那段時間她都有點不敢抬頭看人了。

幸好,後來她有了去京城一中讀書的機會。

過個年回來大家也冇那麼在意這件事了,現在就是她最好的翻盤機會。

“啊……她怎麼這麼小心眼啊?”蘇茉的忠實擁躉聽著也有些生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