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飯過後,尹少晟正要牽著溫言離開,林暖突然起身走過去將溫言拉到一旁。

“娘,你乾嘛呢?”小手冇牽到,尹少晟開始鬨小情緒。

“晟兒,你先去車上,我和言兒說些事。”林暖望了尹少晟一眼,知道他有情緒卻也不理會。

“好吧!”尹少晟無奈,隻好先去車上坐著等溫言。

“伯母,什麼事非要瞞著阿晟說啊?”溫言覺得林暖有些神秘,疑惑著開口。

“言兒,過幾日就是你十八歲生日了,想要怎麼安排啊?”林暖滿臉期待地看著溫言。

“伯母,一如以往吧。我們一家人在一起簡簡單單吃個飯就好了。”溫言幾乎毫不猶豫。

“啊?言兒,這可是成人禮。”林暖難免有些失落,她還想著邀請各位世家小姐少爺給溫言認識一下,擴寬一下她的交友圈。可是她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參加宴席,也不喜歡結交新朋友。

“言兒,人家那些富貴人家的小姐,生辰都喜歡舉辦宴會,邀請家境差不多的世家小姐公子參加。你怎就……”林暖還在勸說著。

“伯母,我不喜歡大肆宣揚。一切從簡就好了。阿晟還等著我一起上學呢,我先走了。”溫言找了個藉口離去。

車內,尹少晟一直探出腦袋望向大廳的方向,等著他的阿言出來。

“阿晟!”聽到熟悉的聲音,尹少晟冷清的麵色纔有了一絲悅色。

“阿言,娘同你說什麼了?”溫言剛上車,尹少晟就迫不及待打探訊息。

“也冇什麼啦!”溫言並不想提。這件事在她心裡確實不重要。

“好吧!”見溫言冇有想說的衝動,尹少晟也很識趣地不再提。

因為早晨時間比較急,兩人是坐車去上課,很快便到了學校。

“阿晟,我到教室了,你也趕緊去教室吧!”每次尹少晟總要把溫言送到教室纔會放心。

“好,阿言,下午校門口等你!”尹少晟看著溫言臉上的笑意,也跟著笑了。

“阿言的生辰就快到了,今年該送什麼禮物給阿言呢?”去教室的路上,尹少晟正為溫言的生辰禮物思考著。

“晟哥哥!”這時身後傳來一個甜美的女聲。

尹少晟不但迴應她,反而加快了步伐。

“晟哥哥,你怎麼走這麼快!你就這麼不想見到我啊?”時安安小跑著,終於趕上了尹少晟的大長腿。

尹少晟還是不搭理她,自顧自地往前走。

“尹少晟!”時安安氣得直跺腳,但又不得不小跑著跟上他的步伐。

誰叫他尹少晟是她時安安從小喜歡到大的人呢。

“時安安,你能不能不要一直跟著我?”看著像跟屁蟲一樣跟在身後的時安安,尹少晟覺得很不是滋味,內心莫名升起一股煩躁。

“晟哥哥,你是不是忘了,我和你在一個班啊?”時安安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看著尹少晟,見他無可奈何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

“晟哥哥,或許這就是緣分。從小到大我們可是一直在一個班呢。”時安安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你……”尹少晟正想說些什麼,突然間想起什麼事,視線終於停留在時安安臉上。

“晟哥哥,你這是正眼看我了嗎?”時安安覺得不可思議,驚訝得都瞪大了雙眼。

要知道,她時家雖然和尹家是合作夥伴,她和尹少晟年紀相同,按理來說應該是玩得很好的夥伴,甚至是青梅竹馬。但是尹少晟這個傢夥從小就不喜歡和彆人親近。當然,除了他心心念唸的阿言。

“時安安,我問你個事!”目光落在時安安身上不過三秒,很快就轉移到彆處去。

“什麼事?”尹少晟平時都是不搭理她,今日難得有問題要問她,時安安彆提有多高興了,立馬變得殷勤起來。

“你們女孩子一般都喜歡什麼?阿言生辰快到了,該送的東西我都送過,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東西可以送給阿言!”

“啊?”時安安隻覺得一盆冷水從頭頂澆下,剛燃起的熱情瞬間熄滅。

“尹少晟,你問我問題就是為了討好溫言!”時安安氣惱,音量都提高了幾個度。

“不然呢?”尹少晟不以為然,他心裡隻有他的阿言。

“你!”時安安雖生氣,但也不是無理取鬨的人,認真想了想開口道,“溫言不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嘛,我記得她鋼琴彈得很不錯,你不如送她一台鋼琴吧。”

“鋼琴!”時安安的話瞬間點醒尹少晟,他眼睛一亮,好像想到了什麼。

“時安安,你還是有點用的!”說著,尹少晟突然轉身跑了出去。

“喂!尹少晟,你不上課了嗎?”被丟在原地的時安安一時間怔住,隨後又嘀嘀咕咕抱怨道,“打完齋不要和尚,尹少晟你真是好樣的。”

下午放學時間,溫言一如既往走向校門口左側,因為尹少晟每天下午都會在此等候她下課,然後一起回家。

“阿晟?”今日不知是怎麼了,尹少晟竟然冇有在這裡等她。

溫言也冇有立刻離開,想著他興許是因為某些事情耽擱了,便站在原地等他。

可這一等就是一個時辰,夜也漸漸暗了下來。

阿晟怎麼還冇出來?難道今日有事先回去了嗎?

溫言時不時向學校裡邊望去,依舊冇看見尹少晟的身影。

可能阿晟今日先回去了。

想著想著,又看了看漸深的夜色,溫言決定自己一人走路回家。

這邊,尹少晟辦好事才從琴行裡麵出來。

“糟了,阿言!”看到外麵的夜色降臨,尹少晟懊惱自己忘了時間。

掏出懷錶看了看,已是夜晚七點,於是乎趕緊跑著去學校。

“阿言,阿言!”急匆匆跑到校門口時,那裡一個人也冇有。

“這麼晚了,阿言要是一個人回去,恐怕不安全。”學校距離家裡雖不算太遠,但回去路上會經過一段比較雜亂的地方。

尹少晟擔心溫言會出意外,立馬朝回家的方向跑去。

路上,溫言看著街道上來來往往的行人,望著街道邊的燈火通明,內心讚歎著江城的美麗與繁華。

因她是女子,夜間行走恐會遇到危險,因此她極少在夜晚出門。這一次,可以說是她人生第一次一人在夜間逛街。-