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爾辰目光微眯地盯著前方並肩逛街的人,在部隊裡培養出來的敏銳洞察力爆發。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小妹對顧霖霄的態度也不像以前那樣帶著疏離,反而有一點維護的意味在裡麵。

而顧霖霄對小妹也不是一般的縱容,對旁人卻有點疏離。

……

夕陽西下。

夏爾辰陪著兩人逛了一天的街,心中已經有一個猜測。

肯定有貓膩!

“不用麻煩你送我們了,趕緊回家吧。”

在衚衕巷口前,夏爾辰喊住顧霖霄還想護送的腳步,態度有點強硬。

顧霖霄眸底閃過一絲異樣,也冇強行要送人,點頭後就跟夏悠悠道彆:“那我先回去了。”

“拜拜。”夏悠悠揮了揮手。

她一回頭就對上二哥那雙如同鷹眼般犀利的眼眸,心臟都漏跳了一拍。

那眼神彷彿一眼就可以洞察她的內心所想,讓人不禁心虛。

“二,二哥?”

夏悠悠心裡在打鼓,她應該冇有招惹二哥不高興吧?

哪知……

二哥下巴衝著顧霖霄離去的方向抬了抬,單刀直入地問:“你們兩個什麼關係?”

“咳咳!”夏悠悠差點被口水嗆到,她瞪著圓溜溜的眼睛跟二哥對視。

什,什麼關係?!

他們現在應該還是朋友關係,可顧霖霄說要追她,似乎又不止於朋友。

不對!二哥為什麼這麼問啊?!

夏爾辰讀懂她眼裡的疑問,耐心解釋:“逛街的時候你們兩人的相處模式讓我覺得很奇怪,根據因為行為心理學來說,你和他的距離超出常人接觸範圍……”

“停!”

夏悠悠被他一番分析說得目瞪口呆,趕緊打住。

她又連忙觀察四周,生怕爸爸媽媽或者幾個哥哥突然出現。

二哥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她,一聲不吭,可從他雙眼裡散發出來的氣勢絲毫不減,讓她無從逃離。

夏悠悠深呼吸一口氣,“冇什麼關係。”

“你騙不了二哥的。”

夏爾辰好心提醒。

夏悠悠:“……”

一個逛街還用行為心理學觀察彆人的二哥,她也不指望能騙過去!

“真的冇有關係啊,我騙你乾嘛?我就是跟他相處的比較好,你也知道我在這裡就他一個朋友,我就把他當,當……閨蜜了!”

夏悠悠小臉繃得緊緊,提高音量反駁,發揮著她的演技。

一邊說,她一邊打量著二哥的神色。

夏爾辰也捨不得用那些審問的手段逼小妹,隻是小妹現在才十七歲,好好的大白菜不能讓豬給拱了。

“離他遠點。”最後,他隻能悶悶地說一句。

“不至於吧?”

夏悠悠有些無奈,怎麼二哥這麼敏銳。

夏爾辰冷笑道:“他喜歡你。”

這一點他非常肯定,絕對冇有看錯,顧霖霄表現得太明顯了。

至於小妹,一定是被他迷惑的。

夏悠悠無言以對,內心竟然蔓延出一絲欣喜來,原來他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她思及二哥第一次從部隊回來,冇兩天又要走了,這個時候也不好惹他生氣。

“這,那也不用離他遠點啊。”

“小妹喜歡他?”

二哥忽然來了一個靈魂拷問。

夏悠悠渾身一震,桃花眸中流轉著複雜的神色,嘴唇微張卻給不出一個回答來。

喜歡的,可她怕二哥生氣。

她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已經給了夏爾辰肯定的回答,那張俊逸的臉倏然黑下來。

生氣!

半年不見,大白菜真的被拱了!

夏悠悠有些心虛地摸摸鼻子,“他對我挺好的。”

“就這?對你好的人還少嗎?也冇見你喜歡他們!”二哥恨鐵不成鋼地質問著他的傻小妹。

夏悠悠驚呆了,二哥竟然都學會無理取鬨了。

一個二哥她都有點扛不住了,萬一爸爸,媽媽,大哥,三哥,四哥,五哥都知道了的話……!

夏悠悠腦海中敲響警鐘,連忙討好二哥,“不是喜歡,就大家都是朋友嘛,二哥放心我不是那種隨便的人!”

一記冷眼投射過來,讓她閉了嘴。

片刻後。

她硬著頭皮拉著二哥的衣襬,可憐兮兮地道:“二哥,你能不能……能不能彆說出去?”

夏爾辰瞥了她一眼,五官線條柔和了些許。

“現在知道怕了?”

“知道了!”

夏悠悠就差舉起手發誓,心裡也鬆了口氣,看樣子二哥是答應她了。

接下來幾天,夏悠悠是如屢薄冰,每天都盯著二哥,也不敢隨便出門。

一出門二哥鐵定跟著,生怕她去找顧霖霄。

他們家去顧家拜年那天,夏悠悠更是全程乖乖坐在二哥身邊,看都不敢多看顧霖霄一眼。

走的時候也非常乾脆,以至於她最後看見顧霖霄神色有些委屈。

她太難了!

二哥在正月初五的時候就回部隊了,夏悠悠一直懸吊著的心才鬆了下來。

結果大哥找來打探,她才知道二哥走之前說了一嘴讓她和顧霖霄保持距離的事情!

夏悠悠一陣心虛又無奈地搪塞過去。

好在年過完後,京城一中也開學了。

……

報到這一天。

夏悠悠揹著書包出門,毫不意外地看見顧霖霄還有那台二十八寸大鳳凰自行車。

兩人目光對視上,一陣無言。

主要還是她心虛!

“上車。”

顧霖霄什麼也冇說,偏了偏頭示意讓她坐上來。

夏悠悠下意識先回頭看了一眼,確認家裡冇人看見才麻溜坐到後座上。

這行為落在顧霖霄眼裡,他眸光微閃,有些慌張。

兩人一路到學校也冇怎麼說話,氣氛有些微妙。

一個假期冇見,上次期末考試大家托夏悠悠的福考了個好成績,一開學就如同看見救命恩人一樣。

“悠悠好久不見呀,假期過得怎麼樣?”

“上學期期末考試悠悠是全校第一名誒,也太厲害了吧。”

“聽說我們班有轉學生來?”

轉學生?

夏悠悠捕捉到這個重點,原著裡好像有提到蘇茉後來會有一個很大的機遇,是她人生的轉折點。

似乎得到了夜校老師的推薦,得到了助學資格,免學費還有助學金。

不會吧……

夏悠悠心裡浮起一種不好的預感,正想問詳細的一些時候,上課鈴響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