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在一片樹林裡。

  我不知道我是什麽時辰醒過來的。

  睜眼便是星空和樹影,我躺在樹叢裡,吹著帶著草腥氣的晚風,竟覺得從未有過的放鬆。

  沙沙的腳步聲,有的很急很快,有些慌亂。

  我心裡猛跳起來。

  這麽多年了,我還記得這個腳步聲。

  我坐起來,倚靠在樹乾上,借著月光看出去。

  竟然真的是袁微微。

  她應該是怕黑,走得倉皇極了,像衹驚走的小兔子。

  我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強撐著站起來。

  我從來就不是什麽好人,這次,我也要做一個獵手。

  蟄伏著,準備捕捉我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