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後。

采訪結束後,顧博生把梁靜和朱安齊留下來吃飯。

這一次的采訪雙方感覺都挺好,一下子就建立起友好關係。

“這次還是多虧了悠悠幫忙,讓我有機會采訪二位,我以前就很喜歡秦老先生和顧老先生的學術著作。”

梁靜笑容滿臉,也不忘誇獎夏悠悠。

她眼尖著呢,早就發現這兩位學術泰鬥給夏悠悠的偏愛。

誇他們還不如誇夏悠悠。

秦學賓和顧博生頓時就樂嗬笑起來,一臉與有榮焉的驕傲感。

“確實啊,我第一次遇見悠悠的時候就知道她是一個善良孩子,她總是路見不平,對我多加照顧。”

秦學賓眯著眼睛聊起跟夏悠悠初次相見的場麵,最後還特意加了一句酸顧博生。

顧博生冷哼一聲,張嘴就反擊回去,“我和悠悠初次相識的時候,我還是戴罪之身,多虧了她幫忙才讓我老骨頭活到現在。”

說起回憶,他比秦老頭隻多不少!

梁靜:“……”這就是學術泰鬥嗎?

這一瞬間,她忽然能明白夏悠悠剛纔為什麼要躲著這兩人了,爭起寵來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

兩老爺子爭得臉紅脖子粗,誰也不示弱。

梁靜想調解也無從下嘴,這事還是得悠悠來做。

下一秒,她就看到夏悠悠和顧霖霄從後院方向走出來。

她連忙揮手叫喊,“悠悠!”

夏悠悠聞聲抬頭,目光落在梁靜以及身邊的兩個老爺子身上。

又開始了。

她走過去,“靜姐,采訪做完了嗎?”

“嗯,已經結束了。”

梁靜在看到夏悠悠的那一刻就鬆了口氣,不經意地往後退一步,讓出位置給夏悠悠。

這事她確實搞不定。

兩老爺子在看到未來孫媳婦時,停止爭吵,熱切地看著她。

夏悠悠學著梁靜默默地往後退一步,躲在顧霖霄的身後,用手肘輕輕推了他一下。

“爺爺,家裡有客人怎麼不好好招待。”

顧霖霄接收到資訊,向趙叔遞了個眼神。

趙叔連忙喊人備茶上糕點,把越走越偏的氣氛拉回來。

顧博生這才輕咳一聲,“都是悠悠的朋友,小靜還有小齊把自己當成自己家就行了。”

自己家?

這話聽起來就有幾分奇怪,這裡是夏悠悠的家嗎?

“對了悠悠,這個給你,還有今天新出刊的報紙。”梁靜從袋子裡拿出來一張照片還有一份報紙。

照片是上次她和顧霖霄照的,竟然還是彩色照!

報紙上麵刊登了她和顧霖霄的夜校故事,占據了很大一篇幅,上麵也有這張照片,不過卻是黑白的。

兩人並肩坐在凳子上,露出一致的笑容。

“謝謝靜姐。”

夏悠悠還挺喜歡這張照片的,特意遞給一旁的顧霖霄看了一眼。

顧霖霄眼裡也含帶笑意,肯定道:“好看。”

其他人麵麵相覷一眼,現在的氛圍又開始有點奇怪了,這兩人的相處模式有一點點的變化。

感覺多了點什麼……

夏悠悠絲毫不察覺,還高興地跟顧霖霄討論起來,“幸好我們上次穿的都是一個款式的衣服。”

“嗯,確實。”顧霖霄點頭。

顧博生最高興了,孫子這是開竅了啊!

唯獨秦學賓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有一種未來孫媳婦即將要成為彆人家的感覺。

這可不行啊!

夏悠悠暫時冇空管這兩位的心理變化,突然間來了興致,“我們要不拍一張全家福吧?”

“我們家?”

顧霖霄揪住重點,倏爾詢問。

額?

夏悠悠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紅粉起來,其實她的意思就是拍一張合照,最快說成了全家福。

而且就算是全家福,那也是顧家一張,夏家一張啊。

怎麼他就聽成這樣的了!

顧博生喜聞樂見地猛拍手掌,“好啊,來拍吧。”

秦學賓氣得牙癢癢,非要摻和一腳進來,“悠悠家人不在,我孫子也還冇回來,拍什麼全家福。”

眾人:“……”

這有因果關係嗎?

夏悠悠身為當事人,心虛地摸摸鼻子解釋,“我的意思是拍一張合照,留個紀念嘛,剛好霖霄送了我一個照相機。”

她正心血來潮想要把玩呢,人這麼齊,不拍一張也說不過去啊。

秦學賓也不好再說什麼,撇撇嘴有些不甘心。

倒是顧博生連忙給自己找好位置,坐在前麵,後麵是他的孫子和未來孫媳婦。

一家三口,完美。

“麻煩你了啊,小齊。”顧博生衝著朱安齊喊道。

“老爺子你客氣了,不麻煩。”

朱安齊也是一個熱心腸的,二話不說就拿起自己的照相機給他們三個拍照。

夏悠悠莫名其妙被推到中間,整個人還有些回不過神來,她的意思是她拿照相機給他們拍照!

這怎麼就成了她被拍了?

“來,笑一個。”

朱安齊向他們比了一個手勢。

夏悠悠瞥了一眼笑得眼睛隻剩下一條縫隙的顧老爺子,還有身旁笑得如沐春風的顧霖霄。

最後,她也揚起一個會心的笑容。

“哢嚓。”

朱安齊從鏡頭前抬起頭來,滿意地說道:“拍好了,等過兩天洗出來就給送過來。”

一旁的秦學賓眼珠子轉悠一下,雖然他孫子不在,但也不妨礙他跟悠悠丫頭拍一張合照啊。

他輕咳一聲就走到悠悠丫頭身邊,對著朱安齊說:“給我們也拍一張。”

朱安齊稍微怔愣,又看看鏡頭前已經擺好姿勢的兩人,隻能繼續拍照。

今天他算是見識到學術泰鬥的真麵目了,忒幼稚了點!

那邊夏悠悠已經把自己的照相機給搬出來,今天她說什麼都要玩一個儘興。

這照相機比起朱安齊那一台要更新一些,在技術上就有不少的改良,成像也會更清晰一些。

可見顧霖霄在這方麵花了不少心思。

夏悠悠摸著新玩具,運用前世學的那些拍攝原理,一通亂拍。

一直到晚飯準備好,她才消停下來。

“京城一中要開學了吧?夜校還去嗎?”

吃飯期間,顧博生提起這個事情。

夏悠悠尋思了一會兒就道:“應該還會去,不過開學前得先把年給過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