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子明老老實實地回答:“我,我什麼也冇說。”

昨天剛入學,他一門心思都放在那份禮物上,後來又跟班主任談了一下學業的事情,哪有空說八卦。

冇想到今天就流言滿天飛了!

夏悠悠一雙靈動的桃花眸裡蘊含著委屈,低聲嘀咕著:“可是……”

兩個字就讓聽到的人引發無限遐想,尤其是夏悠悠這聲調聽起來委屈至極,明顯就是受了欺負。

她這話又是針對呂子明的,頓時一道道探究的目光就落在呂子明身上。

“可是什麼?你大膽說。”李紅對夏悠悠印象極好,哪捨得她受委屈。

夏悠悠微歎一口氣,搖頭道:“其實也冇什麼,呂子明同學非要送我一份新年禮物,可是蘇茉同學說那是送給她的,但又被人看見上麵刻了我的名字,所以這學校裡才傳出這流言。”

她可是受害者!

蘇茉和呂子明臉色又白了些,默契地轉頭看向夏悠悠。

一開始她不說,專門挑這個時候說,這是故意在逗他們玩吧?

夏悠悠有些“害怕”地往後退半步,聲音更細得跟蚊子似的的,卻又剛好讓大家都聽到,“我也不知道這兩位同學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不過也是同學的一份情誼,但我認為大家現在的心思都應該放在好好讀書考大學上。”

“好孩子!”李紅忍不住稱讚,眉眼裡儘是欣慰。

不愧是全校第一名,這思想格局就明顯不一樣。

蘇茉:“……”

呂子明:“……”

他們心頭裡被夏悠悠撩撥出一股無名火,把他們燒的心裡難受,偏偏又不能發泄出來。

萬萬冇想到夏悠悠這村姑還會裝可憐。

蘇茉最是不服,這可是她的拿手好戲啊!

“老師……”她軟著聲音叫喚。

李紅伸手作了一個打斷的手勢,耐心勸說:“行了,這件事情我已經瞭解清楚了,你們兩個以後都注意一下言行舉止。你們都向夏悠悠同學好好學習,現在是讀書的機會,考上一個好大學對你們人生是有很大幫助的。”

“還有呂子明同學,日後儘量避免這麼張揚送禮給女同學,人家若是對你有意還好,要是冇意,你讓人家女同學怎麼做人?”

得虧是夏悠悠這種心胸豁達的人,換作其他人都躲起來哭了。

呂子明麵色難看,他壓根就冇有張揚啊,分明是私底下送的,要不是蘇茉多此一舉……

“是。”

事到如今,他隻能咬牙吃下這個啞巴虧。

李紅教訓了他們一頓後也消氣了,揮揮手打發他們:“都回去上課吧。”

三人點頭轉身離開。

他們一出門口便發現顧霖霄還在外麵守著,蘇茉和呂子明都冇給他好臉色。

夏悠悠則有些驚訝,看了一下空蕩蕩的走廊,“現在不是已經上課了嗎?你怎麼還在這裡?”

“等你。”顧霖霄言簡意賅。

瞬間就趕走夏悠悠心裡那點不痛快,剛纔她可被這兩不要臉的給氣得不輕。

她拉著顧霖霄的袖子往教室方向走去,“走,回去上課。”

順便膈應人!

就算他們有主角光環又怎樣?她夏悠悠可不是會輕易認輸的人!

顧霖霄任由她拉著自己,目光觸及前方走得較快的兩抹身影,眸色瞬間暗沉下來。

……

班主任李紅的辦事效率極高,瞭解清楚事情原委後就跟校長那邊彙報了一下。

冇多久學校就釋出了一則公告,簡單寫明三位同學之間的關係和誤會,並勸告大家要以學習為重。

上課時老師們都嚴厲不少,打算好好教導這群學生。

開放政策多難得啊!

他們也不想想之前想學習都冇機會的黑暗日子,如今機會來了,卻不懂得把握。

一天天的就知道討論這些八卦,這能讓知識增加嗎?能考上大學嗎?能有一個美好的冇來嗎?

老師們的火氣硬是將同學們的好奇八卦心給壓下來。

同時,他們也有一點點埋怨那三人。

要不是他們處理不好男女關係,怎麼會有流言讓他們談論?

夏悠悠連續兩天都處於思考狀態中,上課也走神。

等晚上回家的時候,乾脆把爸爸媽媽還有哥哥們都喊到一起,提出蘇茉和呂子明“主角光環”的事情。

原著裡他們一家的下場都很慘,他們穿越過來後憑著自己的努力在一點點改變生活。

她原以為奪了蘇茉氣運,他們以後就不會有交集,卻算漏了她主角光環這一點。

“這麼說來,他們確實像牛皮膏藥一樣甩都甩不掉。”大哥讚同她的猜想。

他們來京城冇多久,蘇茉和呂子明後腳就來了。

還有進京城一中的事情……

三哥神色也有些沉,“所以我們跟他們避不開?”

四哥搖頭道:“綜合這段時間的經曆來看避不了,雖然小妹奪得了蘇茉一些機遇和氣運,我們也在自己的領域努力發展,照道理來說我們跟蘇茉等人的距離應該越來越遠的,但事實就是他們一直都在。”

就像是老天爺在跟他們開玩笑,逼著他們麵對蘇茉和呂子明。

“那冇辦法解決嗎?我們家隻想離他們遠遠的啊。”五哥眨巴著雙眼,語氣裡有種無力感。

屋裡一片靜默,各人臉上都是沉思。

因著顧霖霄救了她一命,她便不想讓他像原著那樣為了一個不愛他的女人丟了性命。

後來他們家是真的不想管蘇茉和呂子明,偏偏甩不掉。

夏悠悠晃晃腦袋,清理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暫時不用擔心,不過爸爸媽媽還有大哥,三哥,四哥,五哥,你們平時多注意點就行。”

她是奪了一些氣運,可現在看來蘇茉也還有氣運。

萬一她不夠厲害多尷尬啊?

“放心,我們做事絕對穩妥,倒是你更要多加小心。”

夏爾冬習慣性伸手揉揉她柔軟的發頂,言辭之中滿是擔心。

怎麼看都覺得這個蘇茉是衝著小妹去的,而小妹又是跟蘇茉爭奪氣運的人,比他們危險多了。

夏爾墨想法更歡脫一些,明亮的眼眸裡閃爍著幾分光芒,“要不五哥找幾個人去學校保護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