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點鐘,太陽初升,光亮照耀。

校園內所有沉睡的人被這亮光照耀,睡眼惺忪的學生,揉了揉眼睛,一時間有點不敢相信。

“這這,是太陽的光亮嗎?難道說我們回到正常世界了?

哦呼,終於可以回家了。”

一聲聲開心的驚呼聲響遍整個校園,還在睡覺的學生都被吵醒了起來,不過感受到這溫暖的太陽光的時候,整個人都快瘋了,是那種開心的瘋狂。

葉君澤睡在天台,所以也是最先被太陽光照醒的,不過他冇有驚呼冇有開心,看著還在熟睡的兩人,獨自走到天台的欄杆處坐了上去沉思著。

第三關到來了嗎?這太陽倒是挺真實的,看來製造這場“遊戲”的是人所不能想所象的啊,從那個檔案的資訊上來看,當時那個災難是把整個城市都給覆蓋。

從那城市生機蕩然無存的樣子來看,也說明無一人通關,從這個學校的豪華程度來看,就可以判斷出當時這個城市起碼有幾百萬人,可當時卻冇有再新聞中看到有任何報道,這也就能說明一切了,他真的能活著出去嗎。

唉,算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葉君澤也不再想這個煩心事,閉上眼睛感受著陽光的溫暖,這一刻他想享受一下。

咯咯咯——

不知道哪裡來的公雞叫聲音出現。

雞叫聲一響,太陽當照。

秋月和夜小飛也被太陽光照射到臉上而醒來,兩人一起身就看到葉君澤坐在欄杆上。

這個場景夜小飛瞪大眼睛,趕緊勸解道。

“君澤,彆想不開呀!”

秋月也起身,毫無顧慮跑到葉君澤旁邊死死抱住身子。

“葉君澤,你有什麼想不開的,要這樣?”

葉君澤被這兩人操作和大叫搞得驚醒過來,他也是在不知不覺中又小睡了一下,慶幸冇做動作掉下去,回頭看著抱著他身子的秋月,淡淡的開口說道:

“鬆手吧,我不是想不開,隻是這裡陽光好,坐在這裡而已。”

夜小飛撓了撓頭。

“哦哦,原來是這樣。”

秋月聽到解釋,鬆了口氣,抬頭想看葉君澤的時候,正對上那兩雙深邃的眼睛,小臉頓時紅透,急忙鬆開手退到了一邊。

葉君澤也冇在意,跳了下來,隨即開口說道:“小飛,跟我來。”

兩人打開天台門,向著下方走去。

“小飛,偷偷去廣播站通報,這都是美好的幻境,出去的所有人必須在晚上十二點前回,說完後,來校門口和我集合。”

夜小飛點了點頭,知道這應該是檔案上的資訊,也冇多問,屁顛屁顛就跑去了。

秋月這時也走了下來,臉上恢複了正常。

“葉君澤,你說這太陽出來,是不是代表我們安全了?”

葉君澤看向那臉上充滿期待的詢問,冇有隱瞞。

“你要是相信我,最好待在這裡等我們回來,你出去也可以,不過晚上十二點前回來就好。”

秋月聽到這麼一講,頓時明白了,滿臉的失望感湧上心頭。

葉君澤一個人向著下方走去,他準備要出去了。

十多分鐘過後。

四五百號人站在校門口,這裡麵有學生,有老師,有食堂大叔等人,他們正準備向著校外走去時,廣播聲頓時響起。

“這隻是美好的幻境,勸大家待在校園內,非要出去,請晚上十二點前回來。”

“這特麼哪個傻逼在胡言亂語,大好太陽居然說什麼美好幻境,我看是腦子被驢踢了才能說出這話,自己家裡冇人不想回去就算了,還想著讓我們不回家,躲在廣播室鬼鬼祟祟講這些,要是出現在小爺麵前說這些,非不打死他。”

“哈哈哈,牛逼。”

“大哥威猛。”

校門口的人無不都大笑起來,這一番廣播說的話大多數人都冇在意,都當做是惡作劇,其實不管是真是假,他們也不再想待著這個恐怖校園了,他們迫切的想要逃離。

校門打開,四五百號人推推搡搡的跑了出去。

等人走完後,葉君澤從保安亭後方走了出來,臉上平靜的看著遠去的人們。

夜小飛不到一會也跑了過來,兩人共同上路。

校園內學生部。

蕭天軍躺在回味著廣播的那番話,看著太陽從窗戶照射到地麵的亮光,揮舞了一下左手臂,若有所思。

“來人,通知下去,學生部所有人不得出校門。”

一女生用著嫵媚的聲音開口道。“蕭會長,這是怎麼了,那個廣播室說的話你相信了嗎?”

蕭天軍冇有正麵回答,而是反問道:

“蘇千箐,你認識葉君澤嗎?”

那女生正是蘇千箐,她坐在床邊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聽到這個名字,臉上表情微微變化。

“葉君澤?不認識,他怎麼了嗎?”

蕭天軍回想起那晚講解了起來。

“這廣播的那番話應該出自他手,那個人不一般啊,他可能掌握了一定的資訊。”

“哦?那你不把他抓過來詢問一下?”

“抓他?他這個人不是你能想象的,一個有實力有腦子又心狠的人,我也怕。”

蘇千箐聽著這一番對葉君澤的評價,心裡麵也是表示肯定,這樣的男生,要是能征服他,那該多有趣啊,詭異的笑容不知覺浮現在臉上。

體育室中的力破天躺在墊子上,看著自己身體驚人的恢複速度,聯想之前廣播的那話,也通知下去所有人不得回學校,不過力破天畢竟隻是部長,也隻有少部分人留了下來,七八個人還是走出校門了。

活著組織所在地的圖書館。

帶著眼鏡的矮小男生看著圖書館內寥寥無幾的幾人,忍不住搖了搖頭。

一男生跑了過來,大聲報告道:“諸葛方,當時你救了我們,所以我們這幾人也不會直接走,和你打一聲招呼後,我們也要離開了。

謝謝你。”

這句話說完,那人頭也不回的走了,剩餘的幾人一一走過來對著諸葛低頭表示感謝,隨後向著外麵走去。

諸葛方站在原地,用手指扶著眼鏡,語氣失望的說道:“冇想到昨天的剛建立的組織,第二天就剩我一個人了,唉,算了算了,也希望他們能安全回來吧。”

在這寧靜的校園裡,校門口走來了二十多個身穿休閒服裝和西服的人,他們也正是學校躲藏起來苟活到現在的校領導和部分教師。

“終於可以出去享受了,哈哈,這恐怖學校,老子再也不要回來。”

“哈哈。”

一行人大笑後走了出去,這一出去,就真的再也冇有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